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85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00 2016-05-15 20:10:01

  第185章

索性,她理智还在,知道杀了闫素素,一切都会回到起点,逃生的机会,也会由此丢失,是以,控住了力道,把匕首松了开来。

“羽中,哥哥,你们两还能自己走嘛?”

安阳侯伤的极重,早就昏迷了过去,安定侯还可以,勉强还能站住,当看到紫娜后,他大为吃惊,不是说已经给了紫娜一个痛快了吗?待再看清紫娜挟持之人后,他更是大惊失色:“紫娜,你做什么?”

他吼道。

确定安定侯还能说话,还能走路,还有力气,紫娜送了一口气:“羽中,你搀上哥哥,我们走,有她在手,我不怕他们能把我们怎么样。给我们开门!”

她挟持着闫素素,先往外退,元闵瑞一步上前,要跟随,却被她喝了回去:“站住,站在这里,不许跟着,不许动,如果谁胆敢妄动,我就让她死,让她死。”

“紫娜,你不要轻举妄动。”说话劝的,居然是安定侯。

紫娜以为,安定后记挂着闫素素曾经对她有救命之恩,不由的恨声道:“你这个不成器的人,就算她曾经救过我一命,但是我们现在会变成这样,也都是她害的,赶紧背上哥哥,我们快走。”

知道此刻不便将闫素素的身份曝露,而且有一线逃命的生机,谁会放过,大不了稍候,和紫娜解释清楚,再放了闫素素回来。

利落的背起安阳侯,安定侯的步子都有些踉跄,毕竟他自己,受伤也是颇重。

扭扭歪歪的逃到了宗人府外头,里头的人,因为紫娜的话,一个都不敢追出来。

一路往前,黑暗之中,紫娜虽然有闫素素这王牌在手,却也有些慌不折路。

“往东南走,有一处小门!”闫素素的陡然开口,让紫娜吓了一跳,手里的匕首一颤。

“闭嘴,你给我!”紧了紧匕首,她恨声道却听得安定侯道:“听她的。”

紫娜愕然:“羽中,她会害死我们的。”

“紫娜,有些事我不能现在告诉你,你听她的,不会错,赶紧走吧,我已经背不动哥哥了。”

“安定侯……”

“呵呵,还什么安定侯,叫我羽中吧!”安定侯涩笑一声,道。

紫娜听得两人之间关系尽然如此亲近,不由的心生酸意,目光黯淡了许多。

“好吧,听你的,往东南,然后呢?”

“先过去,那边有一处小门。”

“恩!”匕首,依然是放在闫素素脖子上的,以防被闫素素耍弄了。

东南面,果然有一扇小门,小门过去,是一个院子。

“再往哪里?”左拐,往前一直走,就可以出去!

这是个宫里送夜香出去的小门,闫素素会知道,也是因为闫玲玲去世的那一个月,她为了避人口舌,在闵王府修养了一个多月,那一个多月里,她预览过皇宫的地图,有些记忆。

四人一路退去,路上都是太平,但是闫素素知道,肯定不可能这么简单,元闵瑞既然要保她性命,自然不可能放任紫娜不管,不然保不准紫娜利用完了她这个人质,就来个杀人灭口。

出了宫,便是一条环城河,河岸上有小船一艘,闫素素左右顾盼一番,忽然压低了声音道:“上船。”

紫娜蹙眉:“做什么?”

“上船后,驶到和环城河的中央,一直往前,不要停留,后面,跟着人。”她压低了声音道。

紫娜惊:“你怎么知道,后面跟着人。”

“方才,我看到了一个黑影,急速的窜了过去,快上船,如果再陆地上逃跑,很容易被跟踪,环城河中断,有一条岔路,通向湖海。”逃亡路线,闫素素都给对方拟定了精确。

紫娜虽然不甘心听闫素素只会,却为了逃命,加上晓得沈羽中已经乏力了,恐是再也走不了了,也只能上了船。

划了一晚上的船,天亮光景,死人终于到了空阔的海面上,为了躲身,把船只隐藏在了一处暗礁,任谁都发现不了。

春天的清晨,天气甚寒,闫素素见紫娜冷的瑟瑟发抖,便脱下了自己外头的罩衫,送到了紫娜手里:“穿上。”

紫娜一怔,冷声道:“嗟来之食,我才不吃。”

闫素素失笑,将衣服塞入了她的手中:“你是这之中,唯一一个身子好点的,若是连你也病倒了,那如何了得,我身上,还有些碎银子,这些金银首饰,也都拿去,把我放在这暗礁上吧,这里过往船队甚多,而且宫里的人,估计很快就会追来,到时候,我自己会回去。”

“凭什么要放了你?”紫娜冷声道。

“紫娜!”沈羽中低喝了一声。

紫娜只觉得委屈:“是因为,你喜欢她是吗?”

“你!哎!”沈羽中叹了口气,轻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你可曾记得,我和你说过,哥哥有个走散了的姐姐。”

“恩,记得,那和她有什么关系,除非她是不老妖精,还能做做哥哥的姐姐。”

“她不是哥哥的姐姐,而是哥哥姐姐的女儿。”

紫娜一下子,没缓过来,待想明白后,愕然大惊:“你说什么?”

“闫府三夫人,闫素素的生母,是哥哥失散了多年的姐姐。”

“什,什么?”紫娜犹然震惊。

安定侯也不再重复第三遍了,看了看天色,对紫娜道:“傍晚时分,许会下场暴雨,赶紧把她放在这里,我们走吧,哥哥的身子,也折腾不起了,若是再不找到大夫,可能会……”

紫楠看了一眼残破的如同一个破布娃娃的安阳侯,眼泪哗啦落了下来,伸手,扯下了闫素素递给她的衣服,盖在了安阳侯身上。

“你,下船吧,回去告诉那你爹和那太后老妖精,总有一天,我们会卷土重来的!”

闫素素眉心微微一紧,只想着救安阳侯,却没有想过,救出安阳侯后,又会生发出多少的事情。

“不要让仇恨,蒙蔽了自己的心。羽中,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事?”

“说!”

“若是可以,带着我哥哥回蒙得儿,今生今世,都不要再踏入中原了。”闫素素实在不想,让王氏看到丈夫和兄弟残杀的景象。

沈羽中看了一眼安阳侯,苦笑一声:“如若知道会是如此光景,一开始,我们就不该踏入中原,放心吧,刺杀了太后统共五次了,一次都没有成功,我早就知道了,我们和你们,就是以卵击石。”

闫素素放心一笑:“时候不早了,你么赶紧走吧!”

“你在这,真的会有人来接你?”

“放心,一天不来,我等两天,两天不来,我等三天,王爷和我爹,定然会派人来接我的。”

给了沈羽中一个安心,闫素素径自下了船,站在一块巨大的礁石上,对着沈羽中和紫娜挥挥手:“就此别过了。”

紫娜对闫素素,始终是充满了敌意,理都不去理会她,径自顾自己划了船前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