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79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12 2016-05-09 20:10:14

  第179章

这次的劫难,对于闫素素来说,是斗智斗勇,对于王氏来说,却是伤心伤肺,她每日和俞氏来那个人翘首企盼,提起她们失踪的这双儿女,就忍不住抱头痛哭,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她都记不得,只晓得大夫成了凌云院的常客,三天两头过来。

索性虽然伤心难过,但那时她心里一直有那么个念想,念想着闫素素肯定会安然回来,所以,才一直坚持的等待了下来,终于,她的女儿回来了,完好无缺的回来了。

送白雪去了翠云院后,闫素素去看了看闫凌峰,就回了来凌云院,早就得到消息的王氏,早已经等她等到望眼欲穿,待得见到她回来,即刻上前,抱住了她就是失声嚎哭。

闫素素晓得,她是吓坏了,也思念坏了。

好容易,安慰住了王氏,闫素素的脑海里,忽然跳出了安阳侯左手手肘上那处铜钱大小的胎记,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

她该瞒着王氏吗?

瞒着王氏,当然是为了王氏好,不然姐弟才相认,就是黄泉永别了,这种痛楚,不说王氏,即便是闫素素,也定然承受不住。

可是,闫素素又于心不忍,王氏寻了亲弟弟多久了,花了多少心思,心心念念,牵肠挂肚了多少年,这份感情,这份思念,闫素素也能体会的到。

她既不想对对王氏有所隐瞒,又不想王氏因为此事受到牵累,当真是为难了。

“娘……我能问你个问题吗?”闫素素轻笑一声,握紧了王氏温热的手。

“问什么?”王氏声音,因为哭过,有些嘶哑。

“假如……找到了小舅舅,但是他却是个触犯了律法的死刑犯,娘,会怎么样?我说的,是假如……”

怕王氏起疑,闫素素加了个后缀。

王氏有些微微诧异:“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没什么,只是好奇而已!”闫素素抬手,触上边上的茶杯,呷了一口香茶,状似随意。

“呵呵,若是他当真还活着,就是我们家族唯一的血脉了,我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即便是拼了性命,也会保她周全。”

闫素素心里一震,这,就是王氏的回答吗?誓死护佑?

“那娘,若是他无意中伤害过爹,你还会如此选择吗?”闫素素又试探的问道。

王氏为难的皱了下眉头,直觉有些不对劲,看向了闫素素:“怎么突然问这些个奇怪的问题。”

怕被王氏看出端倪,闫素素忙笑着搪塞:“这不是随口问问吗,好了,天色不早了,我若是再不回去,王爷怕是要担心了,娘,我先回去,改日我再来看你,你……好好保胎,这孩子,跟着我这姐姐,也真够折腾的。”

“听到她就要回去,王氏很是不舍:“就不能,在家里过个夜?陪娘说说心里话?”

闫素素笑着摇头:“翔受了伤,我要回去,照顾他。”

听到元闵翔受伤了,王氏惊急:“怎么回事?伤到哪里,严重吗?”

“一般,只是需要有人随身看护着。”

“如此,你快回去,来人呢,安排武师,送三小姐回去!”

是夜,月明星稀,闫素素走后,王氏心里头总觉得有些怪异,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好容易睡着了,却又做了个梦,一个噩梦。

梦里,重现了那场被她可以忘记的战乱,重现了她母亲带着襁褓中的弟弟和自己逃亡的情景。

母亲和弟弟走在前头,她走在后头,走着走着,前头的弟弟忽然大哭起来,她上前要哄他,只是,打开蒙着弟弟脸颊的手帕,却赫然惊险了一张千疮百孔的脸,惨不忍睹。

王氏惊叫一声,被吓醒了,出了实实足足的一身冷汗。

倩儿就在边上的耳房小憩,听到惊叫声,忙跑了进来,看到王氏脸色舱壁的坐在床沿上,她急步上前,问道:“主子,你怎么了?”

王氏没有反应,倩儿甚是担忧,又出言喊了一句:“主子,你怎么了?”

王氏这才还魂,心有余悸道:“做了个可怕的噩梦,倩儿,现在什么时辰了?”

“刚过丑时。”倩儿上前,从屏风上取了个衣服,给王氏披上,“主子,做的什么噩梦,敲把你吓的,后背都汗湿了,赶紧把衣服披上,免得着凉了。”

“倩儿,明儿个一早,能帮我去请白雪公主来一趟吗?”

“啊,主子找她做什么?”

倩儿甚是诧异。

“有些事情,要问问公主,好了,把你吵醒了,你也赶紧下去歇着吧,太色不早了。”王氏肉笑一声,对倩儿挥挥手。

倩儿目露担忧之色:“主子,奴婢先伺候你睡着,再下去吧。”

“不必了!”王氏轻轻摇头,“回去吧!”

“那……好吧,主子有何事,就大声的喊奴婢。”

“恩!”

打发了倩儿下去,王氏并未躺下,方才那个噩梦,已让她全无睡意。

小弟的那张千疮百孔,血肉模糊的脸,好似一个可怕的预兆,想到闫素素今天下午问她的这些个问题,她总觉得闫素素不是随口问问罢了。

死刑犯,伤害过闫丞相,会不会,另有所指?

王氏听闫丞相说过,绑架闫素素和刺杀太后的人,不是本国人,是个外国人,难道……

心里一阵发悸,她一夜无眠,天亮时分,她急急的让倩儿伺候了自己洗漱更衣,本是要去请白雪公主,她却在倩儿的搀扶下,主动去拜访了白雪。

白雪这两日,一直在翠云元照顾闫凌峰,是以住处,自然也是安排在了翠云院,王氏过去的时候,白雪公主尚未起来,王氏心下急着,却又不好催白雪,只能在白雪的房间外静候着,一站,就是半个时辰,任倩儿如何劝,都不肯到大厅去坐着等候。

索性天气转暖,不至于冻着。

白雪慵懒醒来之时,听到丫鬟说闫府三夫人在外头等候多时,她忙责备道:“怎么不早说?”

“三夫人说了,不必把你叫醒,她会等。”

“蠢货,她是我嫂子的娘,她现在人呢?”没好气的把枕头砸在的处事不当的丫鬟脸上,怠慢了王氏,就是怠慢了闫素素,怠慢了闫素素,谁帮她在闫凌峰面前说好话。

“是,是,奴婢现在就去。”

那丫鬟赶紧出去,请了王氏进来。

王氏一进屋,白雪就甜笑着迎了出来:“三夫人,你怎么不让人叫醒我,等许久了吧?”

“不碍事,不敢打扰了公主的好梦!”王氏垂首给白雪福了福身子,“公主金安!”

“哎呦,不必了,起来吧,听丫鬟说,三夫人在外头等候了许久,寸步不离,是有什么急事吗?”白雪问道。

“倒也不是急事,只是想问,公主昨儿个不是和素素去宗人府了?”

“是啊,怎么了?”

王氏压抑着心头的突跳,继续问道:“你们是去看那绑架了素素兄妹,又蓄谋刺杀太后的那对兄弟,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