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209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95 2016-06-09 00:43:07

  第209章

任肖遥结果,如获至宝:“够!足够了。呵呵,希望你的头发,能给我带来好运。”

“就你去吗?其余三人呢?”

“你是说四公子是其他三个?”任肖遥问道。

“恩!”闫素素理了理头发,将那尖端的发梢,隐入了乌黑的秀发之中。

任肖遥则是便小心的将她的发丝饶在手指上,边回道:“残月回去,杭姚做秘密后盾,供给我们粮草战车,至于星月!”

“星月?”闫素素皱眉,不是蝶谷仙吗?

任肖遥似意识到了自己说错话了,忙改口:“至于蝶谷仙,他……”

“肖遥,不要和我说假话,你一说谎,脸就会变红。”这个特点,是闫素素这几日的相处发现的,只要说话,他的眼神就会飘忽,脸也会变的一片通红。

任肖遥支支吾吾:“我,我没有!”

“他座下的四公子,没有蝶谷仙是吗?”

知道是瞒不住闫素素的,任肖遥也不想对闫素素撒谎,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是,四公子,没有蝶谷仙,其中一个,是星月,你见过的,在碧水山庄。”

上次就看到了星月的身手不凡,不想她居然也是四公子之一,一个女子……

“那蝶谷仙呢?他为什么要骗我说蝶谷仙是四公子之一?”闫素素看着任肖遥的眼睛,仔细的观察着任肖遥脸上的表情。

蝶谷仙的脸,又红了,不想撒谎,却又不能说,他只能道:“我不知道,素素你不要问我,这里是五百两金票,是杭姚让我交给你的,这几月,我们不在京中,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说罢,不等闫素素开口,他逃命似的终身飞出了小屋,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闫素素的眼前。

这个任肖遥,她到底瞒了她什么?

只是人也走了,要问都是问不到了。

此去经年,不知何时再能相见。

这一场恶战,只祈求他们平安无事,包括他。

虽然恨他,但是,为了腹中的孩子,她还是希望他平安无事。

素手抚向有些微微隆起的小腹,谁都不知道,这里头,在失去了一个小生命后,又迎来了第二个心跳。

是造化弄人吗?

第一个孩子,突如其来,完全不在预料之中。

第二个孩子,一举中的,来的让她措手不及。

只是两个孩子却是一样的可怜,第一个死在了他父亲的手中,第二个,注定一出生,就没有父亲。

闫素素永远都忘不了,感觉到这第二个孩子存在的那天,她的震惊,矛盾,和纠结。

她承认,她曾经残忍的想放弃过这个孩子,但是汤药都到了嘴边,想到第一个孩子,她砸了碗,如此,她和元闵翔有什么区别,第一个孩子被他杀了,第二个,难道她还要狠心的自己扼杀掉吗?

矛盾痛苦了一天一夜,最终,她心平气和的,打算把孩子留下来。

只是,她不会告诉孩子其父亲的存在。

虽然知道元闵翔已经明白了他误会了她,并且为此痛苦不堪,但是这种痛苦,如何比得上闫素素当时的心灰意冷,万念俱灰?

有什么痛,比得上被心爱的人,亲手扼杀了属于他们两的孩子更痛的?

她断不可能原谅他,从服下藏红花的那天开始,她和他之间,就没有了永远,只有了永别。

不是天人永别的永别,而是即便见面了,也只是陌路人的永别。

任肖遥离开后第十天,闫素素也乔装离开了云顶山,从此这座城便和她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了。

元闵翔,闫家,四公子,皇宫,所有的一切,都淡出了她的人生,便当做从未发生过。

五百两的金票,她随身带着,以备不时之需。

一袭朴素的布衣,遮掩了玲珑的身段。

一顶简单的斗笠,遮住那一张素颜。

下山出城,并未有多大阻碍,混在集市散去回家的菜农行列,她轻而易举的就出了城。

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她在郊外一处农家,买了一头小毛驴,让憨厚的农夫教会了她怎么驾驴,然后,赶着小毛驴,悠然的往前天涯海角随出去。

走到哪里,便是停到哪里。

无论是哪里,人们都在谈论这场战事,一路上听到的,都是捷报频传的喜讯,她也颇感欣慰。

十一月初的时候,她到了一处小城,一进城,就被仔细的盘查了一番,这番盘查,让她微微有些吃惊,以为是自己的身份给暴露了。

后来才知道,这次盘查,不是针对于她,而是所有外来人都要盘查,因为今儿个有一支特殊的车队要途径小镇。

闫素素通过盘查后,找了一处酒家下榻,中午吃饭的时候,听到了大家都在纷纷议论这支即将到来的队伍。

“那白雪公主啊,听说生的通体雪白,白里透红,美若天仙呢!”

闫素素尖了耳朵,听到这熟悉的名字,不由的留了个心。

这将要到来的队伍,难道是白雪公主的?

“是啊,听说起初死活不肯嫁,非要下嫁给闫丞相的儿子,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了,想通了。这女人的心,果然是海底的针,你是想都想不通的。”

对于白雪和闫凌峰的消息,任肖遥曾带了一次过来,说是无论白雪如何无理取闹,皇上都没有同意赐婚。

闫素素知道,元闵瑞不同意,是因为自己,总算,对元闵瑞也是心存一份感激。

只是没听任肖遥说过,白雪许配了什么人家啊。

“襄垣第一才子,虽然这身份上抵不过白雪公主,但是这才学见识,还是那长相容貌,可是让多少女子痴心爱恋,趋之若鹜。”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边喝酒边道,末了不忘补充一句,“这才是真正的男才女貌,天生一对。”

襄垣第一才子?

闫素素略有耳闻,听说他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为人谦和有礼,文质彬彬,最为让女人迷醉,男人妒忌的,是这般才华横溢的男子,生的又是十分的俊逸,年方二三,多少少女,燕瘦环肥,为之倾心,有甚者,为了见他一面,甚至不惜在寒冷的冬夜蹲守一个晚上,第二天被冻晕在了大马路上。

这些,是以前未出嫁前,倩儿说给她听的,她还有些记忆,对这个襄垣第一才子,也就只有这点记忆。

白雪和他,到是当真男才女貌,天做一双。

白雪的性子,和元闵翔其实有八分的想象,她若是不愿意的事情,逼都是逼不得的,闫素素知道,白雪肯坐上花轿,必定是她心甘情愿了的。

心里,觉得丝丝安慰,许是因为怀孕了,最近的心态,是越发的温和了,对于所有的人,好的坏的,认识的不认识的,她总是希望,他们能有个好的结局,总是希望,每个人的生活,都是美好的。

吃着鱼头豆腐,旁边的那几桌,从白雪公主的话题,聊到了京城的女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