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33章 醋意狂生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70 2015-12-14 01:40:21

  他整个人陷在黑色的皮质靠椅中,透过高大的落地窗影射进来的阳光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光晕里,可他周身散发出的阴冷寒气却危险骇人。

声音醇厚得像陈年的美酒,芬芳甘甜却冷得刺骨,“席小姐,鉴于你工作效率的低下,从今天开始,你把手中的工作移交给许组长一部分,你们统一归刘副总领导。”

“什么?”席海棠不敢置信,“总裁,我负责的工作部分是方经理休假之前交给我的,那些资料都是很重要的加密文件,是不可以随便让人接手的!”

“席小姐,这是集体合作项目,不是你一个人的游戏,UN的RSTAND?”

“可是方经理说过……”

“我是总裁,我说的话比方经理管用!你有意见?”

“没有。”席海棠瞥见顾惜爵唇边那凉薄的弧度,那意味着他不会有一丝妥协,他习惯了发布命令,而她只能服从。

她别开眼,听见他对刘亚光和许曼丽严肃又严谨地说,“我从来不会公私不分,在公司的利益面前,一切的个人恩怨都不足为道,你们都是聪明人,知道我在说什么,点到为止。明白吗?”

“明白。”

“另外还有一件事相信你们已经知道了,昨天傍晚‘璀璨珠宝’最大的竞争对手‘名流珠宝’发布了最新消息,他们也将举行珠宝展会,摆明了是要跟我们竞争,所以大家要加快工作进度,抢得先机,两家公司同时举行展会,谁的作品过关,谁就赢。‘璀璨珠宝’是我母亲生前最看重的,我绝不允许任何人给她丢脸!”

席海棠慢慢明白了,刘亚光说的没错,顾惜爵是利益至上,他根本不会为她做主,她所有的委屈都白受了,而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心口涨满了无助和难过,还有那近乎绝望的酸楚,以及暗暗滋生的恨意。

刘亚光和许曼丽离开后,席海棠面色苍白地问向顾惜爵,“你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他像是听到了好笑的事情,浅笑之后语调上挑,反问,“我什么时候善良过?”

他的态度恶劣至极,嘴角弥漫的那抹得意更是让她觉得刺目,席海棠心口憋得难受,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是啊,他有多坏她不是不知道,而他这样的态度又让她不由自主地畏惧,可是,她绝不妥协!方经理交给她的工作是她们共同的心血,无论如何,她都要坚持到底!

“总裁,我可以把一部分工作移交出去,但是我也想参与后期工作的每一个环节,这案子最初就是由我开始的,我希望有始有终。”

“好,随你。”顾惜爵很轻松地就答应了,敛下眸不再看她,“没事的话你可以出去了。”

男人漫不经心的态度让席海棠感到很不舒服,她如此看重的工作在他眼里好像是一文不值,出门后,坚强的伪装偷偷卸下,无助的感觉再次将她重重地包围。太多的难受让她无瑕思考,以顾惜爵的为人怎么会如此轻易就放过刘亚光?

周一。

设计部召开紧急会议,顾惜爵坐在首席,他的表情比平时更冷峻,修长的手指轻轻叩击桌面,威胁的口吻丝丝入扣,“早上八点,‘名流珠宝’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他们推出的展会方案与我们‘璀璨珠宝’的一模一样,我有理由怀疑我们公司有内奸。是谁泄露了机密,自己站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与会人员除了席海棠之外,无一不胆战心惊,顾惜爵的果决狠辣绝非寻常,这个男人手上有太多的资本,可以在他所熟悉的游戏圈子里为所欲为。尽管‘璀璨珠宝’对他而言,仅仅是玩票,可那并不代表他可以放纵别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撒野!

他们都记得,在顾惜爵接手‘金爵’的那一年,集团外部的敌人虎视眈眈,集团内部的成员亦蠢蠢欲动,没有人愿意对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俯首称臣,可是12个月后,顾惜爵让所有的风波都得以平息,那些对他有异议的人,全部从天堂堕入地狱,无一幸免!在以资本为筹码的世界里,每一分每一秒都可能改变命运,一秒种之前你也许还呼风唤雨,可一秒种之后你也可能输得一败涂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做那一切,对于顾惜爵来说,并不太难。他六岁开始接受精英教育,八岁开始模拟股市操盘演练,十五岁已经从股市里赚足了十亿,二十五岁他将‘金爵’带入巅峰,从此成为业界的神话。

每每回想起那一年的大开杀戒,哪怕是一直与顾惜爵并肩作战的秦浩也忍不住心弦微颤,那时候的顾惜爵,太年轻,也太狠绝了!历经多年,他不是没有改变,只是变得更加深不可测了。

如鹰隼般锐利的黑眸扫过全场,“没有人承认是吧,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

在众人的沉默过后,顾惜爵示意秦浩从公事包中取出一台14英寸的笔记本,索尼最新款,商务专用型。

“这台笔记本是‘名流珠宝’设计部经理乔勋的,我花了两千万才拿到手。这电脑里显示乔勋于今早凌晨1点05分收到一封邮件,附件里就是那份详尽的珠宝展会方案。现在大家需要做的是,打开你们各自的电脑,我想看看,今天凌晨1点05分是否有人对外发过邮件。”

“我先来!”许曼丽自告奋勇,就要打开她的办公电脑,秦浩立即阻止,“许组长,凌晨1点05分你人不会在公司,所以请你打开私人的笔记本就好。”

“好的。”许曼丽很是尴尬,美艳的脸蛋上闪过一丝懊恼,是啊,她真是笨蛋,做贼的话当然是半夜三更在家做了!

一向高调的许曼丽起了带头作用,紧跟着是林玲,还有组里另外几个同事,全都没有问题。

顾惜爵将视线转向刘亚光,“刘副总,该你了。”

“好的。”刘亚光打开了他的电脑,秦浩一番查询后有了疑问,“刘副总,你的电脑重装系统了?”

“呃……是啊,不小心中毒了。”

“真糟糕,这样的话就什么都查不出来了。”

最后,只剩下席海棠了,她慢慢打开了自己的电脑,在屏幕上显示出邮件记录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异了。

凌晨1点05分,她正好发出过一封邮件,收信人是……

萧牧远。

当这三个字映入顾惜爵的眼帘时,他平静的眸底忽然怒气升腾,俨然一场风暴就要袭来。

“跟我来!”顾惜爵一把抓过席海棠的手腕将她拖离会议室。

封闭的电梯里,她急急地想跟想他解释清楚,“总裁,我不是内奸,那封邮件只是我发给学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