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212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44 2016-06-11 20:11:21

  第212章

老三揉了揉肩膀,心疼的一笑:“傻丫头!”

伸手,将老二揽了入怀中。

老二猛一把推开他,皱着鼻子瞪着他:“干嘛,我可是黄花大闺女。”

老三做呕吐状:“黄花大闺女,黄花菜还差不多。”

“你!我看你,真是想死了!”匕首出鞘,老二面色“狰狞”的看着老三,然后,尖叫一声,举着匕首朝老三挥舞而来。

外人若是看到这一幕,必定给吓死了,但是对于两人,这样的戏码,却是家常便饭了。

一个知道她必定“刺不中”,一个则是知道他必定躲得开。

拓拔岩进来找两人的时候,他们正在“厮杀”着,对于这样的场面,拓拔岩也好似司空见惯了,并未太多惊讶,而是上前一把挡在了两人中间。

“又闹,从小闹到大,还没闹够!”

老三哈哈的笑的无赖:“老大你看她那样,哪个男人敢要她。”

老二闻言,脸“唰”一下就红了,气急败坏的看着老三:“你,你……”

“好了,都别闹了,今天晚上,就在这里留宿,明天,大军就到了,到时候老三率领三千铁骑,马不停蹄,直往长厦河源头去,老二和我一起出城,我率七千精兵,去支援翔,老二你往南去,和余杭姚汇合,务必解决水的问题。”

天元王朝虽然屡屡大败北疆,但是凤狼却想了一个阴招,在北疆长厦河的源头处,撒了大量砒霜,致使驻扎在长厦河边上的天元王朝军队水源短缺,中毒士兵数不胜数,士气大落,人心惶惶。

蒙得儿本是中立国家,不参与这次战争,但是这投毒了的长厦河,流经过蒙得儿的呼哈村和奇科村,导致蒙得儿呼哈村和奇科村的村民死伤惨重,尸体遍野,牲畜毒殍,漫山遍野,惨不忍睹。

蒙得儿可汗,也就是拓拔岩的父亲大为震怒,所以派了一万精兵给拓拔岩,让拓拔岩率兵讨伐北疆,还呼哈村和奇科村村民的命来。

凤狼急功近利,只想着堵截了天元王朝的水源,让他们无水可饮,却没有深谋远虑,考虑到蒙得儿的两个村庄,此举也算是大大的失策。

此次拓拔岩带兵前往,一小股骑兵,由老三率领,直奔水源,解决亟待解决的水源问题。

而他则是率蒙得儿最为骁勇善战的七千精兵,编汇入元闵翔的大军,打算一举,将北疆击垮。

至于老二,会将她派去给余杭姚,是因为老二的父亲,精通水利,老二尽得其父亲真传,若是有她助余杭姚一臂之力,这缺水的问题,可能会解决的更加顺利一些。

这次的北疆,完全成了自寻死路。

听了拓拔岩的吩咐,老二老三收敛了嬉闹之色,俱是面色严峻的对他作揖:“属下明白。”

“恩,今天先去休息,养精蓄锐!”

“是!”

老二老三先后告退出来,到了门口,老二用手肘搡了老三胸口一把:“还当真没告诉老大今天的事情!”

“我怕被你杀了!”

“呵!就这点胆子!”老二轻嘲,心底却是暖暖的。

三千骑兵,七千精兵,次日便到。

拓拔岩和老二老三分头行动,一路往南,两路往北。

老三率铁骑,奔驰在前,拓拔岩率七千精兵,随后而上。

闫素素正在树后小憩,忽然听到一阵马蹄声声,以为是遇到了马贼,她小心的隐在大树后,不敢探出头来巡视。

待得马蹄声远去后,她才探出了脑袋,才发现是一只小小的军队。

她轻笑一声,自嘲道:“瞧你怕死的!”

看着天色,也大亮了,昨儿个上了那条不知道通向何处的小道,一路过来,居然无村无店,眼看着天色就暗了,她只能风餐露宿,找了个这颗大树,凑活了一晚上。

前面的村庄也不知道在何处,野外瘴气重,她已经隐隐的感觉到身体发痒不适,急欲泡个热水澡。

往回走,若是遇到了老二老三,那岂不是糟糕。

前途未卜,退路又无,考虑了一番,她还是骑上了小毛驴,带上的斗笠,继续往前行。

见到第一个村庄的时候,她心底透着喜悦,但是一进村,她就想走了。

这个村庄里,村名还不及士兵多,从士兵的穿着打扮来看,俨然就是天元王朝的人。

她这才想起,自己走的这条小道,面向北方,难不成,她居然已经走到了边境,来到了战场边缘?

也都怪她,进那小城的时候,没有问清楚现在地处何处,本是要逃的离元闵翔远远的,不想现在居然又主动凑了过来,她这都是在做什么。

骑了毛驴,转身要走,一个高大的士兵,忽然在她的左侧,轰然倒地,七窍流血,四肢抽搐。

闫素素见状,也顾不上走了,忙一把跳下毛驴,走到士兵边上:“你怎么了,喂,你怎么了?”

素手,已经在说话的当会儿,探上了士兵的脉搏,一探,她大惊失色:“砒霜,怎么会砒霜中毒?”

没时间考虑这么多了,她忙从驴子上取下了自己的牛皮水壶,凑到了男人的口边:“能听到我说话吗?快喝下去,快点。”

那人求生心切,看闫素素把他脉,就知道她必定是知道点医理的,忙是遵了她的话,大口的开始喝下牛皮水壶里的水。

看着一水壶的水都落了那人的肚子,闫素素命令道:“张嘴。”

周边有人,已经渐渐聚拢过来,有人惋惜:“又要死人了。”

有人愤怒:“该死的凤狼,害的我军死伤惨重,若是让老子抓到他,非拔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喝他的血,啃他的肉。”

也有人看着闫素素,质问道:“你哪里来的,你在做什么?”

闫素素抬头,看向众人:“麻烦谁给我去取绿豆三两捣碎,鸡蛋清五个和绿豆调和,还有牛奶一大罐,谢谢。”

“你做什么?”有人问道。

闫素素答的干脆利落:“救他,他砒霜中毒了,再不救治,后果不堪设想,快去。”

有人当真去取了,另外一些人,则是对着她威胁道:“人都要死了,你不让他安生的去,到底要做什么,救他,砒霜中毒,能救得了吗?你最好不要乱搞,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对于这些威胁,闫素素置若罔闻,在众人的或怀疑,或看戏,或抱以希望的围观之中,居然毫不避讳的将修长的手指,伸入了倒地将士的咽喉之中。

一番催吐,那人吐出了大量方才喝下的水。

调和好的蛋清绿豆以及牛奶都送了过来。

“喝下!”将牛奶推倒男人嘴边。

男人赶紧大口饮下。

闫素素继续催吐。

两番催吐下来,本已经气绝身亡的男人,居然还虚弱的睁开着眼睛,大家便有点渐渐相信闫素素了,把剩余的绿豆蛋清汤给他服下后,闫素素起了身,神色稍事放松了一点:“把他扶下去,记得每隔三个时辰,给他服用一次绿豆粉蛋清,明日的这个时候,毒应该就能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