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92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71 2016-05-22 20:10:29

  第192章

闫素素轻笑一声:“这难道,是个什么见不得人的赌约?”

“倒也不是,你或许知道,杭姚喜画,虽然是个商人,却是个十分高雅之人。我和他初遇,是在……”

回忆的车轮,可是倒转回七年前,当元闵翔将自己和余杭姚相识经过的故事尽数告诉闫素素后,闫素素早就笑的乐不可支了。

“果然是卑鄙的,翔,你真坏,哈哈!”看着她笑的开怀的样子,这一句“卑鄙”,都被骂的舒畅。

他也跟着大笑起来:“当日的我,还未成年,所以,还是个小人。”

这自贬的“小人”二字,又惹的闫素素笑的前俯后仰,“果真是个小人,呵呵,可怜那余杭姚,不知你是王爷,尽然和你打赌,看谁能现拿到皇上的墨宝,哈哈,这场赌约,他是注定要输的,毕竟,皇上的墨宝,你伸手可得,要多少,有多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啊!”

“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呵呵,此言差矣,你或许不知道,皇兄可是惜墨如金,从不轻易出送墨宝,我当年,也是费了不少功夫,才讨到的。”回忆起当年,只觉得儿时的时光,虽然幼稚,却也是快乐的,元闵翔的心,都不由的放了柔软。

闫素素送了一筷百合酥到元闵翔碗中:“皇上惜墨如金,倒是真不知道,不过皇上的画,我是见过的,当真是笔下生风,绘景画物,都是惟妙惟肖。”

听懂闫素素称赞元闵瑞,元闵翔稍事吃味,送了一粒元宝球到闫素素口中,不给她继续夸赞元闵瑞的机会。

“素素!”

“恩?”

“你生平,有没有做过什么事,记的十分深刻的。”

咀嚼元宝球的贝齿,稍稍的停止了一下,随后,她打了个哈哈道:“能有什么,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你向我提亲之前,我一直就是个不受宠的庶小姐,住在下人房中,有,也都是痛苦的记忆,我不想提起。”

元闵翔心口一疼,放下筷子,将她的素手,紧紧的放入了掌心之中,合拢:“你以前没得到的疼爱,下辈子,我会加倍给你。”

心底一暖,闫素素小鸟依人的偎入了元闵翔的怀中,元闵翔揽住了她的腰肢,紧紧的,似要把她揉入骨血之中。

闫素素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幸福的微笑。

原来爱和被爱,尽然是这么美妙的滋味。

江南行的第三天,元闵翔第一次带了闫素素出门,因为残月的这处屋子地处郊外,所以他们还是先雇了一辆马车,走了小半个时辰,才到了最近的市集。

红叶城,听名字,给人非常秋天的感觉,让人想到霜叶红于二月的枫叶。

及至进了城,江南的韵味便足了起来。

河湖交错,水网纵横,小桥流水、吴侬细语、丝竹声声,如诗如画;进城门,往东去,便是红叶城最为热闹的人中街。

街道的名字会取的如此其他,在街头石碑上有书,是因为从红叶山顶看来,红也成整个如同一个巨大的人脸,而这人中街,正好像这整张脸的人中部位,是以取名人中街。

“你若是来办事的,可以让星月陪着我,你去做事便好。”这几日来,元闵翔几乎是寸步都不曾离开过她,闫素素还真怕自己耽误了他的正事,被人指着鼻子骂红颜祸水了。

“今日,是来陪你逛一日街巷的,你喜欢什么,我都买给你!”牵起她的手,他目光温柔。

“当真没事,千万不要让我给耽搁了。”

“当真没事!”

闫素素莞尔一笑,梨涡浅浅:“总觉得,我霸着你了。”

看进她的眸子,他道:“偏生,我就愿意让你霸着。”

这样的回答,还真让人哭笑不得,哪有这样的人,也不看看,这是在哪里,也不看看,身边还跟着星月。

不敢和他继续这个话题,怕他说话更不知收敛,她拉起了他的手,往人群中走去:“那头去瞧瞧,好生热闹。”

看着不远处层层叠叠的围了三圈人,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随她拉着凑了过去,星月紧随其后,时刻注意的周边所有人的一举一动。

那绕着三圈人的地方,原是有人在卖艺,闫素素踮起脚尖看了会儿,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吞刀吐火耍十八般兵器,如今身临其境的看来,当真是新奇,闫素素一时兴起,看不太真切,便急着往人群里挤。

元闵翔却一把拉住了她:“素素,我们去那头吧,这人太多。”

从元闵翔担忧的眼光中,闫素素直觉这次出来游玩,好似在防备着什么。

轻笑一声,她也不将自己的疑问说出来,只是顺从道:“听你的。”

云闵翔欣慰一笑。

虽然你这是光天化日,云闵秦不用一定会动手,但若是元闵秦知道他们下江南游玩了,派人跟踪了他们,并且真的埋伏了刺客在人群中,当真是防不胜防的,元闵翔已经无法再多忍受一次,差点失去闫素素的痛苦,虽然今天带闫素素出来,却是有点目的不纯,但是只要不往人多处去,他的防范措施,却是做的极佳的。

随后的逛街,闫素素都由着元闵翔安排,玩的,倒是依然进行,中午时分,三人是在一家普通的不起色的小馆子要了个桌子,点了七八个小菜,要了一壶酒。

酒菜上齐,小二就给三人招呼了一个“请”字,径自退了下去。

这小酒楼,虽然看上去很是普通,但是这厨子的手艺,倒是不错,自然,吃过余杭姚的手艺,这些只能算是粗糙劣食了,只是就这中酒楼的水平而言,还是值得夸赞道。

闫素素并不挑剔,倒是元闵翔,吃的不多。

“呵呵,怎么不吃?”送了一筷子盐水鸡到元闵翔碗中,闫素素笑问道。

元闵翔回了她一个笑容:“不怎么饿,星月,你去给我到对面锦缎铺子,撕两尺缎子来。”

“是,主子!”星月领命,退了下去。

闫素素不解:“怎么忽然心血来潮,要买缎子了,吃完不能去?”

“反正星月闲着也无事。”

也是,闫素素招呼过星月坐下一起用膳,但是今日有元闵翔在场,她怎么都放不开胆子落座,只是侯在一边,说自己不饿,闫素素也奈何不了她,只能由了她。

看着星月走下楼,进了对面的绸缎铺子,闫素素笑道:“和明月,倒是完全两个性子。”

“是,明月不及星月稳重。”

“那何以你要将明月留在身边,而新月放在碧水山庄?”闫素素问道。

元闵翔的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绸缎铺,嘴角一勾,回转了头,答:“星月性子太沉闷,不适合在京城生活,相反明月性子活泼,和府邸里的几个旧人,都能相处开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