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29章 亲密共舞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063 2015-12-10 01:40:13

  “怎么没有啦?骑士叔叔就应该很符合条件!”小晨很倔强地较真着,可是小脸又忽然一皱,“可惜……他已经有小孩了。哎……”

“小晨,你怎么老提起那个骑士叔叔啊,你真那么喜欢他?”

“嗯!虽然我们不怎么熟悉,可我就是觉得他很好啦!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遇上他……”

名流云集,媒体环绕,璀璨珠宝的晚宴奢华而又隆重。顾惜爵亲临现场,更是吸引了无数镜头,镁光灯下的他表情如旧,那股清冷的色调散至全身,一身黑色的西装,是经典的Dior

Homme.众所周知,Dior

Homme是男装中的吸血鬼,它适合那种身材类似于电线杆的年轻男人,但却是那种拥有六块fu肌的电线杆,而且气质要有七分忧郁、三分颓废,眼神九分勾人、一分自制。说白了,DiorHomme就是为那些吸血鬼一样的情人而设计的诡异又高贵的系列,它有着吸血鬼式的优雅浪漫,不可湮没的个性独然,以及脱离尘世的超然。

知道Dior Homme的男人或许有很多,但不是每个男人都可以穿,他们身上必须同时具备三个条件——要穿得起,穿得上,穿得出!

如果以上三个条件同时成立,这样一个男人,必定是出色的,而且是极其出色的。

他们有品位但不张显,有头脑却不做作,有金钱却不炫耀,有才气却不显摆,一切的一切都在隐藏在DiorHomme下,神秘地、深邃地释放。

只有这一类男人才能穿出Dior Homme那种决然、妖冶、清凌的感觉,那种华美浪漫的隐喻般的优雅才能得以轮回。

而顾惜爵,俨然就是这类男人中的杰出代表。

他将英伦低调忧郁的气质与法国精致高贵融合在一起,面孔冷峻叛逆,紧闭轻薄的嘴唇中又透露出一丝不屑的嘲讽与坚忍。

席海棠远远地站着,努力想摆脱顾惜爵带来的影响,可是好难。那个男人就像是一个磁场,低调却强势地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可是她真的再也不想跟他有什么牵扯了。自从那一次在电梯里遇上了他的儿子后,他就再也没有找过她麻烦,甚至一次也没有出现过在她面前。为此她暗暗松了口气,他那样的男人她真的惹不起。

忽然,一束灯光打了过来,直直地射在她头上,主持人迷人的声音透过话筒传遍了每个角落,“下面有情‘远航’的设计师席海棠小姐上前,与‘金爵’的顾总裁共舞一曲,为我们今天的晚宴拉开序幕!”

席海棠顿时一怔,为什么之前没人告诉过她这件事?

红唇微动,却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只见男人那修长的身影已经直直逼近……

“我……我不会跳舞。”席海棠闪躲着,男人给她带来的压迫感太过强烈,呼吸都有些不顺了。

顾惜爵微微挑眉,眉宇间有几丝玩味,他知道她在怕什么,她不想跟他继续纠缠,他亦然。

自从那日撞见她和儿子在公司的电梯里偶遇后,他顿然惊醒,懊恼于自己竟然屈从欲望想跟她继续那种rou体上的关系而放松了警惕!

他不该忘记当年她失去儿子后疯狂地跑到警局跪求了三天三夜,如果不是他手下的人做事严密,如果不是他派人拿钱安抚了医院,如果不是他动用关系封锁了媒体,夺婴事件早就满城风雨了。

如果她现在认出了儿子,那麻烦就大了。而他,最怕麻烦。

可是,在看到眼前的小女人拼命地想推开自己时,他又感到不悦了,非常不悦!

男人清冷的脸上忽然多了一丝邪气,一手握住她的细腕,一手搂过她的纤腰,薄唇凑近了她低语。

“你说谎!我不信!”

“我可以给你欣赏一下。”男人慢条斯理地掏出手机,轻轻按点几下,便将照片传给了她。

她手脚冰凉,好像整个人掉进了冰窟一般,寒冷而又绝望。

“照片,精彩吗?”他低沉的嗓音,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你……想做什么?”她害怕地问,面色惨白。

像是很满意她的反应,他凉薄的唇角微微上扬,带着磁性的笑声带着强烈的吸引力,慢慢的,笑声收敛,声音如刀片一般锐利地划过空气。

“还有更精彩的东西,你要不要看?”

她的脸色愈加苍白,“更精彩”的意思是这些照片,根本还不算什么!

“你到底想怎么样?”

“别紧张……先陪我跳支舞。”他在她耳畔吹了口气,成功地吹起她一片战栗。

音乐响起,席海棠被强行带入舞池,僵硬的身体,僵硬的表情,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提线木偶,任由男人随意摆弄。

“放松点,别这么紧绷……我记得你的身体可是很柔软的……”男人低低地覆在她耳畔说着邪恶的话语,黑色西装下,裹着的是宛如魔鬼般的灵魂。

她重重一颤,一直避开他眼神的眸儿忽然睁圆,与他对视,顷刻间天地恍若只有彼此,阻隔了奢华的喧嚣,周围满是恨的空气。

“你恨我?”男人冷冽的低吟穿过她的耳膜,直逼心脏,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她光滑的雪背,一下下抚出骇人的节奏。

席海棠抿唇不语,饱含恨意的眸光久久不散,难道她不该恨他吗?明明他们就是陌生人,明明就那么一夜的纠缠,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他则是高高在上的集团总裁,她怎么能反抗得过?他真的想把她逼死吗?

顾惜爵忽然笑了,笑得邪恶,笑得凉薄,如果她知道他曾经对她做过什么,她肯定会更恨他的!

环在她腰间的手臂扣得更紧,他带着她旋转舞动,足下华丽的舞步,紧张,炙热。

席海棠只觉眼前一片迷茫,镁光灯闪耀不停,尽管男人的脸近在咫尺,她却看不清他的表情,忽明忽暗的光线网络里,只感觉到他的Dior

Homme染上了更为妖异的颜色,幽暗的色调中透着摧枯拉朽般的冷厉。

一切就好像是幻觉。

是的,是幻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