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90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45 2016-05-20 20:10:29

  第190章

起了身,入了花海之中,粉色的衣裙,随着晚风,清扬,飞舞,昏黄的夕阳,打在她的侧脸上,可以清晰的看到,细碎的容貌,如同天鹅绒一般,在她的脸上,辉映出了一层浅黄的薄纱。

一阵花香,席卷而来,果然,带着淡淡的泥土香儿,闫素素走到了花海深处,展开双臂,嘴角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置身这百花丛中的她,忽然问到了一股淡淡的火药味,一转身,身后的景象,让她惊呆了。

七彩一盏盏小灯,隐藏在花丛之中,将花朵,涂抹上了一层七彩的光晕。

那光晕,依然在不断的扩散,空气里的火药味儿,也渐渐的浓起来,虽然有些刺鼻,但是在火药味儿过后,却是一盏盏相继点燃的彩灯。白日里,她尽然没有发现,花间尽然隐藏了这许多的花灯。

回到了亭子,她看到了星月正在把火捻子放袖口里手,不由的问了句:“这就是花田灯?”

元闵翔走时,她听到他对星月吩咐的,等到夜色深了,就点起花田灯。

星月温柔展笑:“是!”

“呵呵,也是王爷的心思?”

“是!王爷说了,王妃是个不俗之人,但凡俗物,都配不上你,所以给你准备了这景象。”

呵呵,不俗之人,他倒是真的高抬了她,不过,比起金银珠宝这些礼物,这花海,无疑更合她的心意。

花田灯,向着远处蔓延,闫素素大抵猜到了,这花田灯,俱是用一条导火线连接着,一但导火线点燃,就会顺延下去,点燃了所有的花田灯,元闵翔的心思,倒真是浪漫的出乎人的意料。

这样的美景,想必是任何一个女人梦寐以求的。

闫素素站在凉亭里,分开才没多久,忽然就开始想念元闵翔了。

“星月!”

“奴婢在!”

“王爷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奴婢也不知道。”

闫素素失笑,就晓得,问星月,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心里想念元闵翔,对他的归期,便多了几分期盼。

“那我再等等吧,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就算不知道他的归期,好歹,也让她知道他的所在。

“王爷正在议事厅呢!”

还在碧水山庄就好!

天际越发的黑沉了,倒是显得那一小盏一小盏的花田灯,越发的明亮,星月又飞上了亭子,点亮了亭子顶上的灯笼,然后,陪闫素素静静的等候着。

从星月方才施展的轻功来看,闫素素就知道了,她的武功不弱。

星月和明月,还当真是十分的不同!

议事厅中,听着任肖遥和余杭姚的汇报,元闵翔显然有些心无旁骛,心里惦记着佳人。

直到任肖遥说到了“元闵秦”这三个字,元闵翔才猛然正色,将闫素素暂时塞回了心底,专心对付眼前的事情。

“果然和他有关,刘老的义子,看来没有说谎。”

大半个月前,托付天下第一镖局刘老,高价聘回当年为了高额的俸银而投靠了梅花镖局的那个男子,后来元闵翔才知道,那人本是刘老的义子,是个孤儿,自幼为刘老所收养。

果然,这是个见钱眼开的人,刘老花了不过五百两银子,就把那人给“骗”了回来。

人回来的,刘老就派人来了闵王府通报,那人五百两银子还来不及消受,就被关进了暗房。

残月拷问的,从那人口中探出梅花镖局背后的人,是朝廷的人,具体是谁不知道,只晓得权势十分的打,梅花镖局这几年,遭了官府无数次调查,都因为男人的斡旋,化险为夷了。

而梅花镖局里的镖师身份,都是伪装,平素里是普通的镖师,走镖押镖局。

但是真是的身份,都是死士刺客,上头下令有任务,他们就会出去执行任务,任务失败,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自杀,被杀。

刘老的义子是那种贪财惜命的人,又有点小聪明,所以当年知道了镖局的性质后,就隐藏了一身好武功,做了一个吃闲饭的“笨蛋”,这样才逃过了被派出去执行任务的命令,而是专做些打杂的体力活。

因着梅花镖局给的俸禄还算丰厚,也并不派他出去赴死,所以他也没有起过逃跑之心。

至到前几日,他的老主顾,天下第一镖局的人,尽然派人来寻他,给了他五百两银子当报酬,挖角他回来,当夜,他就偷偷的随着天下第一镖局的人,溜了回来。

回来后,就被关了起来。在残月的拷问下,他将自己知道的,都和盘托出。

从刘老义子那得到消息后,元闵翔修养了几日,待得身子完全复原后,就带着任肖遥和余杭姚一起南下,余杭姚本就是江南第一富商,人脉极其广泛,财力之大,愿意为他效劳的人比比皆是。

是以,将调查的目标缩小到了元闵秦和梅花镖局之间,才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调查出了,元闵秦,确实去过梅花镖局,而且,不止一次,曾经一次。

只是每次过去,都是以不同的脸孔。

只是有一次,脸上起了疹子,带不得人皮面具,才戴了纱帽,以真面目前往。

那人皮面具,想必定然是出自安定侯之手,捕获安定侯,抄安阳侯府的时候,搜出了大量的人皮面具,甚至,有元闵翔的。

闫素素曾经提醒元闵翔,那个绑架自己的人里头,有一个极高超的易容高手,元闵翔看到那堆人皮面具后,便晓得,那人必定就是安定侯了。

那日,元闵秦因为面上起了疹子,带不平整面具,才不得不以真面目示人。

从余杭姚调查来的时间来看,是去年春天光景。

元闵翔犹然还有点记忆,去年春天的时候,元闵秦确实因为吃了几只虾,身上脸上,都起了红疹子,还惊动了宫里的太医全体出动,给他医治,若是时间相对,那肯定就是那次了。

透露给余杭姚这些信息的人,是一个曾在梅花镖局门口行乞的小乞丐,他曾经是个混江湖的,对人皮面具,甚是精通,后来因为得罪了一些人,所以被逼迫至行乞埋名的地步。受过余杭姚的恩惠。

据他透露,元闵秦基本两三个月就会来梅花镖局一趟,小乞丐认得他的身段,每次就算他带着不同的面具来,他也知晓这必定是同一个人。

后有一次,元闵秦面上起疹,真人现身,戴着纱帽,风吹纱起,小乞丐才见到了他的真面目,并且记了下来。

本只当做无聊之举,不想,尽然能帮上余杭姚的忙。

元闵秦的身份,由此,也拨开了那层将散未散的云雾,彻底的暴露了清楚。

若然,梅花镖局是他的,而云顶山的刺杀事件,和元闵秦,必定也是脱不了干系了。

余杭姚带给元闵翔这个消息后,元闵翔便晓得,云闵秦的营地,怕是就建在梅花镖局,而安阳侯安定侯等人的下属,必定也是梅花山庄的人,因为西陵行刺事件,那些此刻被捕后,均自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