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71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73 2016-05-01 20:10:19

  第171章

看着她恬静的睡颜,他轻轻的吻上了她的眉尾:“素素,这辈子,我都不会再让你离开我,除非……我死了。”

睡梦中的闫素素,好似听到了他的话一样,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随后,身子朝他赤果的胸膛里钻了钻,又安稳的睡了去。

一觉醒来,已是午夜时分,朦胧之间,闫素素感觉到有一双深情的眼眸,一直注视着自己。

原以为是元闵翔,她闭着眼睛娇柔嘤咛了一声:“做什么呢?”

伸手过去,想去触碰元闵翔,手指,无意间划过了“元闵翔”的脸,落在了“元闵翔”的手心之中,而后,她听到了一声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修长的手指,调皮的在“元闵翔”的手心画着圈圈,半晌后,感觉不到元闵翔的反应,她才纳闷的睁开了眼睛。

一眼去,她的脸刷一下就红了。

老天啊,真丢人,怎么回事任肖遥,而且是脸比杜鹃还红的任肖遥。

见她醒来,任肖遥赶紧抽回了手,目光中,有些局促,又有些恋恋不舍:“王妃,你醒了?”

“你,怎么在这里?”夜半三更,床畔一个算不上熟悉的男人,和自己做着肌肤之亲的事,当真让闫素素也好几份不自然起来。

“哦,刚才看到有个黑影进了你房内,我不放心,进来看看!”任肖遥眼神闪烁,从心理学角度上来看,他,明显在撒谎。

晓得任肖遥在撒谎,闫素素却没有戳穿他,不单单是想给任肖遥留个面子,更因为从任肖遥的眼底,她看到了他对她流动汹涌,来不及收回的脉脉情愫。

原,任肖遥居然喜欢她,这个认知,让闫素素有些郁闷。

从身份上来说,任肖遥算是自己老公的下属。

从缘分上来说,和任肖遥也不过是萍水相逢过一次,蒙他救助。

何以,任肖遥尽然会对她动心,闫素素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这张脸的魅力,但是却不想,这魅力居然用到了元闵翔手下身上,虽然,她也是浑然不知,并非故意。

不想和任肖遥捅破那层关系,闫素素装作自然的轻笑一声:“谢谢你,王爷呢?”

“王爷进宫了,商议要事。”

“什么时候走的?”

“才走不久!”说着,任肖遥避嫌的站了起来,背对上闫素素,哑着声音道,“王妃好好休息,属下会在门口守着,有任何事情,王妃开口叫属下就是。”

说罢,就要往门口去。

却被闫素素给喊了住:“肖遥。”

这般亲昵的称呼,惹的任肖遥身子一颤,怔在了原处。

“王,王妃还有事?”他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都因为动情而颤抖。

闫素素看了一下被窝下的身子,穿着整齐的里衣里裤呢,也算是衣着完整,于是揭开了被子,下了床,从边上衣架上取了一件披风披上,款步走到任肖遥面前:“上次你救我,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吗?”

这个疑问,闫素素早就想问了,奈何之后一连窜事情,让她没有半分机会。

虽然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疙瘩疑惑,但是放在心间,尤其是面对任肖遥的时候,总是忍不住会想起,不如就直接开口问了算了。

任肖遥楞了一下,表情的倒并没有局促或者任何一丝不自然,看着闫素素,他回道:“属下当时是接到飞鸽传书,说要属下南下办事,属下未再京中久留,王爷也从来不和属下等谈及私事,是以当日并不知道您就是我们未来的主母。若是有得罪之处,还望王妃海涵。”

“呵呵!”原是如此,闫素素轻笑了起来,“我谢你还来不及呢,肖遥,真的很感激你,若不是蒙你相救,我今生今世,恐怕都感受不到王爷的好了,你是我和王爷的大恩人。”

任肖遥眸光一黯,她,只把他当做恩人,而且她和王爷,感情甚笃,怕是他是完全没有机会的。

闫素素此话,也是拐弯抹角的在告诉任肖遥,他和她,没有可能。

元闵翔嘴角轻勾,有几分淡淡苦涩隐在笑容深处:“王妃客气了。”

“肖遥,我哥哥,他可曾醒来?”醒来之后,虽然问了残月,但是残月说不知道,后来和元闵翔欢好之时,也问了元闵翔,无奈元闵翔刚下朝就来了她这,也不晓得,她想着碰碰语气,许任肖遥会知道。

不想:“不甚清楚,估摸着应该醒来了,闫大人是练武之人,体格健壮,意志力又强大,应该会醒过来。”

虽然得不到确切的消息以安心,但是任肖遥的这番话,也足够让闫素素心里放心下来,也是,她都能醒过来,更诓论闫凌峰了。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看了一眼窗外天色,她又问道。

“寅时了。”

“就快天明了,我也不睡了,我自己会小心提防着的,你下去休息吧,不用守着我。”

闫素素身在残月住所,这住所机关重重,本就不可能有人闯入,那个所谓的“黑影”不过是任肖遥虚构,他也知道,闫素素此言,可能是有心让他下去,他心里有些微微痛楚,嘴上,恭顺的道:“好,那属下先下去了。”

任肖遥走后,闫素素才大叹了一口气,看着床位将明未明的天色,她思绪万千,俱是对元闵翔的担忧。

这上半场仗,算是她打了下来,这下半场,正面交火的,可都要转托给元闵翔,那安阳侯安定侯兄弟,一看就不是吃素的,怕是稍有不慎,布局出了任何一点差错,就会满盘皆输。

闫素素担心着元闵翔,为此事所累,伤了自己,可是她也知道,自己一个已“死”之人,若是出去想帮助他,无语是给他添麻烦,所以,再如何担忧,她也是无能为力,只能在这处小屋,等着元闵翔凯旋而归。

晨光初升,鸟语花香,残月是个极懂生活之人,庭院之中,假山怪事,奇花异草,雕梁画柱,层出不穷。

闫素素不知不觉,已经倚窗立了一个早上,直到,有丫鬟进来伺候她洗漱用膳。

用完早善后,她想着去找残月,问些关于元闵翔之事,在丫鬟的引领下,绕过九曲回廊,到了一处雅致的临水小榭,闫素素正要敲门进去,就听到了任肖遥颇为气急的声音。

“你倒是想想啊,你把我的红雪儿到底送了谁,你给我记起来,你若是记不起来,我就烧了你这房子。”

红雪儿?这名字好生熟悉,只闫素素一时之间,也记不得在哪里听过。

少顷,是残月不急不缓的声音,相对于任肖遥的气急败坏,显然冷静多了:“我忘了。”

“你……好,我今天先不和你计较,我要去助主子一臂之力,给你时间,你最好给我想起来,你到底把我的红雪儿弄去了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