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220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05 2016-06-19 20:11:45

  第220章

往营帐大门走去的脚步,猛然一滞,凤玉川吗?

他是因为凤玉川,所以才只身赴敌营的吗?

是因为爱,还是因为责任,对于凤玉川,元闵翔从头至尾,都没有给过闫素素一个解释,闫素素也不知道,凤玉川在元闵翔的心里,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现在听到元闵翔可能因为救凤玉川而孤身入敌营,她忍不住心头隐隐作痛。

这种痛楚,却只是一瞬,很快就因为拓拔岩的话,而抹了干净。

“不可能,翔这个人我了解的很,对于不在乎的人,他是绝无仁慈之心的,即可去查,白雪公主的远嫁队伍,到哪里了!”

“是!”

闫素素也顿然醒悟,是,绝对不会是因为凤玉川,在云顶山上的时候,就听任肖遥说过,凤玉川和元闵翔的亲事,是太后娘娘从中掺和,主动写信给北疆大王,要求和亲的,并不是元闵翔自己去求来的。

当时恰发生那种事,元闵翔误会她和元闵瑞有染,觉得她背叛了他,所以才应承了这门婚事,可以抹杀了对她的承诺,算是报复她。

其实,对于凤玉川,元闵翔根本无情,甚是她失踪之后,便再无和凤玉川见过一面。

就想拓拔岩说的,元闵翔这个人,对于不在乎的人,是绝无仁慈之心的。

若不是凤玉川,能让元闵翔不惜只身赴险的女子,当今世上,闫素素想,大概只有两个。

一个便是元闵翔的生母,太后娘娘。

另一个,就是元闵翔他们几个兄弟,都十分疼爱的小妹妹白雪公主。

太后娘娘,是断不可能的。

自安阳侯安定侯兄弟逃匿后,她就一直害怕他们卷土重来刺杀她,连宫门都不敢出一步,而且身边更是重重护卫,个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要靠近太后,难于登天。

想来,莫不是真是白雪公主。

白雪公主的远嫁队伍,前几日是经过这附近的一个小城,闫素素还看了几眼那送嫁队伍,如果凤狼对白雪小手,以那百来号人的送嫁队伍,怕要劫持了白雪,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

若真是白雪话,那元闵翔会不会傻到束手就擒?或者再他单枪匹马前往敌营的那一刻,其实已经就是束手就擒了。

闫素素的心口,好似压着一块千斤重的巨石,重的她无法喘息,有好像将她丢到了一个完全真空的环境之中,呼吸困难的好像下一刻就会停止一样。

抚着自己的心口,那种难受劲儿,让她忍不住蜷起了上半身,虚弱的蹲倒在了拓拔岩的帐篷外。

是拓拔岩营帐内的士兵发现的她,看到她的时候,她面色苍白一片,眉心仅仅蹙着,看似痛苦万状。

那士兵赶紧报告了拓拔岩,拓拔岩出来看到她的时候,忍不住大吃了一惊:“素素!”

说罢,也顾不得那么多,大步上前,一把打横抱起了她,将她抱入营帐之中,一面吩咐:“去请军大夫来,快去。”

闫素素有气无力的摆摆手:“不碍事,就是有些喘不过气来,不用,不用叫。”

拓拔岩却不依:“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

“是,王子!”士兵忙下去请大夫。

闫素素吃力的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她的身子,想来健康,除了那次小产,出了次大血,后来的小月子,她也极是珍惜自己,调养了过来,今日,居然因为听到元闵翔可能会有不测的消息,变成了这般模样。

她好后悔,后悔没有告诉元闵翔,她腹中有了他的孩子,要他无论做什么决定,都为孩子想一想。如果当时就告诉了他,会不会他就不会为了换回白雪,而将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了。

或者当时,她跑上去,叮嘱他一声一定要平安回来,或者,他也会考虑考虑她。闫素素晓得,他是爱她的,如果让他为了她而活着,他或许就不会做这种事了。

只是现在,所有的后悔都只是后悔了。

那个定格在了脑海里的身穿铠甲的背影,难道要成了她和他之间,最后的画面?

拓拔岩见她这样,就晓得她方才必定是听到了什么,虽然知道不该也不是时候,但是心底,去是犯了一股子酸意,终究无论翔怎么伤害了素素,她的心里,始终装着翔。

苦笑一声,他轻问了一句:“若是我,你也会这样吗?”

闫素素眼神一楞,从老三那天的客栈的话中,她就知道拓拔岩喜欢她了,只是她没想到,他会捅破这层感情的薄膜,索性,他也只是捅开了一点点,并未直接表白,只是无论如何,闫素素现在都没有心情和他纠结这个问题。

她没有答,而是问道:“翔会不会有事?”

她要让他知道,现在她满脑子都只有元闵翔。

拓拔岩失望了,心里却又是安慰的,还好,她没有回,若是给了他任何一点希望,他怕是舍不得就这样,一点都不争取的就放开她了。

“不会有事,凤狼不傻,翔的利用价值,他自然知道。我想,不出明日,凤狼就会送信来了。”

果不出拓拔岩所料,不用等到第二日,当日的傍晚,凤狼的亲笔书信就被送到了军营之中,拓拔岩亲启的,闫素素和他一道看了。

信中写明,第一,所有的蒙军要撤回蒙得儿,不得干预此事。

第二,他要宜川这座城。

第三,元闵翔要终身留在北疆做质子。

第四,天元王朝要每年向北疆进贡黄金一万两,白银五万两,丝绸……

第五……

第六……

第十……

总共是十条不平等条约,条约末了添了一句,若是不从,便等着给元闵翔收尸。

看着“收尸”两字,闫素素险些晕了过去。

幸好拓拔岩早就发现了她的异样,忙搀住了她,扶她坐下。

“身子不要紧吧,昨天大夫还说,还说……”拓拔岩欲言又止。

“对,我怀孕了!他的孩子,所以,我不许他死!”她承认无虞,语气坚定。

拓拔岩晓得,这辈子,她的心已经满了,他已经走不进去了。

谁让他来的晚了,出现的迟了,即便一眼看到就想要,也已经不是他的了。

怕闫素素情绪太过不稳,伤了身子,他忙道:“放心,我不会让他有事。你先好好休息,剩下的事情,交由我安排就可以。”

如今局势,让闫素素如何休息的了,看着拓拔岩,她不无担忧道:“宜川这座城,是不是被江湖人称金手掌的金燕占着?”

来了这个世界都已经一年多了,对于宜川闫素素自然多少知道一点。

当今天下三分,唯独宜川,被江湖人士所占,独立成城,位于三国边界,却不属于三国中任何一国,北疆大王曾经试图收复过宜川,但是宜川城里所居的,都是当今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武林高手,每次攻城,基本都是伤亡惨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