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93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47 2016-05-23 20:27:01

  第193章

“别人是因材施教,因地制宜,你倒好,因人施地。”

“这对她们两都好,星月好像回来了。”闫素素随着元闵翔的话,看向对面绸缎铺子,果然见星月抱着一块大红色的缎子,自里头走了出来。

“大红色的,莫不是要做喜服,再娶一个?”闫素素打趣道,才记起元闵翔只让新月下去裁步子,却没有告诉新月什么颜色,看着新月,一挑,就是这么一块纯色的大红缎子。

听着闫素素的打趣,元闵翔倒也皮了起来:“若是夫人同意,我自然是百般愿意。”

“你倒是敢!”闫素素故作凶颜,瞪视着元闵翔。

元闵翔爽笑了起来:“家有母夜叉坐镇,岂敢黄杏出墙。”

闫素素扑哧一声便笑了,别人是红杏出墙,他倒好,给她造个黄杏出墙,这人,有时候当真让人怀疑,平素里那对下属严肃的不苟一笑的男人,到底是不是眼前之人。

正笑着,星月回来了,把缎子放到了元闵翔面前:“主子,这块可好。”

元闵翔点点头:“颜色过艳,算了,是我没有交代清楚,素素,吃饱没,吃饱了,就让星月在这用膳,我和你,过去挑,你的衣裙,总也是几件淡色的,我给你亲自挑选一块,颜色深些的。”

原来是要给她做新衣裳,闫素素忙道:“不要再铺张浪费了,我的衣服,堆叠如山,这辈子都怕是穿不完了,还有,谁告诉你我没有深色的衣裳,多着呢,你若是想看,下次我穿便是。”

他却不依,上前拉住了她的手:“一起去看看吧,走!”

那总奇怪的感觉,又来了,总觉得元闵翔不是带她去看料子,而是在计划着什么东西。

这种感觉一袭来,闫素素也便没有拒绝,由着元闵翔拉着自己往那绸缎铺子去。

进了绸缎铺子,元闵翔神色很是平常的将缎子比到她身上,评论着那缎子和她肤色相不相称之类的话。

将柜台上的几匹丝绸都看了遍,元闵翔似十分的失望,道:“都不好看,果然是小店,没有什么入得了眼的东西。”

掌柜的就在身边呢,闫素素忙轻轻的捏了捏他的手,这般当着人家的面批评人家的东西,未免也太不厚道了。

哪料到元闵翔全不以为然,继续批判道:“都说江南丝绸甲天下,我看也无非如此。”

掌柜的,脸色微微有些尴尬,又有些愠怒,不过态度却是十分的温和:“这位老爷,没有看得上的吗?”

元闵翔摇摇头,少不了几句碎碎念:“浪费了时间,看的尽是这些下等货色。”

“翔!”闫素素轻喝了他一声,转而对掌柜抱歉,“他眼界高,你不要介意。”

掌柜的轻笑一声:“老爷既然眼界高,那我给你看一匹绝世好缎,请随我来里屋,是我的镇店之宝,看能不能入得了老爷的眼睛。”

“不必了,既然是镇店之宝,我们……”

闫素素忙推却,元闵翔却是很好意思的一口答应了下来。

“好!”

当真对今日的元闵翔颇为无奈,总觉得他怪异的很,平素里虽然冷淡了些,却也不是这般嚣张为人。

闫素素不知道,这权势元闵翔导演的一场戏,当两人随着掌柜的进屋不久,就有一双男女,从同一间屋子,却是另一个房门走了出来。

那女人都脸看的并不清楚,但是身上的衣着和闫素素的一模一样,而那男人,却是长着一张和元闵翔一模一样的俊容,衣着,自然也和元闵翔的一般无二,丝毫不差,脸腰间别着的红色福字玛瑙玉佩,都是一模一样。

那一双男女从内室出来后,男人低头在女人耳边说了些什么,女人娇笑着低下了头去,埋在男人的臂弯中,脸,更是看不清楚了。

且说闫素素和元闵翔在里头看所谓的镇店之宝,却是十分之华贵,不过那上头大朵的金红色的牡丹,却让闫素素“吃不消”。

“太艳了,我想不适合我穿。”她抬头,看向元闵翔。

元闵翔轻笑:“是吗?我看合适,掌柜,看看给她做一身留仙裙,需要多少布料。”

“夫人的身段,若是要做的简约,倒用不了多少,若是要做的繁冗复杂,那恐怕得用上这里半匹缎子了。”掌柜的恭顺的回道。

“叫个女裁缝进来,给她丈量身段,绘制几个衣服样子给我,我瞧瞧。”

“是,老爷!”掌柜的应声,出去叫人。

闫素素摸着那缎子,回头对着元闵翔轻笑了一声:“怎么的,脸衣裳,都要在这做好了去?”

“先量下,选下样子,若是赶工,明后日必能出来,这缎子,极是华贵,你平素里,就是穿的太素雅了。”这所谓的两身段,做衣服,其实都不过是为了将闫素素拖延在里头,不过也算是出自元闵翔的真心。

闫素素人生的是极美的,只是她从来都不以自己的容貌自居,所以穿衣打扮上,都是往低调了去,元闵翔向给她买全天下最美丽的霓裳霞衣,让她的美的光彩四射,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羡慕他有这么一个妻子。

掌柜的出去后许久才回来,同时带着的,是一个女裁缝,裁缝给闫素素量身段的时候,掌柜的走到了元闵翔跟前,比了个手势,元闵翔几不可见的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

果然,元闵秦,怎可能放过这绝佳的刺杀他的机会。

那个伪装的元闵秦,已经被盯上了,跟踪他的,是两中年男子,掌柜的比的那个手势来看,元闵翔就知道,余杭姚的眼线已经查明,这两个中年男子,正是梅花镖局的镖师。

看了眼闫素素,元闵翔道:“我出去一下,一会儿,星月回过来陪你。”

“好!”总觉得他今天好似有事要办,她也不好耽搁他。

闻言,元闵翔给闫素素留了个轻笑,从大门出去,却并为走向大门,而是在一边的偏间,换了一身行头,一身轻便不招眼的平民装束。

走到半盏茶的功夫,他便追上了那尾随着“替身元闵翔”的两个镖师。

替身元闵翔故意往着人少点地方去,而那两个镖师,也是寸步不离的跟随着。

替身元闵翔忽然拐入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往着小巷深处去,那两个镖师,也紧随而去,元闵翔一个纵身,跃上了不远处的屋顶,蹲身前行,从上空紧跟着那两个镖师。

小巷深处,忽然之间,传来了一阵打斗的声音,不一忽儿,声音渐消,那替身元闵翔被生擒了,嘴上塞了一块白布,而他的身边,躺着替身闫素素的尸体。

若是仔细看,不难发现,这个闫素素,身段较之元闵翔的闫素素,要稍微大一些,而且嘴眼口鼻,都不及元闵翔的闫素素精致,只可惜这些此刻,和闫素素也不见过几面而已,是以尽然没有假的闫素素认出来,而是绑了替身元闵翔,丢下了替身闫素素,往小巷尽头,迅速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