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常军机:绝色特工皇妃

第16章 情非得已2

妃常军机:绝色特工皇妃 漂亮的海妖 4286 2015-11-28 16:31:05

  萧湘妃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枪和刀,她的身上依然一片血渍,只不过是头发凌乱一些,脸蛋上沾了一些草屑和土,有些狼狈,有些土灰土脸。

呻吟声彼起彼伏,她冷冷的扫射一眼,是那些受了伤的御林军待卫所发出来的,地上也混合着狼血人血。

轩辕宇转过身子来看向她,心中对她充满了强烈的好奇。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面对如此多的狼群非但不面不改色,而且还镇定自若的对付着袭击的狼群,而且身手巧妙灵活,看似杂乱无章却又能很好的躲过敌人的攻击。

她究竟是谁?

袁军和林云没有空再去管地上痛苦呻吟的待卫,反而是冲到他的身边,低着头诚惶诚恐的道:“皇上,属下救驾不力,请皇上责罚。”要是皇上有个什么闪失,他们死一万次都不够。

“朕无事,你们去看看受伤的人,简单包扎,我们赶紧离开这里。”轩辕宇淡漠的道,说完,自己朝萧湘妃的方向走去。

“是,皇上。”两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赶紧按吩咐去办了。

径直来她的身边,看着她茫然的样子,他的心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微微的疼痛。“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看着她一身的血淋淋,他的心一紧,却看不出她有没有受伤。

她摇摇头,累得不想说话,刚才紧张的场面一过,她的身体就慢慢的松懈了,一松懈下来,她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很累,已经到达了极限。再加上从天而降,还一头砸死了一只老虎,她所有的精力都耗光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轩辕宇却不管她,担心她受伤的忧虑占了上峰,立即不顾男女授受不亲,拉过她置在了自己的怀中,然后打横抱起来就走。

“皇上,等等我们。”袁军一直在注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突然见到轩辕宇抱起萧湘妃就走,吓得连忙哇哇大叫,赶紧追了上去。

林云等御林军的待卫也连忙追了上去,受伤的待卫则是你扶我,我扶你,跌跌撞撞的朝树林外走去。

萧湘妃也不挣扎,她是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只能任由他抱着自己,贪婪着这短暂的休生养息。

轩辕宇倒是很好奇她的安静,她一直是张牙舞爪,甚至不领人情的,但是这会儿却突然安分了下来。于是,他敢断定,她一定是受伤了。

偌大的树林他们走了好久,好不容易才走出来,而树林外面早已经等待着好多人,地方官员,朝延官员,军队等。

“皇上,皇上出来了。”不知道是谁在望眼欲穿中发现了远处的人影,惊叫起来。

这一声立即把所有忐忑不安的人惊动了,官员们呼啦的围上来,把准备好的一大堆的恭维的话脱口而出,但是当他们看到越来越清晰的人时,不禁张口结舌,呆住了,紧接着冷汗直流。

“皇上受伤了,快,御医,御医……”不知道是哪一位官员,终于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失声大叫道。

御医听到叫他,赶紧屁颠屁颠的跑到跟前,吓得不行。

轩辕宇默不作声的走进他们分开的那条路,冷声道:“御医,给朕看看她伤势如何了?”说完,一头钻进了树林外他的专用帐篷。

她受伤了。这是他在刚抱起她时便轻易觉察到的信息,于是心中突然没由来的慌了乱了,扔下了自己的待卫,只为了赶紧找人救治她。

把她放下来的时候,只见她眉头紧皱,但却吭也不吭一声,任由着他放到了帐篷里的软榻上。

萧湘妃知道现在的自己不能逞一时之能,这里不是现代,她不是在执行任务,所以她没的拒绝他的帮助。

轩辕宇从外头召来三个宫女,让她们给她换下身上的血衣,自己则和御医在外面守候。

三个宫女拿着干净的衣服进来时恭敬的向她行了一个礼,连忙走向她,小心翼翼的道:“小姐,奴婢为您更衣。”

萧湘妃不说话,只是冲她们点点头。

得到允许,三个宫女才轻手轻脚的小心翼翼的给她换下身上的衣服。不过,在她除了帮她换衣服外,她手上的手表及一些奇怪的东西,她们倒是不敢碰。

换了衣服,轩辕宇和御医才急步进来,御医更是在他的授意下连忙检查起她身上的伤口来。

伤口处全在看得见的地方,分布在四肢处,御医悄悄地松了一口气,赶紧为她清洗伤口,上了药。

她只是觉得累,一时落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还莫明其妙的遇见了这样的男人,然后更与狼群激战了一番,耗费了她的全部体力,使她一下子入于空白时期。

“皇上,这位小姐并无大碍,只是有些累了,休息一下,调养便好,请皇上放心。”御医毕恭毕敬的道,连头也不敢抬。

“好,去吧。”他打发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轩辕宇拿起宫女早前放在帐蓬桌子上的茶水,倒了一杯水,稳步的向她走去。“来,先喝口水。”茶杯放到了她的唇边。

萧湘妃也没做作,就着杯子一口喝光了茶,这才感觉到舒服一些了。“这里真的是轩辕王朝吗?”她突然看向他问道,仿佛还不能相信这个事实。

“对,这里是轩辕王朝,轩辕九年夏至。”他一脸温和的道,这是他的王朝,最繁荣鼎盛的时期。

她真的来到了异世,她终于相信了,闭上眼睛,她消化完,之后客气地对他道:“谢谢你,我休息一下就走。”她不想欠他什么,但她仍得到了他的帮助。

走?她要走?轩辕宇惊愕了,明知他是一国之主后,她依然对他不屑一顾,他的身份何等的尊贵,谁不巴结?哪个女人不想飞上枝头当凤凰?只要被他看上,或者是让他感兴趣,哪一个女人不是想尽办法浑身解数都要他一道旨意?爬上他的龙床?

“你要到哪里去?”他不禁追问道,难道她就没有想要留下来的意思吗?

去哪里?这个问题倒是把她给问住了,她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但是至少饿不死她的,不是吗?

“我没必要告诉你。”她恢复了冷漠,不想告诉他。

“你……”轩辕宇很不高兴,见她板起脸来拒人于千里之外,顿时心一沉,情绪坏了。

萧湘妃不想理会他,但是疲惫的感觉越来越强,她很想好好的休息一下,然后才有精力去为下一步做打算。

“你,可以出去了。”她要睡觉,好好地睡上一场,睡得天昏地暗也好,睡醒了就要面对现实了。

轩辕宇本来还在生气,听她这么一说,生气转为错愕了,她说什么?她要赶自己出去?这是他的帐篷,他的地方啊。

“喂,听到没有,我要睡觉了,你出去。”她见他呆呆的看着自己,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似的,于是不高兴的又说了一遍。

轩辕宇想发火,但是看到她疲惫不堪的表情时,一直冷酷无情的心居然软了下来,他居然听得进她的话,而且就算她对自己不假颜色,自己居然也很好脾气的不计较。

“你睡吧,我在旁边看着你。”他不愿意离开,但是还是很体贴的让她放心睡去,有他在,她就是安全的。

萧湘妃本想再说些什么,想赶他走,她不习惯在陌生人面前睡觉,更不习惯把自己交付给一个陌生的男人。但,她没多少精力了,她只好陷入黑暗里,什么都不要想起。她想了也做到了,她很快便被黑暗包围了。

轩辕宇安静的看着她沉沉的睡颜,他第一次无欲无求的守着一个女人,甚至没有任何理由的要求一个女人留下来,而他更想她留下来。

帐篷外,人来人往,许多的官员都等到外面,晒着太阳,但不敢离开,生怕轩辕宇会叫唤,所以一伙人顶着炎炎烈日在外面等候。

林云及袁军带着受伤的待卫在另一处帐篷里休息,御医等人正在紧张的给他们救治。林云出去了一回,他安排了许多待卫守在轩辕宇的帐篷外保护他。办好这些事后,他才回到了受伤待卫的帐篷,协助御医为他们救治。

“幸好,我们几乎都全身而退了,狼真的好可怕。”其中一个待卫心有余悸的说道,虽然他武功不差,但是能从狼口脱生,他还是很庆幸的。

“对啊,对啊。”其他受了轻伤的待卫也赞同的附和道,大家想想都后怕。

林云也点头称是,不过他最奇怪的却是:“袁大人,你知道那位姑娘手里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吗?似乎很厉害的样子,一下子就把狼给干掉了,而且是马上毙命,好厉害啊。”他对萧湘妃手里的枪很感兴趣,因为他还未见过哪一种武器,不声不响,远距离的就立即要人命的。除非是绝世高手,不然可能做不到这一点。

袁军摇摇头,他更不知道了,要是知道就好了。先是从天而降,然后砸死了老虎,最后还引出了狼群,这一天下来的经历,足足有他活了二十五年经历的事那么多了。

见袁军也不知道,林云就没再说什么,因为他带兵冲进林子的时候,她已经在了,只是看到了后面的,前面她怎么会出现,他都觉得奇怪,这树林野兽出没,普通人根本不敢靠近,更别说女子了。

想不通他就不想了,又继续忙碌了。剩下袁军一个人在哪发呆,他还在想着萧湘妃,一个让他奇怪的女人。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直到自己很自然而然的醒来,悠悠的闭着眼睛,并且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她才不情不甘的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的第一个影子居然就是一张帅气得不能再帅的脸,成熟男人的味道,甚至还带着一种邪惑的感觉。

“你醒了?渴不渴,饿不饿?”轩辕宇紧张的问道,一向是别人伺候他,反道现在是他伺候着她。

萧湘妃茫然的看着他,不知道自己身在哪个时空,有一刻头脑处于一片空白之中。但,她又很快的恢复了。

“你一直看着我睡觉。”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定没有走开,王者是不习惯听从别人的命令的。

“来,喝茶吧。”轩辕宇不答反而把茶水递到她的面前,看着她,然后体贴入微的道。

萧湘妃想说些什么,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口,她习惯拒绝别人,但是似乎眼前的男人不懂得拒绝为何物。

她确实渴了,四肢还是酸的,僵硬的从床上爬起来,才慢慢的接过他手里的茶杯,一口气喝光了,她太渴了。

轩辕宇不声不响的从她手里接过茶杯,又给她倒了一杯,递到她手里。

她也不吭声,接过来就一饮而尽。

直到两人重复这个动作三四次,她才缓和了自己体内的饥渴。

“来,饿了吧。”送上一碟桂花糕,他只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她真的饿了,自然也不打算客气,反正她觉得这里没有危险,至少暂时没有让她感觉到危险的事情。而眼前的男人,她也不觉得他能控制自己。

三下五除,她很快便到一碟桂花糕一扫而光了,手里的桂花香气,嘴间的齿留香。好吃,非常的好吃,不知道是不是饿了,她觉得这桂花糕就是她所吃过的最好吃的食物了。

他又递上粟子糕,玉米饼,葡萄汁,很快便又被她狼吞虎咽的吃光光,直到自己再也吃不下为止。

“谢谢你。”吃完了,还得向他道谢,这是她的修养之处,无以回报,便只有谢谢这句话了。

轩辕宇发现,看着她吃东西也是一种美好的享受,他从不注意哪个女人吃东西的,但是唯独她,让他有点着迷。

见他没回话,她很奇怪的望向他,这才发现他一直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露出了赤裸裸的想法。

她有些不高兴,如果是别人,她早就一巴掌过去,或者是恶狠狠的警告了,但他给过自己吃喝,只好忍忍了。

“谢谢你,我想,我要告辞了。”她吃了东西有力气了,从床榻上站起来,客气而生疏的道。

轩辕宇第一个反应就是:“不行,你不能走,你从现在开始就是属于朕一个人的,你哪也不能去,随朕回皇宫。”他的脸拉下来了,很霸道的宣布道。

萧湘妃闻言,收起客气的微笑,脸色一点一点的凝重起来,他还真不知好歹,对他客气一点,他就得寸进尺了。

“我,萧湘妃,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我自己。”她郑重的道,她才不管你是古人还是皇帝,她堂堂一个现代人,堂堂一个现代顶级特工还怕你不成。她有武器,有的是办法。

“这轩辕王朝上上下下,哪一样不是属于我轩辕宇的,你也一样。”他依然霸道,不容置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