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205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01 2016-06-04 20:07:21

  第205章

这日下午,她索性自做主张命人搬了偌大一个水缸进来。

“姐姐,明月说,上几次带来的荷花,不几日就凋谢了,你看,我给你弄了个大水缸来,一会儿就命人去移植几株荷花过来,希望能存活。”

即便闫素素对她总是不冷不热的,她对闫素素,也是关怀备至。

闫素素淡笑一声:“不必如此麻烦,生的好好的东西,移了位,可能活不了。”

“请的花匠来弄,必定有法子让这荷花开的好好的,姐姐这可有水,大热天的,把我给渴的。”相处久了,便晓得这凤玉川的个性,实则十分的欢快豁达,如同她这个人一般,给人一种很温暖和煦的的感觉。

闫素素看向明月:“给凤侧妃倒杯凉茶。”

“凤侧妃”,是这个府邸中的人,对凤玉川的称呼。

安心忙应:“是!”

茶水送了过来,凤玉川一口就饮尽了,看着明月,她轻笑一声:“明月,你先出去一下可好?”

看着架势,有话要和闫素素说。

明月恭顺的退下,留了两人单独说话。

“姐姐!”明月退出后,凤玉川唤了闫素素一声。

“恩!”闫素素淡淡应声。

“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一双大眼睛,真诚的看着闫素素。

“说吧!”抿一口茶,闫素素看着院子里花匠忙活的背影,看着有些心不在焉。

凤玉川却好似并不在意:“你能不能教教我,怎么样才能讨王爷欢心?”

“呵!”闫素素冷笑,“这是你的事。”

知道自己可能惹了闫素素不高兴,凤玉川忙道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若是可能,我很想让王爷多喜欢我一点,毕竟我千里迢迢而来,王爷是我唯一的倚靠。我知道王爷曾经十分都疼你,所以……”

闫素素看了凤玉川一眼,忽然笑了起来,笑容让凤玉川摸不着头脑。

“姐姐做什么,笑成这样?”

那是一种很灿烂的笑容,很明媚,如同这夏日的阳光,却没有阳光的温度,透着几分冷然,凤玉川从未看过,闫素素露出这般笑容,不免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凤侧妃,你也说了是曾经了不是吗?花无百日红,我现在失宠了,你不是也看到了,你来请教一个失宠之人这个问题,我想你是不是找错了地方?”

闫素素不过是不想和凤玉川进行元闵翔的话题,所以才会送了凤玉川这么一个让她微微骇然的笑容。

她晓得,这般笑意,这般话语,凤玉川若是识相的,必定不会再继续这个问题了。

果然。

看着院子里送了荷花进来,凤玉川忙借机转移了话题:“姐姐过去看看嘛?荷花好似送来了,我亲自挑选的,都是鲜嫩的荷花呢!”

“不了,我累了!”态度恢复了冷然,她径自起身,回了房间,把凤玉川落在身后。

又一次在闫素素这里受了冷待,凤玉川倒也不气。

只是弯了弯嘴角,自言自语道:“这性子,当真是比菩萨都难讨好,怪不得王爷每次来过这,脸色的差的和墨钢一样!”

荷花果然都开了,本只是几个花苞,这几日却已经烂漫了一片。

花香袅袅袭来,淡淡幽雅。

已经是七月初了,指尖岁月,转瞬即逝。

元闵翔来闫素素这的次数,这一月开始变得频繁,本是隔三差五,到如今,变成了日日光临,只是每次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只因为,闫素素从始至终,都将他当做空气,置若罔闻,视若无睹。

七月初三这一日,是凤玉川的生辰,府上大办宴席,闫素素也是被软禁后,第一次出了院子。

外头的一切,都变得烂漫起来,带着夏日朝气蓬勃的阳光味道,百花盛开,争奇斗艳,姹紫嫣红,花香四溢。

随着明月来到前厅,厅堂里,已经来了不少宾客,闫素素的座位,被安排在元闵翔的左侧,同桌的无非是些达官显贵,多半闫素素都是未曾见过,只有些许她认得,这些许之中,便是包括元闵瑞和闫凌峰。

凤玉川虽然只是个侧妃,但是好歹是北疆公主,地位尊贵,是以她的生辰,面子倒是十分的大,连皇上都亲自来贺。

感受得到元闵瑞灼热的目光,闫素素没有看他一眼,不给他任何回应,一如对待元闵翔一样。

不给元闵瑞任何回应,却并不是怕元闵翔误会,而是闫素素不想和元闵瑞再也有人瓜葛和牵扯,包括元闵瑞的病,她都只是把药方给了明月,让明月送到宫里,吃或者不吃,有没有好好的吃,吃下去功效如何,都和她无关,该做的,她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

宴席开设,作为寿星的凤玉川自然要说几句客套话,感谢在座各位,客套话罢了,她举杯饮尽了手中之中,动作潇洒利落,笑容温暖大方。

三杯两盏后,这席面上的气氛就开始热络了起来,闫素素被关押了这许多日,虽然不知道闫凌峰和白雪最终如何,但是大抵可以猜到,没有传来闫凌峰的喜讯,就是安然无恙了。

目光看向闫凌峰,她轻柔一笑,遥遥向闫凌峰举杯。

那笑容看在元闵翔眼中,满满的都是妒忌,自从孩子没了后,她从未理会过他,一句话都不曾,一个字眼都没有,更别论这般温婉的笑容。

他真想上齐掰正她的脸,让她朝向自己,让那笑容,只对她一个人展露。

闫凌峰见闫素素笑着向自己举杯,也便举杯遥遥的和闫素素碰了下辈子,然后,仰头饮尽。

闫素素只是小抿一口,盈盈一笑,收回了目光,嘴角的笑容,跟着收敛。

宴席吃到一半,闫素素称病告退,这里,出啦闫凌峰,没有值得她留下的理由。

“哪里不舒服?”听到她说不舒服,元闵瑞一时口快,抢了元闵翔之前,问出了口。

元闵翔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许多,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闫素素,想看看她要如何,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和自己的“情人”玩暧昧。

却见闫素素只是淡淡的扫了元闵瑞一样,没有任何感情:“小不适而已,我现行告退,失礼了,各位。”

说罢,对着席间所有人微微福了福身,她便转身望大厅外走,明月紧随其后,生怕她跑了或者怎么的,自己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闫素素并未直接回房,而是在外头转了一圈,当步子迈上通向梅园的那条小道的时候,她忽而自嘲的轻笑了一声,转换了方向。

“主子怎么不进去了?”明月多嘴问道。

“回去吧!”闫素素不答,只是有些疲累的吐了一句。

“是,主子!”看着闫素素略显疲惫的脸色,明月便不敢多加置喙,提着灯笼,跟在闫素素之后,转身欲走。

迎面,忽然撞到了一个人。

“王爷!”明月忙给对方请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