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97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71 2016-05-27 20:09:19

  第197章

闫素素闻言,轻轻的埋首在了元闵翔怀中:“他们不会再回来的,沈羽中答应过我,这辈子,再也不踏入中原颁布,你们,也放过他们吧,若是他日他们再犯,我愿意亲自出手,诛杀了他们。”

元闵翔伸手,轻轻的揽住了闫素素的腰肢,而后,拍了拍:“我知道了,是我不好,没有弄清青红皂白,就和你耍了脾气,好了,去给我弄点醒酒茶来,我胃里难受的紧。”

闻言,闫素素心疼的抚上他的胃,轻揉了一番,道:“以后,有什么事情,不要再憋着独自买醉,和我说了便可。”

元闵翔有些疲倦的点点头:“知道了,去吧!”

从元闵翔怀中起身,闫素素总感觉,虽然安阳侯的这出过了,但是元闵翔对她,总有些嫌隙隔阂之感。

她的直觉总是灵敏,这样的直觉,惹的她不安,从厨房回来后,元闵翔已经不等着喝醒酒茶,睡了过去,守在他的床边,闫素素眉心始终紧着。

“到底怎么了?翔,你到底还有什么,瞒着我?”素手,抚上元闵翔的睡容,动作轻柔。

四月二十七,春色已经渐渐消退,夏已至,清晨晚上倒不见得怎热,到了中午,日头高升的时候,便是穿不住春装了,非要换讨清凉的薄纱裙,才能觉得舒服。

明月说,今年会是个热夏,这夏的气息,比以往任何一年来的都要浓烈。

距离上次元闵翔喝醉,已经过去了三天,这几日,元闵翔面上如常待她,可是眼神里,总带着一股让闫素素捉摸不透的疼痛,每当他用那样疼痛的眼神看着她,她的心里头,就堵的慌,总觉得两人之间,横亘着一道汪洋大海,总也跨越不过去。

二十七下午,元闵翔有事外出了,闫素素这几日总觉得憋闷,想着出去散散心,便让明月准备了轿子,往丞相府而去。

江南回来后,还未来看过王氏,也不晓得她身子恢复如何了。

到了丞相府,迎头碰上一个人,好似十分生气的样子,低着头步子又急又快的往外来,不小心把闫素素撞了个满怀,闫素素只觉得腹部一阵疼痛,整个人,重心一个不稳,便跌坐在了地板上,腹痛,加剧。

那人见撞到了人,忙停下步子,是闫凌峰。

腹痛一阵后,便消散了,闫素素也不以为意,在闫凌峰焦急的问候中,由着闫凌峰搀扶着,起了身:“哥,这是要去哪里?脸色怎么这么差?”

“这家,没法呆了!”闫凌峰的话,让闫素素觉得莫名其妙。

“怎么回事?”

“白雪搬进来了,真不知道她知不知羞,尚未出阁,就公然搬到我们闫家,她不怕丢这个脸,我还怕丢这个脸,这几日,我宁可住在客栈,也不回家住,她哪一天搬走,我就哪一天回家。”

闫素素眉心脸色微微一紧:“她怎么搬来了?皇上同意的?”

“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皇上敢不同意吗?”闫凌峰显得十分的气氛。

一哭二闹三上吊,这白雪,当真是爱闫凌峰到了不折手段的地步。

“若是都允了她搬进来,为了维系皇家的面子,不出时日,皇上定然会给你们指婚的。”闫素素给闫凌峰分析了一下眼前的情形。

闫凌峰无奈叹息一口:“哎,走走,喝酒去。”

“你们男人遇事,都喜欢买醉吗?”

“什么叫都,闵王爷,也是如此吗?”

闫素素轻笑摇头:“没有——哥哥既然要喝酒,可否先等我片刻,待我进去看看我娘亲。”

“好,我就在这里等你,你快去快回!”

闫素素点了点头,在明月的陪伴下,朝着凌云院而去,看了王氏,精神状态还算不错,只是较之怀孕前,人清瘦了不少,闫素素和她话了几句家常,交代了倩儿一些事,就出了来。

门口,闫凌峰体贴的,准备了一架马车。

“走吧,去个远些的,安静些的地方。”

闫素素点点头:“哥哥带路就可!”

和明月上了马车,闫凌峰亲自驾的车。

车子缓缓前行,走不了多久,就听到后头一个声音,喊开了:“等等我,等等我,凌峰,你去哪里,我也去。”

不用撩开帘子,光是听声音,就知道是谁。

以闫素素对闫凌峰的了解,他是绝对不会停车的。

果不其然,他非但没有停车,反倒把车驾的根快,白雪的呼喊声,渐渐的落遗落在了耳后,终,只听得到她气急败坏的尖叫声。

马车走了小半个时辰,停了下来,闫素素一下车,有些微微吃惊:“怎么是这里?”

“呵呵,当是来祭奠一份我遗落的感情,进来吧!”闫凌峰说着,将马车绑在了一边,然后,拉了闫素素下车。

跳下车的一瞬,闫素素又感觉到小腹坠痛了一下,以为是方才跌疼的,她并不太在意,随在闫凌峰身边,朝着曾经的安阳侯府大门走去。

“明月,去沽一斤黄酒来。”并不见闫凌峰准备小酒,却是知道,这样的见景伤情的场合,酒必是少不了的,所以,闫素素吩咐了明月去准备。

却被闫凌峰拦住:“酒,里头有,进来吧!”

撕开了门上的封条,他推门而入,满目伤情。

才一月无人居住,昔日热闹的安阳侯府,就显得冷清多了。

这里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曾是闫凌峰熟悉的,就算闭上眼睛,都能描绘的清楚,可是现在,早已人去楼空,物是人非了。

前尘往事,历历在目:“曾经,羽威和我在这里比过武,我输了。”

指着一边的假山,他笑道,笑容让人心疼。

“哥!”闫素素轻唤一声,“多想无益,徒惹伤悲,既然是来祭奠的,便选择遗忘吧!”

闫凌峰苦涩一笑:“我本以为,全天下的人,都可能对我是假的,唯独羽威对我的心是真的,我们打小相识,是拜把子的兄弟,我们说过,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于同日死,不想,到头来,这盟誓,不过是我一个人在做傻子,如同一个牵线木偶一样,由着他控着我,我为了,甘愿赴汤蹈火,他却当真把我推倒了滚汤火海之中。素素,我是不是很失败,这辈子。唯一一个朋友,一个我敞开心扉去交心的朋友,呵呵,却不想……”

他的笑容,越发的苦涩,带着一抹浓浓的自嘲。

闫素素上前,轻拍了他的后背:“至少曾经,也是快乐过的。”

“曾经拥有的快乐,哪里比得上事实被揭露那刻的痛苦,若是可以选择,我宁可,永远没有尝到过这份快乐。”闫凌峰的眼眶,有些湿润。

闫素素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

却是总算明白,原来闫凌峰将安阳侯府,当做了另一个家,一个他可以开怀放声大笑,可以放下一切负担,可以为所欲为可以不受任何束缚的自由天堂,某一天,当他忽然发现,他一直所认为的天堂,不过是一个白骨森森的地狱之后,那种情绪上的崩溃,确实,是难以接受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