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202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05 2016-06-01 20:12:21

  第202章

“明月。”

明月的瞌睡,终于是全醒来了,然后,目光看向了闫素素,惊喜道:“主子,你终于醒来。”

“王爷呢?”闫素素扫视了屋子一圈,不见元闵翔踪影。

“王爷,王爷!”明月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他怎么了?”闫素素一急,忙着起身,却只感到一阵头痛欲裂,身子,钝重的倒回了枕头上,明月慌道:“王妃你头部首创,切不可以乱动,你小心,小心。”

“王爷呢?”闫素素虚弱的开口。

知道终究是瞒不过的,明月正要开口,外头,飘来一股淡淡的梅花香气,她知道,没有她开口的必要了。

“王妃,有人来看你了!”明月说着,起身开门,门口,果不其然站着一个人,随着房门的打开,那股梅花花香越发的浓烈,闫素素循着香气,朝门口看去。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娉婷的妙龄女子。

身着一袭淡绿色的繁花衣裳,外面披着一层金色薄纱,宽大的衣摆上锈着紫色的花纹,三千青丝撩了些许简单的挽了一下,其余垂在颈边,额前垂着一枚小小的红色宝石,点缀的恰到好处。

上插着镂空飞凤金步摇,随着莲步轻移,发出一阵叮咚的响声,衬得她别有一番风情美丽可人之姿。

这个女子,极是眼神,可以说,闫素素的记忆里,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那女子见门打开,径自入了内,看着闫素素,也不给闫素素请安,只是对闫素素礼貌的笑笑:“过来看看姐姐,姐姐总算醒了!”

“姐姐?”闫素素蹙眉,她怎么不知道,她有这么一个妹子?

看着闫素素的迷惑,那女子笑道:“哦,瞧我,都忘了和姐姐介绍自己了,我是北疆公主凤玉川,你叫我玉川便可。”

“北疆公主?”闫素素知道当今天下三分,其中以蒙得儿和天元王朝为最大,北疆次之。

北疆和天元王朝,常年交恶,摩擦战争不断,元闵翔驻守边关多年,就是为了和北疆对抗。

北疆地界虽小,百姓却十分的骁勇善战,所以这一守边关,便是许多年。

闫素素不知道,北疆公主,这次到访所为何意,脑子里,却隐隐感觉到了不安。

不过既然对方都有礼貌的自我介绍了,闫素素不能将自己的不安写在脸上,给对方脸色看,换了一抹亲和的笑容,她和凤玉川打招呼道:“谢谢你来看我,我看我们年纪相仿,你也不用称我姐姐,唤我一声素素便可。”

不想对方居然娇笑一声:“这如何使得,不管年对相去多少,以后总归你是大,我是小,叫你一声姐姐,是应该的。”

这一句你是大,我是小,一瞬间,将闫素素打入了冰冷的地狱。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脑子。

或许,她所谓的你是大,我是小,不是她脑子里所谓的那种大妻小妾的概念。

“什么大?什么小?”她问道,却是底气不足。

凤玉川又是一声温和的娇笑:“呵呵,过上几日,我和姐姐,就要一起伺候王爷了,姐姐昏迷了五天五夜,可能有所不知,你天元王朝向我朝提亲,愿意和我朝和亲结交,永不互犯。长年征战,也累及两国百姓,和亲也好,如此,天下太平,对我们两国,都是好的。”

“呵!”闫素素轻笑,笑容,无比的苦涩,“天下太平,是啊!王爷呢?他同意?”

对方一愣?

“王爷为何不同意?姐姐你放心,我甘愿为小,也不会和你争宠的,这场婚姻,于我而言,不过是场政治婚姻,王爷疼我爱我,是我的福气,王爷冷我淡我,我也不怨不悔。”

凤玉川笑容温暖,然闫素素即便是满腔的痛苦,却也在这样一个温暖和煦,梅香芬芳的女子面前,也发作不起来。

她也不过是一颗棋子,她也没有错,她不是有意要介入。

那个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盟誓,击破的,不是这个叫做凤玉川的女子,而是那个曾经信誓旦旦,说只要她嫁给她,就许她一个完整的元闵翔的他。

闫素素的心里,痛如刀割,却是给了自己最后一份期望:“或许,他也是被逼无奈的,毕竟这关系到两国的黎明百姓,他是不得不接受这个叫做凤玉川的女子。”

想到这,她便对明月道:“王爷呢?”

“本王在!”

本王!

闫素素以为自己听错了,举目朝着门口望去,却正是元闵翔不错。

本王,好讽刺,他在她面前,自称本王,这是划下了怎样一条鸿沟,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啊。

“王爷!”凤玉川的笑容,依然温暖,看向元闵翔。

元闵翔也对凤玉川报以一笑,这样温柔的笑容,看在闫素素眼底,尽然化作了根根尖锐的刺,一道道剧烈的闪光,似要将她的眼睛戳瞎闪伤。

曾经只属于她一个人的温柔,现在却被赠予了另一个女人。

当他的眼神,转向床榻上的她之时,却转了冰冷,冷到了冰窖里的那种冷,寒骨森森,只让闫素素想躲进被窝里,蜷起身子来。

“醒了?”他的语气,冷漠的刺痛着她的耳膜。

她选择不听,不看,不闻,不问,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好过一点。

就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所以他才这样对她吗?他难道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想给她吗?

当时小雅的事情,好歹她给了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只是他带错了人来解释,小雅的谎言,最后酿酒了两人的误会和分离。

可是现在了他呢,只因为那晚看到的一幕,就要把她彻底的打入死牢房吗?

他难道不会想,可能是眼睛里进东西了,她在帮元闵瑞吹。

他难道也不会想,可能是元闵瑞脸上有什么东西,她在帮他擦?

他一耙子就打死了她,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吗?

因为完全的不信任,才会如此吧?

闫素素心灰意冷,骄傲和尊严,让她收敛心如死灰和痛苦涩然的表情,换上了一张淡漠的面孔:“醒了。”

“恩!”

两人之间,什么时候,变得只剩下这些不痛不痒,可有可无的对话?

“玉川,认识下。”他冷冷道。

“认识过了!”她淡淡回道。

感觉两人的气氛十分的怪异,玉川出来说了句话:“既然姐姐醒了,那就让大夫再来瞧瞧。”

“不必了,大夫把药方都留下了,说了她今日会醒,本王已经派人熬好了,明月,你去取来。”

这是什么,残余的关心吗?哼!

明月出去取药后,屋子里就剩下三人,先是玉川找着话题和闫素素说话,后来觉得闫素素似乎并不愿意和她说话,她遍晓得,闫素素必定是不喜欢她的,是以她也不好意思再找闫素素说话,免得热脸贴了冷屁股,转而问及了元闵翔今日,是否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