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99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30 2016-05-29 20:07:15

  第199章

“母后,怎么了?”元闵瑞的适时出现,化解了闫素素的这场危机。

他是听李德说的,闫素素进宫来了,现在在太后那里,还说了闫素素穿着一袭纯粉色的衣裙,他怕出什么事,所以放下了所有的政务,赶紧赶了过来,索性来的及时,这果然是出事了。

在门口的时候,就听到太后让宫女掌掴闫素素十个巴掌,他加紧了脚步入内,制止了这场私刑法。

元闵瑞的出现,太后没有预料到,知道元闵瑞是喜欢闫素素的,必定会袒护闫素素,所以,她下命令,也是白下,可能还会伤及母子感情,所以,她淡笑一声,道:“没什么,瑞儿,你这会让,不是在批阅奏折吗?怎么有时间过来?”

元闵瑞走了上前,有意无意,挡在了闫素素身前:“孩儿这不是批阅的疲乏了,出来透透气,走到慈庆宫边儿了,就说顺道进来给母后请个安,没想到,弟妹也会在,恰我的身子,最近有些异样,弟妹,可否去龙居宫一趟,帮我看看,是不是旧疾复发了。”

太后自然知道,元闵瑞这是要把闫素素给救走,但是元闵瑞以身体为由,她也没办法不放人,只能道:“去给皇上看看!”

姿态之傲然,好似闫素素是随便她使唤的狗,闫素素冷看了她一样,没有回应。

太后盛怒,却不得发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闫素素和元闵瑞出去,恨的咬牙切齿。

“桂嬷嬷!”

“是,老奴在!”

“给我想个法子,制制她,灭灭她的威风,你看她这,都快要爬到哀家的头上来了。”

桂嬷嬷眯着眼睛,阴冷的看着闫素素的背影,忽然,奸诈的勾了唇角,凑到太后耳边,细碎了一番。

闻言,太后微喜,随后,又有些犹豫:“这,翔儿,他能答应吗?”

“太后放心,老奴自有妙招。”

“那一切,都交给你去办,但是……”太后尚是有些觉得不妥。

“太后吩咐。”桂嬷嬷弯身,等候太后的吩咐。

“若是翔儿当真不愿意,不能强逼他,你看着他从小长大,该是知悉他的性子,他这个人,从来没有人,能迫的了他做任何事情,若是把他逼的急了,他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是,老奴知道。”

桂嬷嬷恭顺应道,眼底深处,泛起了一个阴险的笑容。

走在路上的闫素素,忽觉得脊背一阵生凉,好一阵奇怪的阴风。

从慈庆宫出来,闫素素对着元闵瑞一笑,笑容不及以前柔和,而是带着一抹让元闵瑞心痛的疏离:“谢谢你,皇上。”

“客气什么?怎么回去母后处?”

“许久未进宫给母后请安,想着过去请个安!”闫素素不说自己是来找元闵瑞,顺道过去慈庆宫的,免了让元闵瑞产生某种误会。

元闵瑞嘴角微弯:“以后,莫要再穿粉色的衣衫去见母后,母后的脾性,你该是晓得的的。”

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闫素素不觉得有什么你不妥之处。

“虽然我这么说有些无礼,但是皇上,丽妃都已经故去这么久了,为何太后要依然怀恨在心,而且为何,我们个个都要迁就她?我曾听说,宫里女子,稍有穿戴粉色之人,后果必定是十分的惨烈,我也曾亲眼见识过,为何,母后要如此专横跋扈?而你们作为子女的,非但不劝说,反倒是一味的纵容呢?”

也不顾太后就是元闵瑞的娘亲,闫素素直言不讳道。

只因为一己之妒忌,害死了当年的丽妃她却还是不甘心,既然妒忌到了这种地步,这种性子,完全已经到了扭曲变态的程度,闫素素不明白,即便害死孝顺,也不该是次般的愚孝。

元闵瑞闻言,微微一怔,旋即,不怒反笑:“呵呵,说来的,倒还真是朕纵容了母后。”

不想他尽然会如此大方的曾任自己的错误,倒是闫素素觉得不好意思了。

“方才我的语气,可能重了,皇上勿怪!”

“朕……怎么会责怪于你!”一句话,又让闫素素想逃,她害怕他说出更加暧昧不清的话语。

索性,元闵瑞接下来的话,倒是让她松了一口气:“朕送你出去,还是你自己出去?”

“我其实,找皇上也有点事!”正事儿还没做,自然不可能就此离开。

“哦,何事?”

元闵瑞问道。

“皇上,此处人多口杂,能不能找个僻静的地方?”毕竟此关乎到白雪的面子问题,虽然闫家不打算娶白雪公主,却也不想把白雪弄的太过狼狈。

看着不远处自己的寝宫,元闵瑞微微的抬了抬下巴:“前头就是龙居宫了,里头说,可好?”

堂堂一个皇上,做个小决定还要征得闫素素的意见,可见他对闫素素的心,当真已经不单单是一般的沦陷了。

闫素素颔首:“恩!”

龙居宫内殿之中,元闵瑞屏退了左右侍女以及近身伺候的李德,看向了闫素素:“什么事?”

“白雪公主的事。”闫素素开门见山道。

元闵瑞轻笑:“朕就猜到了,是闫凌峰让你来的?”

“不是,是我自己要来的,皇上,你既然猜得到我的来意,自然也晓得,强牛的瓜不甜。”闫素素目光凝重的看着元闵瑞,“两情相悦,才能白头偕老,但是现在,是有白雪公主的一厢情愿,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就算是成亲了,也不会有幸福的。”

元闵瑞抬起头,看向闫素素,眼底深处,带着一抹冷意:“婚姻大事,岂是儿戏,白雪是我最疼爱的妹子,现在都住进了你们闫府,若是这亲事不结,让白雪一个女儿家,名声何存?”

“这个皇上放心,我自然想好了理由,你可以和外道,白雪公主和我感情甚笃,知晓我母亲刚刚小产,身子抱恙,所以搬了去闫府,小住几日,探望我母亲,照顾我母亲几日。”若是要保住名声,什么理由不好想,怕只怕,皇上执意了。

闫素素怕的,却正发了发生了:“这门亲事不成,白雪的性命也就不保,你该不会不知道白雪对你哥哥的一片深情,难道朕要眼睁睁看着她因为得不到你哥哥而死吗?”

“你难道皇上,让我眼睁睁看着我哥哥因为娶了不爱的女人,郁郁寡欢吗?”

两人,陷入了对峙,元闵瑞的眸子里,满是沉痛,闫素素的眼神里,却是责问。

“为什么?你们兄妹为何都这么残忍,一个,把朕的心都给掏空了,却只留给朕一个背影,另一个,又是如此,甚至连个背影笑容,都不曾给过白雪,素素,闫素素,你说,你们为何要这门残忍?”

元闵瑞沉声道。

闫素素害怕的景象,还是又发生了,他又疯了,失了理智,忘记了彼此的身份,开始扣不择言了。

看来,今天的对话,是无法正常进行下去了,看着日都也渐渐西沉,闫素素觉得没有必要再待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