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221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21 2016-06-20 20:08:00

  第221章

原以为北疆屡屡战败后,对宜川就不会再有非分之想了,不想这么多年了,北疆对于宜川这座城,居然依旧虎视眈眈,自己攻不下城,就卑鄙的以元闵翔的生命为要挟,迫天元王朝强攻宜川城。

攻城之难,从北疆屡屡战败中就可见一斑。

闫素素心头的担忧,因着这个条件,加深了一筹。

拓拔岩自然也晓得她担心的紧,怕她伤及身子,只能安慰她:“放心,我会处理。”

“强攻吗?有无胜算?”

宜川虽然只是一座城,但是里头的人,一个绝对抵得过千个。

个个武功高强不说,加上专门研制火药弹的怪侠,专门研究毒花粉的毒仙,还有江湖赫赫有名的暗器高手千佛手等人的存在,要强攻,恐怕更是难上加难。

而且,最为可怕的宜川的城主金手掌,没有人近得了他的身,只要他出手,即便你是站在半里地之外,他也能隔空打牛,一掌把你击的四分五裂。

虽然只是道听途说的而已,但是闫素素绝对相信,这些道听途说,不是空穴来风,宜川是一座铁城,一座普通的士兵,根本就攻不下来的铁城。

拓拔岩为了让她安心,轻笑道:“有胜算,你尽管放心吧,要和京城那里传个信儿,加派十万大军过来,宜川总归只是一座城,城里住的总归也只是人,双拳还难敌四手呢,若果我们人多势重,不怕强攻不下。”

闫素素也只能安慰自己,应该可以的,应该可以的。

傍晚时分,派出去查探白雪送嫁队伍的人回来了,果然不出所料,白雪出事了,照理说早就该到了襄垣的送嫁队伍,居然还未到襄垣。

派出去的人,按着送嫁路线一路搜寻过去,在郊外离官道一里的废弃村落里,找到了整只送嫁队伍,一只已经尽数气绝身亡了的送嫁队伍,在这些尸体之中,他们没有找到白雪公主,可见白雪却是是被掳走了。

前线也在同一时间传来消息,说凤狼强迫他们退兵,他们将白雪公主绑在城墙上,若是不退兵,就切断绑着白雪的绳索,让白雪坠城楼而死。星月快马加鞭的赶回来请示,看拓拔岩怎么处理。

如今元闵翔不在,拓拔岩便是全军主将了。

拓拔岩稍一沉思,果断下令:“撤。”

“是!”

当日午夜,整只出征队伍,都撤回了军营。

闫素素也是第一次,在军营里,遇上了任肖遥。

任肖遥看到她的一瞬,眼底凝了深深的诧异。

闫素素想对他笑笑,可是嘴角如何都提不起来,许是她现在的心,连笑是个什么状态,都已经忘记了。

入夜后,天空飘起了小雨,透着一阵阵蚀骨的冰冷,这里地处西北边境,秋已似冬,冰寒入骨了。

闫素素的营帐之中,点着一盏昏黄的油灯,铜鼎香炉中,燃着安神的香丸。

任肖遥长身玉立,站在窗口,背对着闫素素,良久,才转过了身,沉沉的叹息一口:“怎么就来了?终究你还是爱他的是吗?”

闫素素只懂他有所误会,事实上不是她要来的,是她误打误撞的撞入了他的地界,然后不得不留下来的。

不过误会也好,闫素素知道任肖遥对自己的感情,此刻若是解释的那么清楚,倒像是她在给他某种希望似的。

她沉默不语,当是承认了。

事实上,在知晓他身陷囹圄的时候,她的心,已经承认了还爱着她。

任肖遥的笑容,有几分的苦涩,但是旋即就抹了平,神色凝重道:“明日我就要启程去宜川,早年和金手掌,有些私交,虽然不可能说动他出让宜川,但是有希望,总要一试。”

“宜川也不算是一房沃土,若是可以,我们可以以海滨城相换,这样不可以吗?”闫素素下午也一直在想,若是强攻不成,是不是可以以城易城。

任肖遥摇了摇头:“不说金手掌肯定不肯换,就是肯换,那要将海滨城空出来,让海滨的百姓迁徙到别处居住,这也是个浩大费时的活儿,这不是一个家族的搬迁,而是一座城的搬迁,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的。”

闫素素也知道,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只是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法子?

“你何时去宜川?”

“等明日杭姚到了,我就去。”

闫素素抬手:“你们一起去?”

余杭姚到了,也就说明水渠挖成了,眼前的劣势恶态,这条水渠的到来,倒也算是多少能安慰人心。

任肖遥点点头:“杭姚人脉甚广,宜川城中,也不乏他认识的人,和他同往,至少希望会更大一点。”

“带上我吧!”闫素素急求。

任肖遥看了她一眼,果断的拒绝了:“宜川城里,可不是善男信女,你不懂武功,不能同去。”

“不是有你和余杭姚吗?我保证,我跟着你们,哪里都不去!”

任肖遥看她态度坚定,也知晓她的脾气之固执,怕是他若是不带上她,她一人偷偷也会去。

拿她是当真没了法子,他只能点头应了,只是叮嘱道:“记得,紧跟着我和杭姚,哪里都不许去!”

“知道了!”闫素素也不想给他们添麻烦,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见到金手掌,然后无论用什么法子,都会求他出让宜川。

宜川,深秋。

闫素素从未想过,传说中的宜川,城里居然会是这样一般光景。

萧条的很,当真不是一般的破落,也可能是江湖人士,不拘小节,所有酒铺店舍,俱是风中飘零,摇摇欲坠,残破不堪。

宜川的百姓,衣着打扮,粗衣布衫,俱是普通百姓模样,唯独区别于普通百姓的地方,就是几乎每个人都带着武器。

刀、枪、剑、戟、斧、鞭、锏、锤、抓等十八般武器,样样可见。

任肖遥和余杭姚左右护着闫素素,一刻不敢松懈。

闫素素今日做了男装打扮,脸上略施了粉黛调和的脂粉,让素净白皙的脸色,稍稍偏了黯淡一些,看上去,她就是个身材瘦弱的不起眼的男人,于任肖遥和余杭姚站在一起,又像个发育不良的毛头小子。

任肖遥出发前就叮嘱了她,宜川人蛇混杂,不乏好色之徒,让她行事低调,莫要招惹了人注意,是以她才会将自己装扮成这般模样。

一路上,倒是当真没有人对她上心,只是撇了她一眼,就把目光转向了余杭姚和任肖遥。

任肖遥容貌俊逸,余杭姚则是衣着奢华,一个有才,一个有貌,自然招人耳目。

闫素素刻意错开了两人半个步子,看上去,她倒是像伺候两人的下人。

三人且行窃走,面色俱是凝重,到了一处看上去稍微富丽堂皇一点的房子,任肖遥停下了脚步:“到了。”

闫素素抬头,只见半新不旧的朱红大门上,悬挂着一块黑底金子的牌匾,牌匾上龙飞凤舞的题写了两个字:“金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