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83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188 2016-05-13 20:11:50

  第183章

一家三口,在太医院哭做了一团,直到天色转了黑,闫丞相因为皇上召见离开,屋子里,才只剩下了闫素素和王氏两人。

闫丞相一走,王氏再也忍不住,急切的问道:“素素,你小舅舅,怎么样了,恩?”

瘦弱的手,抓的闫素素生疼。

“娘,他好着,你别担心!”知道若是将实情相告,恐王氏会伤心欲绝,她现在刚刚小产,情绪不宜波动,所以,闫素素说了个谎来安慰她。

“素素,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直接告诉娘,你知道的,娘在这个世上,就你小舅舅这么一个同族亲人了,这些娘,娘暗中找的他有多苦,你知道的,为什么,孩子?为什么你不告诉娘?”

闫素素我从回答,只是控住了王氏的肩膀,把她放回到了床上:“娘,你需要静养,不要激动。”

“叫我如何不激动,素素,娘不怪你瞒着娘,娘知道你是为了娘好,但是有一个事儿,娘求你!”

闫素素一个激灵,她就知道,王氏总归会开这个口的。

“娘,我也无能为力!”不等王氏说出请求,闫素素就拒绝了她。

王氏的泪,哗然落下:“素素,你救救你小舅舅吧,素素!娘给你磕头,娘给你磕头了。”

闫素素有些气,有些恼:“娘,你让我怎么救?你知不知道,除非搭上我的性命,一命换一命,我才可能就的了他。”

以死相挟,元闵翔可能会帮忙,除此之外,闫素素还有什么途径,能救出安阳侯?

王氏一怔,泪眼婆娑的摇摇头:“谁都不能死,娘不想让你们任何一个人死,啊,老天啊,你为何要这么待我,你为何……咳咳咳,咳咳咳!”

想来心里觉得悲哀,姐弟才相识,面临的不是合家团圆,而是阴阳两隔。

王氏嚎啕大哭起来,一口气卡到了嗓子口,惹的她一阵急促的咳嗽,连带着,吐了一大口血出来。

闫素素一惊,忙安抚道:“娘,你躺好,你什么都不要想,我求求你了。”

王氏身子,回落到了床上,一双眼睛,凄哀的看着天花板,眼角的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断的顺着太阳穴,滑落,滑落。

“素素,咳咳,真的没办法吗?两全其美的办法?”

“娘,你不要多想,就算有办法,也是我去想,你好好养着,知道吗?我在这陪着你,等到天亮了,我们就回家,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我想想,我就你这么一个娘。”说着,闫素素也有些哽咽了,眼眶红了一片。

王氏抬手,抚上她的小脸,无比凄楚的道:“是娘不好,娘把你弟弟给弄丢了,娘不会有事,你不用担心。”

“恩,你睡吧,我在这守着你。”

闫素素轻轻的给王氏掖了掖被角,执起帕子,揩干了王氏眼角的泪水。

想到安阳侯的境况,王氏如何睡得着,只睁着眼睛,看着屋梁,目光中,全是悲凉的色彩。

子时一刻,有宫女来通报,皇上有请闵王妃。

叮嘱了太医要照看好王氏,闫素素就在宫女的带领下,往龙居宫而去。

龙居宫内,灯火通明,闫素素进去的时候,本以为会在里头碰到闫丞相,不想却是空无一人,只有元闵瑞一人做在金龙高椅上,见她进来,他从周折里,抬起了头。

“臣妾给皇上请安!”细细算来,尽是许久未曾见过皇上了。

好似自从新婚进宫来请安之后,便无见过。

看着皇上的气色,倒是不错,如今已经是四月天了,到了五月初一,就可以给皇上开新的药了。

元闵瑞起了身:“不必多礼了,你娘,好些没?”

“没什么大碍了,只是需要调养,皇上找我,所为何事?”闫素素只想赶紧会王氏身边照顾着,是以,开门见山的问道。

元闵瑞面色一紧,道:“就是知道你聪明,想让你帮朕想个计策,看如何才能让安阳侯,安定侯兄弟开口说出剩下的余孽党羽所在。”

闫素素摇头,推却:“我最近,暂无这个心情。”

纵然救不了安阳侯,她也不想去设计安阳侯。

“朕也知道,你最近琐事缠身,若是让你帮忙出谋划策,太为难你了。”既然他知道,还叫她来做什么。

“皇上现在没事了吧?我先回去,若是我得空想了好法子,我必定会进宫来告诉你的!”闫素素请退,元闵瑞却没有即可批准。

好不容易见到她,比之上次见面,她更显清瘦了些。

目光,来到她的小腹处,他的眼神里,盛放着某种叫做妒忌的东西。

这个肚子,若是能给他孕育孩子,那该有多好。他膝下无子,只有几个公主,如果是闫素素替他生的孩子,在孩子出生的那刻起,他就立刻执笔下旨,立着孩子为太子。

他沉浸在自己的美好臆想中,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

被他这般看的别扭,闫素素再度开口:“皇上,还有事吗?”

元闵瑞惊醒,才觉自己失态,忙道:“没,没事了,你回去吧!”

闫素素告退转身,脚步才出门口,就听到身后的元闵瑞,喊住了她:“等等,朕送你过去。”

闫素素回身,对着元闵瑞轻笑:“皇上,不必了,也没几步路,你还是继续批阅奏折吧!”

“不碍事,朕也披阅的累了,当是去散散步,放松一番,走吧!”说罢,元闵瑞就率先跨出了步子,走在了闫素素的前头,走了几步,不见闫素素跟上,便回头催促道,“走啊!”

“恩!”闫素素还神,总觉得今天晚上的元闵瑞,太过诡异了。

和元闵瑞并肩而行,一路上,两厢无言,只是静默,气氛倒是有些尴尬。

还是元闵瑞,率先开口打破的这层静谧。

“翔的伤势,如何了,要不要朕派太医过去。”目光,询问的看向闫素素,片刻,不等闫素素回答,他就自顾自的轻笑了起来,“朕怎么忘记了,你的医术,开始比太医的还要高超,有你在,他怎么可能有事。”

闫素素莞尔一笑:“伤口扯开了好几次,但是基本已经是无恙了,那日,皇上没有受伤吧?”

虽然知道闫素素这是随口的关心,元闵瑞依然是受宠若惊:“我没事,那两刀,算是翔替我挡了。素素!”

“恩?”

“我的身子,彻底的调理好,还需要多久?”元闵瑞问道。

闫素素掰着手指数了数月份,道:“五月初,就可以开始治疗你的肾亏,大概调理到夏天过,就可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