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89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74 2016-05-19 20:10:51

  第189章

花枝夹道,鹅卵石小径的尽头,是一方偌大的水池,风一吹,温热水汽扑面而来,染了闫素素一头一脸的舒服。

腾腾袅袅的热气,不住的从水池中冒出来,水池上,飘着几朵睡莲,就在闫素素诧异温泉之中如何会有盛开的温泉之时,才赫然发现,清澈见底的水池中,仅见莲花荷叶,却并不见根茎。

原来,是假花,却居然能做到如此惟妙惟肖,当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这水池中央,另一绝,当属池子当总一个半隐半现的棋盘了,回身看向元闵翔,闫素素打趣道:“这又是你的想法?”

“呵呵!”元闵翔不答,但光是从他的笑意中,闫素素就知道,这水中棋盘,定然也是元闵翔的设计了,这个男人,平素里看上去冷酷严肃的,不想脑子里,居然也有如此多的浪漫点子。

“可以下去吗?”方才一番欢爱,弄的全身汗涔涔的,闫素素还真的想要下水沐浴一番。

“恩!你先下去,我一会就来。”

“好!”闫素素也不问他是去做什么,径自褪下了外衫,里衣,只剩下肚兜,亵裤,便要下水。

本已经往来时的路走出去的元闵翔,忽然回过头来,修长的指尖,勾住了闫素素的肚兜带子。

“就你我,还不让自己洗的痛快些,穿着这些累赘的做什么?”

闫素素脸一红,瞪了元闵翔一眼:“我就喜欢,你管我。”

元闵翔宠溺的一笑,大掌,还是除去了闫素素仅身的几块遮羞布,然后,才又转了身:“我就来,池水不深,不用怕。”

闫素素下了水,赶紧把自己藏了起来,对他催道:“快些去吧,我等你。”

这一句我等你,极具温馨意味,元闵翔不再耽搁,直接转身,进了小径左岔路尽头的竹屋,不一会儿,拿了两个杯子,一壶酒,还有一盘子已经切成了块,去了皮的水果出来。

“过来岸边,把这些放到棋桌子上去。”他对着水中的她招呼。

闫素素好奇的问道:“谁给准备下的?”

“呵呵,自然是这山庄里的丫鬟。”

也是,瞧她笨的,这偌大的一个山庄,怎么可能没人在打理,想必是得知了元闵翔等要下来的消息,所以早就准备了妥当。

结果了酒壶酒杯和水果,闫素素一步步挪到了中间的棋抬上,将东西都放在了上头,一回头,身子忽然被紧紧的抱住,她猛吃了一惊,回过头,却发现是元闵翔,不由的惊了一句:“怎么下来的,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没有听到他脱衣服的声音,也没有听到他下水的声音。

元闵翔笑的得意:“若是我不想让你发现,就算你盯着我,我照样能在你面前悄无声息的消失。”

“吹牛!”闫素素娇笑一声,拍了拍他的手,“放开我。”

大掌非但没有松开她,反倒把她抱的更紧,俊脸贴近了她的裸背,孩子气的左右摩挲了起来:“素素,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我的,是吗?”

闫素素轻笑,不作答。

他有些急:“是不是,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我?”

闫素素布设好了一切,转过了身,双腿勾住了他的腰肢,如一条妖娆的蛇一样,攀住了他整人:“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直到你不要我的那天。”

他紧张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我会爱你,知道你不爱我的那天。”

温情,在这本就温热的温泉池中蔓延,闫素素和元闵翔,深情的眸子里,只看得到对方,情款款,意浓浓。

泡完温泉,竹屋里有备用的衣服,闫素素挑选了一件浅绿色的素色长裙,尚湿濡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暮色沉沉,夕阳西下,两人牵手,走在花海之中,画面之宁静温馨,当真让人不舍得打破。

却是,不得不打破。

“王爷!王妃!”亭子里,站着一个丫鬟,仔细一看,不正是明月。

闫素素有些略略吃惊:“明月,也来了?”

“不是,这是明月的胞姐,叫做星月。”

怎么,闫素素从来没有听明月说起过,她还有个胞姐。

走近一看,这女子虽然和明月生的十分想象,但是气质,却是全然不同的。

若是说明月调皮,这个女子浑身散发的,却是一种叫做沉稳的气息。

“奴婢星月,给王爷王妃请安。”

“起吧,有事?”元闵翔问道。

“任公子和余老板回来了,等王爷过去一趟呢!”那女子言辞间虽然恭顺,却不似明月,给人一种蓄意讨好的谄媚感。

元闵翔微微颔首:“我知道了,你陪王妃这此处等我,一会儿,叫人掌了花田灯,晚膳,我若是回来,就回来再上,我若是不回来了,会拆人送过来,你伺候王妃先用。”

“是,奴婢明白。”

“素素——”转过身,元闵翔抱歉的看着闫素素,“我要先离开一会儿。”

“去吧!”闫素素轻笑一声,抬了抬下巴。

“那我走了!”虽是不想离开,元闵翔最终,还是恋恋不舍的消失在了花海之中。

元闵翔一走,那叫做星月的丫鬟,就向闫素素请示道:“王妃想不想喝茶,奴婢给你去准备。”

“不用麻烦了,方才喝过酒,并不口渴,你——叫做星月是吗?”

“是,王妃。”星月回的恭顺,却简介,言辞间,绝你不拖泥带水啰里吧嗦一大堆,和明月的性子,还当真是天差地别。

“和明月是同胞姐妹?”

星月点点头:“是,明月给王妃添麻烦了!”

“呵呵,没有!”闫素素柔笑一声,坐了下来,对着星月道,“也坐吧。”

“奴婢不敢!”星月微微诧异。

“坐吧,也没有别人,这片花海,是什么时候种下的?”

既闫素素两番要求,星月也就不再推脱,落了座,她环了一眼暮霭之下,披挂了一层昏黄光晕的花海的,道:“这花海,是昨天才落成这般规模的,王爷前两天飞鸽传书,说让我们在此处辟出一片花海来,我们紧着时间赶工,才好歹完成的。”

一天时间……

闫素素简直不敢相信。

“短短一天,如何做到的?这么多花,这么浩大的工程?”

星月温婉答话:“呵呵,有钱能使鬼推磨,不过是雇佣了一万多人,一般去四处搜罗花朵,一半开垦这块土地,王妃闻不到,这花香中,有一股泥土的清香味儿吗?”

闫素素已经无法做了思考,前两天,她们刚从京城出发,元闵翔居然,为了博她欢心,弄了如此打一片花的海洋出来,时间,只是短短的一天。

闫素素忽然之间举得,自己,当真是成了个罪人,一个纵容了元闵翔铺张浪费的罪人。

不过,心里头,却是依然甜的好似浇灌了蜜汁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