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211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21 2016-06-10 20:07:35

  第211章

“那各位客官你们聊,我下去了。”

“慢着,小二哥,还是帮我去张罗客房吧,谢谢!”闫素素唤住了小二,吩咐道。

老二闻言,忙道:“不必不必,既然是你在住,那就没关系,晚上我和你搭这间,老三住隔壁……”

“姑娘,我想你真是认错人了,我当真不认识你们!”闫素素淡笑一声,礼貌疏离。

店小二看这边好像认错了人,不想多掺和,只是对闫素素道:“姑娘我这就去给你准备,好了来叫你!”

“恩!”闫素素对着小二感激一笑,回头看向老二老三,“姑娘,公子,你们真的认错人了。”

“怎么可能,我一个人认错,可能是我把你记错了,可是老三也认得你,他素来对美女,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呵呵,天下相像的人多了去了,姑娘,可能是我长的和你们那么认识的姑娘当真很像。”

“岂止是很像,简直是一模一样。”老三开口,顾盼了左右一番,见没有,便压低了声音道,“王妃,你莫要再装了,我们听说你被梅花镖局掳走了,生死未卜,你告诉我们,是不是有人要挟了你不许你说出身份?”

“公子,没有人要挟我!”闫素素轻笑一声,“我只是个普通的农妇。”

“不可能!”老三笃定,“你就是闵王妃。”

老二也肯定:“绝对是!你有什么为难之处,你尽管说,我们会帮你。”

闫素素知道,不是出杀手锏,是躲不过这两人的怀疑了。

“姑娘,我不知道你们认识的那个王妃是谁,但是我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妇,我现在身怀六甲,正要赶去襄垣找我丈夫,去他身边生产,你们认识的那个女人,也怀孕了吗?”

“怀孕,几个月?”老二问道。

“现如今,两个多月了。”闫素素故意把孩子说小了一个月。

“两个多月?那时候,闵王妃早就失踪了,难道真的不是。”却依然是不死心,“你不是骗我的吧?闵王妃被掳走的时候,身受重伤,你和我进来,我要检查下你的肚子和你身上,看有没有伤口。”

说罢,拉了闫素素进房。

闫素素大方的褪了衣衫,让她检查,身上,完美无缺,别说伤口,就是一个针眼都没有找到,倒是小腹,微微的隆起,肚皮上的皮肤,有些被撑开,显然就是怀有身孕的迹象。

老二死心了,帮闫素素穿好了衣服,道:“对不住了,这位嫂子,只是你和我们的朋友当真长的太像了。”

“不碍事,既没有别的事了,我先走了。”

“那好吧!”也不是闵王妃,还这么唐突,老二不好意思再提出任何质疑性的问题。

闫素素出来后,老三迫不及待的问老二:“怎么样?”

老二失望的摇摇头。

“认错人了!”

“怎么可能?”老三就要跳脚了,长的几乎一模一样,虽然一个看上去气质高贵些,一个看上去乡土气息一些的,一个看上去还要稍微白嫩丰满些,一个看上去清瘦了点,但是五官轮廓,就是一模一样的,怎么可能不是。

“好了好了,小嫂子,你别见怪,你的东西,我给你收拾,一会儿帮你送去另一个客栈。”

闫素素摇摇头,笑道:“不必了,我的包裹也没拆,随手一拿就可以。”

说着,到了一遍的行李架子上,取了包裹和斗笠,然后出了门,对老二老三道:“祝愿你么早日找到你们的朋友。”

“喂,你别走啊!”

看着闫素素要走,老三急着要去拦,却被老二一把拉住:“别闹腾了,不是她了。”

“不管是不是,和她长的一模一样,抓回去,当礼物送给老大,老大必然也会高兴的,老大那么喜欢她,就算只是一张脸一样,也可以啊!”

老二怒了,吼道:“人家是有妇之夫,抓抓抓,你以为你是土匪啊,抓你个头!”

渐渐远去的闫素素,眼神有些惊愕,随后,嘴角却是微微的勾了起来。

拓拔岩居然也倾心于她,不过他是错付了感情,这份心,闫素素希望他能用感到老二身上,闫素素感受的到,老二怕是极喜欢拓拔岩的!

从客栈出来,闫素素自然是一刻都不敢逗留,怪老二老三心粗,所以没有发现方才的多处破绽。

若是一会儿拓拔岩也来了,或者老二老三忽然想到了什么地方不对劲,她当真是走都走不掉。

这老二,必定会把她再次亲手送到元闵翔身边去。

既然离开了,闫素素便从未想过,再回去。

出了客栈,牵着驴子,闫素素便原路返回,往进城的路去,方才进城的时候,她就发现了城门外有一条岔路,不知道是通向何处,且就先上那条路吧!

客栈之中。

老三还在嘀咕:“这世上,居然当真有长的如此相像之人,你说怪不怪?”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不过是相像而已,算了,人也走了,就当做从未遇见过,既然不是闵王妃,一会儿老大来了,也不用向他报告此事。”老二藏着私心道。

老三贼笑一声:“怎么了,怕老大追上去?眼里有了佳人,就再也放不下你的影子?”

“你想死?”老二咬牙切齿的瞪着老三,素手,移动得到腰间的匕首,蓄势待发,好似老三再敢多嘴一句,她就会当场切掉他的舌头。

老三可不怕,依然嬉皮笑脸道:“老二,死心吧,就你这点平平之色,别说老大,就是我,也看不上眼,再配上你的臭脾气,呵,要你的男人,恐怕是让甜面酱糊住了眼睛。”

这毫不留情的损话,让老二面色涨成了猪肝色,猛一把,将老三拖入了房间,然后,抡起拳头,就朝着老三的左颊呼啸而去。

老三皮皮一笑,轻而易举的躲过:“呦,恼羞成怒了,我说老二,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激流勇进,固然可贵,但是小心落个粉身碎骨,知难而退,可能会海阔天空。”

老三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到,老二对于老大的感情,他其实一直都是替老二心疼的,他晓得,这丫头片子,爱上不该爱的人,必然会受到伤害。

不说小雅公主对老大“虎视眈眈”的,根本就不会给老二靠近老大的机会,就是老大本人,对老二也只有“兄弟情谊”,而无半分“男女念想”。

老二的爱,注定是飞蛾扑火,长此以往痴迷下去,只会受到伤害。

老二自然是明白的,老三的话,虽然看上去像是在损她逗她,其实,却也是在劝她。

呼啸的拳头,改为捶上了他的肩膀。

力道不大,老三也没有躲。

“呵!”老二轻笑,“即便是会粉身碎骨,我也无所谓。我不奢求能住进他的心里,只要遥遥的让我看到他,我也就心满意足,我很满意现在这样,为他做事,伴他左右,兄弟相称,至少,在他身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