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78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67 2016-05-08 20:09:49

  第178章

那姿势,一看就十分的**,加上她未着片缕,身上尤其是玉兔上的斑斑淤痕,闫素素当下明白了,紫娜,被玷污了,而且看她身上的青紫痕迹,她怕是遭受了极大的侮辱。

紫娜的表情,甚是麻木,见到人进来,也不做任何反应,想必是早就心灰意冷,万念俱灰了,同为女人,闫素素体会过那种被羞辱的痛苦,她心里一紧,转过身,厉声对牢头喝道:“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牢头被吓的不轻,双膝噗通触了地面,忙磕头:“王妃饶命,王妃饶命。”

“我问你,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闫丞相?太后,还是皇上?”不说元闵翔,是因为闫素素知道,元闵翔绝对不会下这种卑劣的命令。

“是,是奴才们自作的主张,这些女人,反正是死刑犯,奴才们,奴才们就!”

“啪!”重重一个巴掌,呼啸落了下来,闫素素生平没有动手打过人,这还是第一次,她因为气急,而失去了理智。

“给我把她放下来,放下来,听到没?”她近乎是咆哮着的,倒是把外头等候已久的白雪,给引了进来。

“嫂子,你怎么了,嫂子,谁惹了你生气。”

白雪循声而来,见到以羞辱的姿态,被捆绑着的紫娜,也是略微吃惊,不过眼底,很快盛了幸灾乐祸之色:“哼!罪有应得,嫂子,这狗奴才怎么的得罪你了,回头我让哥哥们,剥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白雪的出现,让闫素素理智还魂,她晓得,对于此事,她是不便表现的太过义愤填膺,不然惹了人怀疑她和安阳侯兄弟们有什么干系就不好了。

是以,她平静了心态,道:“放她下来,即便是死刑犯,也应该受到起码的尊重,再说此事若是传了出去,怕是整个宗人府,都会落人话柄,我天元王朝何等尊贵的国家,却在最为司法公正的地方,出了这等龌龊事情,你这是完全没有将国家律法,将皇上,太后等放在眼里。”

闫素素的话,并不是吓唬对方,而是完全在理,牢头一听,吓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忙捣蒜似的磕头:“奴才这就遵命,望王妃和白雪公主不要声张出去,奴才们以后都不敢了。”

白雪倒是不以为意:“这些个死囚,都是作孽太深,这是她们的报应,活该,嫂子何必插手,由得她们自生自灭便可,反正是要死的。”

“试问公主,同为女人,你设身处地为她们想想,还会出此言论吗?”对于白雪的言词,闫素素颇为恼火,却是强自压抑着。

白雪顿了下,随后笑道:“嫂子较真起来,还当真是让人觉得害怕,好了,既然我嫂子这么说,照做吧,这种事情,也确实见不得光,坏我朝廷名声。嫂子,我们回去吧!好不好?”

毕竟和闫凌峰之事,若是有闫素素在其中斡旋,肯定有事半功倍之功效,白雪也感觉到了,闫凌峰并不怎么喜欢她,是以她还要依赖者闫素素,让闫素素多多帮自己在闫凌峰面前说说好话呢。

这当会儿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事儿,皇帝哥哥也没有这个心里劲儿给她赐婚,只有闫凌峰主动去请婚,怕两人的婚事还能早日完成,只可惜,她旁敲侧击了好几回,闫凌峰却只当做傻子,一笑置之。

所以,白雪又把主意,打到了闫素素身上,才会对闫素素言听计从,刻意讨好。

闫素素也晓得白雪心思,两人从宗人府回来之后,白雪一路上,都在说闫凌峰的事情,末了,总会补充一句:“若是成亲了多好,你说是吗?这样我就可以近身照顾他了,他的伤势,也能恢复的快些。”

闫素素只当做听不懂,每次她这般说,她和闫凌峰采取的态度是一致的,一笑置之。

白雪只当闫素素因为方才的事情心情不好,所以才对自己爱理不理的,不由的劝道:“还在气那里头的龌龊事呢?不必生气了,既然我们都下令了,他们不敢不照办的。”

“恩!我知道!”闫素素淡淡一声,笑容疏离。

白雪觉得委屈:“你是不是很不喜欢我,为何我和你说话,你总是这般淡漠态度?”

“这就是我的性子,公主,我对谁都这样。”闫素素的回答,让白雪心生不悦。

“我怎么没发现,我看出了我和太后,你对旁人都十分的好。”

“公主多心了。”闫素素淡笑一声,一路有聒噪的白雪相随,她只觉得心身疲倦。

“真是我多心了吗?”白雪讷讷的自问。

闫素素轻笑不答。

白雪见状,也就不追问了,只是快到闫府的时候,她一步挡在了闫素素身前:“你哥哥,喜欢吃什么?”

“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

“你可以去问我二娘。”对于闫凌峰的喜好,闫素素当真不知,无可奉告。

“那他喜欢什么颜色?”

“也不知道!”

“你怎么一问三不知啊!”白雪嘟起嘴巴,抱怨了一句。

闫素素嘴角微勾:“我不了解我哥哥,但是我知道一件事!”

“什么事?”

是时候,和白雪说穿了,虽然知道,说穿了也不能撼动白雪的对闫凌峰的一片痴心:“我哥哥,不喜欢公主这种类型的女子。”

白雪脸色一白,不过旋即,故作轻松的笑了起来:“现在不喜欢,不代表以后也不喜欢啊,日久总能生情愫的不是吗?再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日日在他床边悉心照料他,总有一日——呵呵,总有一日,他会对我动心的,我相信的。”

自欺欺人罢了,只怕日久生的不是情,而是厌恶,闫素素摇了摇头,不想在感情问题上,高傲到不可一世的白雪公主,居然也有如此卑微低下的时候。

也没想到,这元家兄妹,都是如此执着之人,看上的,不得到手,便是绝不罢休,霸道到让人咋舌。

以前的元闵翔是这样,现在的白雪亦是如此。

闫素素无话可说,无劝可劝,只是给了白雪一句忠告:“公主,若是我哥哥当真喜欢你,虽然他对你冷冷清清的,但并不会抗拒你的存在和靠近,若是等他开始抗拒你的存在和靠近,那便是说明,他是当真不爱你,半分没有生情,到时候,你莫要伤了自己,转身离开去寻找属于自己的良人便可,有些人,一开始注定不是你的,便永远也不会属于你。”

白雪顿颜,少顷,轻扯了下嘴角:“我才不信呢,我认定的东西,从我看上的那刻开始,就是我的,只能属于我,一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

闫素素无奈摇摇头,看来,是说不懂白雪放弃了,这个人的执着,比元闵翔来的更加可怕。

“公主,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闫府,凌云院。

闫素素和王氏对坐着,王氏的眼睛,通红浮肿,温暖的大手,握着闫素素的手舍不得松开,好似只要松开一瞬,闫素素就会在她面前活生生的消失了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