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91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17 2016-05-21 20:10:31

  第191章

以这行事作风推断,却是梅花镖局的刺客武士无虞了。

既然营地就在梅花镖局,且每次调查梅花镖局,都是暗中进行,元闵秦定然不知道,梅花镖局已经暴露了。

以此来看,元闵秦逃匿后,最有可能的藏身之所,就是梅花镖局了。

就算不是在梅花镖局,到时候顺蔓摸瓜,要找到元闵秦,也不会是什么难事。

“杭姚,这次查探,可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绝无打草惊蛇,主子,下一步,如何?”余杭姚虽然看着木讷憨实,为人却是十分的谨慎。

“先不动声色,我南下的消息,定然已经传到了他们耳中,必定已经引起了他们的警惕,我们只当做游山玩水微服私访来了,肖遥,那次城南墙角,他已经见过你,知道你是我的人,你这几日,不必出去,就在碧水山庄待着,我和素素去哪里,你就跟去哪里,当是保护我们出来游玩。杭姚,明日傍晚,你找几个精通地理的人来,我要你们从这里开始,只三天内,挖一条地道,通向梅花山庄。”

“是,主子!”余杭姚和任肖遥同时答应。

“杭姚,还有一件事,必须要你去做,而且,要你亲自去做。”元闵翔,神色严肃的看向余杭姚。

余杭姚也十分严肃的道:“主子尽管吩咐。”

气氛如此绷紧,元闵翔说的话,却让余杭姚嘴角抽搐。

“今日我和素素的晚上,我要你,亲自下厨。”

在一片花海中等了许久,元闵翔才回来,随着他走来的,还有一行婢女,每个人手中,都拖着一个乌木托盘。

走的近了,闫素素才发现,那托盘里盛的,是一盘盘精致美味的佳肴。

步入了亭子,元闵翔就过来揽住了闫素素的腰肢:“等久了吧?”

闫素素摇头,轻笑:“欣赏着美景,倒也不觉得时间过的慢,只是当真有些饿了。”

“上菜!”一听闫素素说饿了,元闵翔便吩咐下人布菜。

闫素素注意到了,每一道菜,都被盛放在一个个精致的牡丹花叠中,婢女们没上一个菜,就会唱诺一番。

红牡丹碟盛珍珠雪耳清炒鳝丝,粉牡丹碟盛清蒸八宝猪,绿牡丹碗盛清拌蟹肉,黄牡丹碗盛莲香一品官燕,墨紫牡丹碗盛金鱼豆沙糕,粉蓝牡丹碗盛绣球云片百合酥,白牡丹盘盛富贵花开元宝球……

总共十二道菜,用的是不同釉色烧制,看去,七彩流光,当真是让人胃口大开。

“就两个人吃,何必如此铺张浪费?”闫素素轻嗔道。

元闵翔不以为意:“尝尝,味道如何!”

大手,握了筷子,夹了一筷子蟹肉,送到了闫素素的檀口中。

闫素素顿举香气四溢,在口中渐渐散开,余味袅袅,入吼犹在,不由的赞了一句:“好滋味。”

“这道菜,是杭姚的难受好菜,再尝尝这个元宝球,杭姚三绝之一。”

闫素素有些微惊:“余杭姚做的?”

“瞧你那吃惊样儿,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有何好惊讶的。”

闫素素确实知道余杭姚是做什么的,事实上那日觉得余杭姚甚是熟悉,次日她便问了元闵翔,当然得知了余杭姚的真实身份便是那个:拥有天下第一名点楼、天下第一绸缎铺、天下第一绣庄以及天下第一玉石屋这四大产业的江南第一富商,富可敌国的余杭姚。

当时她还不敢置信的连问了元闵翔三遍:“真的吗?”

直到元闵翔微微皱眉,她才忙道:“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真实这么厉害的人物,居然,居然是你坐下四大公子之一,我是当真没有想道。”

对于这个事实,闫素素现在其实还是有点消化不过来,不过每每看到余杭姚对元闵翔的恭顺态度后,她又是不得不信,元闵翔当真是余杭姚的主子。

余杭姚拥有天下第一名点楼闫素素是知道的,但是却不晓得,余杭姚的厨艺居然如此了得。

那么?

“他织布纺纱,刺绣绘画,以及赌石买金的能力,是不是也和厨艺一般精湛。”

闫素素可是记得,除却天下第一名点楼外,余杭姚还拥有天下第一绸缎铺、天下第一绣庄以及天下第一玉石屋这别的三大产业。

闻言,元闵翔大笑了起来:“素素,你能想象,一个男人织布纺纱,刺绣的景象,那我便是福了你。你可能不知道,杭姚就是靠厨艺发家的。”

元闵翔坐下四大公子,闫素素记得,他曾和她说起过残月和任肖遥的身世,其余两个,她还当真是全不了解。

只知道蝶谷仙是个江湖游医,脾气古怪,只医平民,不治官宦。

当然,也晓得余杭姚是天下第一富商,富可敌国。

对于余杭姚是靠厨艺发家的事情,她还当真是头一回听闻。

“你是说,他现在如此打的产业,发源之处,便是他的厨艺?”

又夹了一筷子珍珠雪耳清炒鳝丝送到闫素素的口中,他笑道:“你尝过了,你便知道,仅凭一手好厨艺发家,对杭姚来说,并非难事。”

却是,闫素素可以说,就算是现代烹饪技术如此发达,调味料如此之齐全,也做不出这浑然天成的美味。

“呵呵呵,他倒是个奇人。”

“我就爱搜罗奇人。”

也是,试问元闵翔身边,哪个人不奇了?

一个神出鬼没的蝶谷仙。

一个翩然若仙的任肖遥。

一个精通机璜的残月。

一个富甲天下的余杭姚。

有这个四个人的辅佐,不是闫素素胡猜,而是她肯定,就算元闵翔觊觎元闵瑞的位置,要得到,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我知道你对残月和逍遥有恩,他们才归顺与于你,任你差遣,好三谷又是因为投缘,所以他和你做了朋友,但是余杭姚呢?”

“呵呵,你猜!”

元闵翔按了闫素素坐下,边吃边和她聊。

星月等已经退了出去,在亭子十米开外候着。

闫素素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回道:“和三谷一样,是因为投缘?”

“非也!”

“那你对他也有过救命之恩?”

“也非!”

这两个都不是,教闫素素如何再猜,可爱的嘟了下唇,她抱怨道:“这范围如此之广,我如何猜得着。”

“好吧,我告诉你了——快吃,小心凉了。我和他的故事,可长着呢!”

闫素素莞尔一笑,动了筷子。

“恩!”

元闵翔抿一口黄酒,笑容优雅又温柔:“我和他之间,是因为一幅画,一个赌约。”

“一幅画,一个赌约?”

“呵呵,说出来,你可莫要道我太过卑鄙!”元闵翔先给自己买了个好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