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73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43 2016-05-03 20:09:30

  第173章

“破伤风?”陌生新鲜的名词,让元闵翔不由的疑惑的重复了一句。

闫素素微微一怔,随后还神,依然冷着声音,严厉道:“进来,我给你重新清洗处理一番,自个儿的身体,也不晓得照看好,你真是,真是……”

“真是太可爱了!”看着闫素素词穷的模样,元闵翔脱口而出,接了她的话茬,这般像个大人斥责不懂事的小孩一样的斥责他的闫素素,当真是难得一见的可爱迷人。

闫素素狠狠的瞪了元闵翔一眼:“再贫,赶紧进来!”

说罢,牵着元闵翔的手,即往屋里去,进屋后,闫素素差丫鬟去抓了些伤药,自己则是仔仔细细的把元闵翔对脸给检查了一边,索性,那伤口并不是很深,但是,不管深不深,闫素素的心头,都是扯着疼痛。

她甚至不敢去想,当时那把刀,离的元闵翔的脸有多近,或许只要在偏移一点,或者元闵翔躲闪不及,刀子抹下去的地方,就不是脸蛋,而是脸蛋下近在咫尺的脖子了,若是抹到脖子上,伤了大动脉……

闫素素心里一阵阵的突跳着,即便只是设想一下,她都能感觉到心跳随着呼吸,一起刹车停止了下来。

看着闫素素脸色紧张的一片惨白,元闵翔轻笑一声,揽住了她的腰肢,把脑袋埋在她的胸前:“我想你,离开你的那刻就开始想,想念你樱桃般红润的嘴巴,想念你小巧的鼻子,想念你蝶翼般扇动的睫毛,想念你眉,你的耳,你的脸,你的身子,还有,你的气息。嗤……”

说着,他对着闫素素的胸口,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大掌,从她的腰间收回,落在了她平坦的小腹上:“还开始想,你和我的孩子。”

“胡说八道。”闫素素本是苍白的脸色,因为元闵翔的告白,而酡红了一片,如同晚霞般艳丽。

元闵翔轻笑:“我怎么胡说了,这里面,迟早会有我的种,素素,给我生个孩子吧。”

“不行,我体内的寒症,尚未去除干净,现在怀上,孩子受了寒气,对孩子不好。”

元闵翔轻笑一声,虽然万分期待着一个孩子,但是他更想要的,是一个身康体健的孩子,他也是精通医术,他自然知道,闫素素的身子若是怀孕,不说孩子可能是个畸形胎儿,连同闫素素的身子,也是回受累,以后落个腰疾腹痛的,心疼的还不是他。

所以,要孩子,在短期内,不过是个美好的念想罢了。

“等到身子好了,给我生个孩子好吗?”他温柔的央求道,孩子气十足。

这般的元闵翔,也是少见,闫素素双手放下了手里的棉花,环抱住了元闵翔的脑袋:“依你。”

满意的在闫素素的怀中轻蹭了一番,元闵翔似疲倦极了,尽然闻着闫素素的体香,沉沉的睡了过去。

元闵翔睡的很沉,闫素素本还怕上药吵醒他,不想他居然会睡的那么安稳,那般痛楚,也没有将他惊醒。

虽是如此,闫素素下手依然是极轻,睡梦中的元闵翔,还打着轻鼾,睡颜沉静,侧脸俊美无寿,极具魅力。

上完药,闫素素打了热水给他宽衣擦拭,一打开他的里衣,闫素素惊了,他这哪里是沉睡,分明是昏迷了。

脸上的伤,不过是小巫,比起胸口的伤痕,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胸口的伤痕,明显也未如何处理过,只是从肋下缠绕了一圈绷带,有些伤口,还血淋淋的露了一小截刀尾伤在外头,闫素素小心翼翼的揭开那纱布,因着伤口和纱布被血水糊住了,这一拉扯,惹的昏睡的元闵翔,好看的眉心,不由的紧蹙成了一团,拧成了一股,显然是极痛的,所以才会昏睡中都有感应。

闫素素捂着嘴巴,好似如此,就能堵住将要落下的眼泪,作为医者,她有一颗仁慈的心,见到受伤的病患,总会忍不住同情,有时候,甚至会落泪。

但是现在,她知道,自己不是在同情,眼泪,是因为心疼,因为心疼所以才忍不住的要滑落。

怕咸涩的泪水滴到元闵翔对伤口上,渗入他的皮肉,弄疼了她,她忙抬头,用力了两个深呼吸,把眼泪逼回了眼眶里,然后,低下头,沉沉的吐了三四口气,接着,低头吻住了元闵翔的唇,手里,慢慢的,一点点的,小心翼翼的,揭开了元闵翔伤口上的纱布。

但愿这个吻,能让他不觉得这么痛。

终于,将纱布,完整的从伤口上撕了下来,闫素素目光回移到伤口,虽然早就料想到了伤口必定十分的惨不忍睹,她却是没有想到,居然会如此的触目惊心。

交错的刀上,一刀渗入皮肤底层,翻起了里头的血肉,一刀倒真是虚虚的在皮肤上挤开了一条血口子。

对方,必定用的是双刀,对决之时,双刀交十字朝着元闵翔的胸口而来,一刀整刀嵌入,另一道则没来得及全部嵌入皮肤。

闫素素不敢想象,若是另一刀也完全嵌入了皮肤,那下面的这条伤口,会伤到何处。

这个弧度,这个方向,是心脏。

她的呼吸,瞬间停止,强迫自己忍住的眼泪,在此刻决堤,咸涩的泪水,大颗的扑打在元闵翔的伤口上,她难以自抑,不单单是心脏在疼,脸呼吸都开始变得疼痛。

“怎么会把自己搞成这样,你是白痴吗?”闫素素骂道,元闵翔却没给她任何回应,只是皱着眉头。

闫素素知道伤口一刻都不能耽搁,骂了一句,她就胡乱的抹干了眼泪,然后,又命丫鬟去准备了大量伤药和热水,自己回房,开始用热毛巾,小心翼翼的,一寸寸的揩拭起元闵翔血肉翻飞的伤口。

每一下,她都极尽轻柔,每一下,她都恨不得能帮他分担痛楚。

丫鬟拿了她指定的伤药来后,她又温柔无比的给元闵翔上了药,再在丫鬟的帮助下,给元闵翔重新捆绑了绷带。

而后,一整个晚上,她都守护在元闵翔的床边,衣不解带,不眠不休,只是怕元闵翔发烧了。

这情景,似曾相识,想他们初次见面到时候,何曾不是如此?

他深受重伤,她忙活了一晚上照顾他,原来,有时候,缘分,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索性,元闵翔平素里体格强健,调理的又极好,是以一夜睡过来,也安然无恙,只是后半夜的时候,咳嗽了几声,之后,便是安稳一觉。

天光蒙蒙开始转亮的时候,元闵翔幽幽的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随风飘动的海水纹帐曼,稍一侧头,他就看到了她,那个刻入了心间的她。

闫素素正在吩咐丫鬟准备早膳和午膳食材。

“觉得要买黑鱼,若是有,买些龙眼干和淮山药来。”

“是,王妃!”

那丫头诺诺应道,待得丫鬟离开,闫素素一回身,居然看到元闵翔坐在床上,正吃吃的看着她的背影。

她一惊,忙道:“躺着,给我躺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