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98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51 2016-05-28 20:11:59

  第198章

两人伫立了一会儿,闫凌峰吸了下鼻子,将眼泪憋回了眼眶,看着闫素素,他轻笑:“进去吧!”

入了大厅,所有的桌椅板凳早就在抄家的那天就被搬空了,只剩下一个空壳房子。

“进来!”

跟着闫凌峰,熟门熟路的穿过大厅,到了后面的小花园,花园里的石桌石椅,有明显被砸过的痕迹,却还算的上完整。

“坐吧!”闫凌峰招呼了闫素素坐下,随后,置身走到花园边上的一处墙壁,只见他伸手掏出了一块松动的墙砖头,里头尽然是空心的,闫凌峰掏了四次,共掏出了三壶一斤装的酒和四个酒杯。

送了一个酒杯到闫素素这边,他神色黯淡道:“这是很久以前,我们放下的,想着以后有一天,等到羽中和紫娜成亲那日,再拿出来喝,这是上好的江南黄酒,你尝尝。”

说着,闫凌峰给闫素素斟了一杯酒。闫素素接过,酒色澄明,香气四溢,入口,行而不走,走而又守,果然是好味道。

“哥?”

“恩?”

“那日抄家,真的没有找到二姐吗?后来,有没有再派人去找过?”

安阳侯被捕的第二天,官府来抄家,闫丞相也亲自前往,却并没有找到闫妮妮。

“爹说了,不必找了,她爱回来就会回来,她不想回来,找回来也没用。”

“你没告诉爹,你身上的伤,是二姐弄的吗?”想必是没有的,不然以闫丞相对闫凌峰的疼爱,别说着闫妮妮回来了,就怕真的找到了,也会当场手刃的闫妮妮。

闫凌峰摇摇头:“毕竟,她也很可怜,算了。”

换了闫素素,其实也不会说的,闫妮妮,虽然可恨,但是想来,也当真是十分的可怜。

母亲没了,姐姐没了,有家不能回,喜欢的男人又逃走了,现在她,孤身一人,不知道身在何方。

“若是有一天二姐回来了,你会不计前嫌接受她吗?”闫素素问道。

“不计前嫌不可能,但是至少,我不会赶她走,就算爹百年了,闫家是我当家,她若是想住下去,我依然会让她住。”

闫素素欣慰一笑:“她在外头走投无路了,总会回来的,她的性子,是吃不得苦的那种人,哥,白雪公主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一直逃避下去?”

“就像你说的,人都住进来了,皇上为了保全面子,必定会逼迫我娶她,呵呵,我是没的选择的,算了,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从小就知道,生在闫家,我的婚姻,就不可能由自己主宰。”

闫凌峰涩笑一声。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几句话,用到闫素素身上,岂不也是通用,只是她比较幸运,遇上的是,是元闵翔。

但是闫凌峰呢?

闫素素知道,闫凌峰对白雪的厌恶是有多么的深刻,总想帮闫凌峰做些什么,闫素素脑海中,瞬间蹦出了一个人:元闵瑞。

既然指婚权在元闵瑞手里,那是不是?

只是,自从上次元闵瑞向她表白后,她便一直避着和他相见,怕他说出什么不当的话或者做出什么不当的举动。

但看着闫凌峰痛苦的样子,闫素素又是于心不忍:“不如,我帮你去求求皇上。让他取消了这门婚事。”

闫凌峰摇头:“若是惹恼了皇上,后果是不堪设想,毕竟白雪是他最疼爱的妹子,白雪以性命相挟的这场婚事,他怎么可能不允。”

闫素素轻笑:“船到桥头自然直,没有试过,怎么会知道,好了,哥哥,择日不如撞日,你这份不值得回忆的友情,祭奠到这里,也该放开了,往后,你就当生命中,从未出现过这些人,好好过你的日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现在进宫,去找皇上,你回家后,也不要和那白雪公主起冲突,毕竟她是公主,我们是臣子。”

“你真去?”

“呵呵,我像是骗哥哥的样子吗?明月,走,我们进宫去,顺道,也该给太后去请个安了,不然,被说了不懂礼数,这罪过可就大了。”闫素素轻笑一声,安慰闫凌峰道,“哥哥也回去吧。”

和闫凌峰告别了出来,刚到申时,若是时间赶到紧,戌时就能回到家。

从被查封的安阳侯出来,闫素素便直奔皇宫而去,因着她王妃的身份,进宫甚是自由,安排了明月在外头一处小宫殿等她,她一人前行,先朝着慈庆宫而去。

给太后去请安,本来是排在每个月初八,十八,和二十八。

以前都是和元闵秦的妻眷一道进宫,现如今元闵秦畏罪自杀,其妻妾子女也一并被贬为了庶民。

女子都送到了军营里的杂役房,男子则是发配边疆,几个幼子,念其是元氏血脉,削了其小郡王郡主的封号,送到了蒙得儿做质子。

所以以后会进宫给太后请安的,只有闫素素一个人,时间,自然也就随意的安排了,不用附和着秦王爷府的女眷的时间。

到了慈庆宫,伺候在太后身边的,是桂嬷嬷,而原本属于苏锦的位置,已经换了一个人。

苏锦自然是早已经被砍了头。

太后见到闫素素,眉心一紧,随后,手里的杯子,重重的砸到了楠木桌子上:“你这是故意要来气死哀家的吗?你不知道哀家最讨厌什么吗?”

闫素素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今日穿着的,是一袭浅粉色的纱裙,脚上蹬着的,也是一双粉色的绣鞋,来的匆忙,她尽然忘记了避讳太后最讨厌的粉色。

太后盛怒,兴师问罪:“怎么不说话了?你这是仗着翔儿对你的宠爱,皇上对你的纵然,你就恃宠而骄,想怕到哀家头上来了吗?”

面对太后的怒意,闫素素不惊不惧,回的不卑不亢:“臣妾不敢。”

“你这还叫不敢,你看看你那叫什么态度。”

这简直就有点无理取闹,闫素素眉心微紧:“因着母后一人不喜欢粉色,所有人就必须跟着你的喜好了吗?有句话叫做眼不见为净,母后既然一点都见不得粉色,不如闭上眼睛来的更好。”

闫素素的这一句没大没小的大胆冒犯,惹的太后跳脚起来:“你算什么东西,你敢教训哀家。”

闫素素轻笑一声,面不改色。

“我可不曾教训母后,只是给母后一个好心的提议罢了,而且,母后你不觉得,你这般做长辈,又是体统吗?

我是进宫来给你请安的,人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你却是劈头盖脸就是对我一番指点,母后以为,你这样,是一个长辈所该为的吗?

我知道母后不喜欢粉色,但是你身为后宫之主,脸一个颜色都忍受不了,容不下,我想知道,母后的心,怎么容得下,这后宫这么多的妃嫔,如何容得下天下黎明百姓?”

闫素素身子傲然挺立这,直把太后气的脸色苍白,颤抖着手,指着闫素素:“你,你,你,来人呢,来人呢!给我掌掴她十个嘴巴,让她知道,嘴不要生的太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