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213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42 2016-06-12 20:08:58

  第213章

“你……是大夫?”有人问道。

闫素素轻笑不语,收拾了自己的牛皮水囊,上了驴背:“请问前头是否在打仗?”

“相去五十里,是我们的营地,你不要再往前了。”

“那你们何以在此?不在营地之中驻扎?”闫素素问了一句,对于这场战争,多少是关心的。

有个士兵见她生的美丽,又救了她们的人,便对她无所隐瞒,将凤狼如何卑鄙,军营里伤亡惨重,水源短缺让士兵口干舌燥,士气大跌,王爷命他们去附近五十里地的村庄往返打农家的干净井水等等悉数和闫素素托出。

闫素素皱眉:“凤狼在水源上,下了砒霜?”

“是啊,姑娘,给你提个醒儿,你一路上,不要饮长厦河的水,蒙得儿的两个村庄也受了波及,死伤无数。”

“谢谢!”闫素素谢过,眉心聚的更拢,若是如此,那这场战,会不会败了?

本是欲走,忽然之间,她又折了回来:“大哥,等等。”

前面的士兵们听到她的呼喊,都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她,不知她所为何事。

“砒霜中毒,给患者服大量牛奶或者淡盐水,然后催他呕吐,吐完之后,用三两绿豆,五个蛋清调合一碗稠液,每隔三个时辰服用一次,若是中毒不深,一日就能解毒,若是中毒深的,就连续服用三日,你们记下了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有人点了点头:“知道了,多谢姑娘了。”

有人略表质疑:“这能解毒吗?”

“能不能,看明天狗子死不死,不就知道了。”有人倒是聪明。

闫素素晓得,若是方才自己救的那个,好似叫做狗子的平安无恙,那她的秘方,他们必定会相信的,希望,对元闵翔,有点帮助。

恨他,不代表她不识大体,巴不得他大获全败,节节败退,战死沙场。

往前,是战场,她自然不能再前往,往后,又怕遇上老二老三,站在村口,看着道路,只有三条,一套返还,一条往前,一条则是山路,通往山顶。

如今也没的选择了,闫素素骑上了驴子,便朝着山顶而去。

一路上,不免自嘲,这弄的和逃难一样,她当真是把自己搞的十分的凄凉。

最重要的是,还要连累孩子和自己一起“逃难!”

怪只怪,她这茫无目的的瞎走,走的不是个方向。

驴子都了半途,山下传来了一阵整齐划一的跑步声,声音震天动地,一听就知道来人不少。

闫素素回身去看,见到了一只黑压压的队伍,少说也有五千人。

因着离的有些远了,她看不清这队伍的衣着打扮,只以为是天元王朝的一支后卫军队,现在正赶往前方支援。

她看了一会儿,便继续顾自己往上走,到了山顶,她有些略微的欣喜,山顶之上,居然有三四户人家。

其中一户,一个农妇正在喂鸡,看到她的时候,农妇并没还有露出太多惊讶之色,只是问道:“姑娘看着眼生,不像我们村里的人。”

闫素素点点头:“是,我不过是一个路人,因为下面兵荒马乱,我身怀有孕,怕受到波及,所以想着走山路回家,不想这上头,尽然有人家。”

妇女憨实一笑:“我们也是觉这下面打仗,不太平,所以搬到山上来的,这房子都是临时搭建的,等着战士平息了,我们再回去,这上头的,都是些老弱妇孺,男人们,都在山下老房子里,帮将军们寻找水源呢!”

说到水,闫素素不免有些口渴:“大姐,你这,可有干净的清水?我的水壶,都空了。”闫素素轻笑一声,摇晃了一下牛皮水壶。

妇女将最后一把米撒向了鸡群,接过了闫素素的水壶:“屋里有,这长厦河也不能喝了,还好这里曾经是做寺庙,以前的老和尚,挖过一口井,够我们几家用度的,姑娘屋里坐。”

随着进屋,闫素素顺便问了句:“大姐可知道有什么路,能平安离开这里的?”

“山路肯定是走不得,这深山里,豺狼虎豹的不到处都是,一到天黑,我们都是点长明灯来驱邪吓狼的,要回去,只能从山下走。”

闫素素点点头:“哦,大姐。”

“恩?”

“我给你银子,能不能让我在你们家搭一日的伙,明儿个早上,我就走?”天色都黑了,若是真在山中遇上个豺狼虎豹的,岂不是麻烦了。

闫素素说着,要从袋子里掏钱,却被那女人一把按住。

“你一个女人,也吃不了多少,你想留多少日都可以。你若是不急着回家,大可以等到战士平息了再走。蒙得儿的大军就要来了,等到蒙军一到,我们两国联手,打败北疆,不过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闫素素忽然想到了方才看到的军队,难道就是蒙得儿的军队,虽然看不甚清,但是那军队的衣服颜色,却是和天元王朝的并不一样,估摸着,就是蒙军的队伍了。

会在那座小城遇到老二老三,应该就是为了这次的战事。

莞尔一笑,谢过了那妇人,闫素素道:“我就过个夜,明儿个早上,便走。”

见她坚持,怕她是有什么急事,那妇人也不再挽留,只是热情道:“天色都快黑了,我去做饭,粗茶淡饭,还望你吃的习惯。”

“呵呵,谢谢大姐了!”

天色渐渐暗沉,军营之中,一个男子躺在床上,身子虽然虚弱,但是却还有生命迹象。

外头又传有人中毒了,死马当活马医,大家便按着闫素素留下的方法,急救了中毒的人一番。

那人,居然也存活了下来。

砒霜中毒,最多不过一个时辰的事,就会气绝身亡。

现在中毒的两三个人,居然都挺了过去,到了子时,已经有五个人被用了同样的方法救治,皆存活,狗子甚至意识都已经恢复了过来,还能开口说话。

如此一来,大家便信服了,这个方子,是当真管用。

有好功者,偷偷的到了大营之外,求见元闵翔。

元闵翔正在和拓拔岩商议两军交汇后的布阵之法,听到有人通报说是找到了一个奇方,有起死回生之效,专疗砒霜中毒之人,他忙下令:“让那人进来。”

进来的是个小兵,看到元闵翔,他跪下给他请了个大大的安:“王爷,拓跋王子。”

“起来说话,你说你找到了一个奇方,可以治疗砒霜中毒?”自古砒霜中毒,只有死路一条,元闵翔虽然也是精通医术,这些年也有潜心钻研对付砒霜的解药,却是到现在,都无果。

那人满脸的邀功之色:“是,这奇方,是小人无意间得到,已经在几位中毒的兄弟身上做了试验,这些个兄弟,都活着呢,一个未死,下午救过来的那个,都已经开口说话了,若是不出意外,明天的这个时候,就能下地,恢复如常。”

“哦,有这么奇妙的方子!”拓拔岩看着那士兵,道,“何处得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