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58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88 2016-04-18 20:11:46

  第158章

“东郊三里地的破屋,是吗?”元闵翔紧追着问。

“是,王爷,你怎么知道三里地!”

原来,她真的在那里,那日他处东郊去寻她,在破屋处,心中有种十分强烈的预感,预感到她就在附近,他寻遍了整座破屋,甚至连屋梁上都没有放过,哪曾想到,她居然在地底下。

不再耽误片刻时间,他飞身而出,只身朝着东郊去。

而其余几日,也是紧追而上。

不消片刻,一行人风驰电掣的到了东郊,元闵翔手心凝一股真气,向着杂乱的地板用力一掌击去,之间所有的地板都翻飞起来,一个只容一人通过的黑洞,赫然显于地板之下。

一行七人先后往下,越到深处,空气越是腐败,元闵翔想到闫素素被关在这之中,心口就开始隐隐作痛,他怎么就会感受不到她存在于地底下呢?

明明差一点就可以找到她的。

一路自责着,一路往下,为了怕闫素素被杀害,走了半截子,元闵翔比了个动作,让所有人在外头等候,自己,熄灭了火把,摸黑屏气凝神入内。

里头十分的黑,伸手不见五指,他摸索着,很快寻到了一扇门,推门而入,他轻唤:“素素。”

无人回应。

一路往下,共有小屋七八间,他都推门入内,轻声呼唤,都未得到回应,甚至,连个人气息都感觉不到,只在一间房间的时候,闻到了一股有些发酸的食物味道,这食物味道之中,隐隐透着迷药的气味。

他眉心一紧,循着气味摸索到了床边,被褥铺散着,他压抑着心头的那股恐慌,探手下午,当触摸到一个空空的被窝之后,他才大松了一口气,没有人,还好没有人,如果让他摸到的一章冰冷的脸孔,他当真会疯掉。

所有的房间,都是空的,他确定了之后,回来找大家,大家拿着火把,继续往内。

循着脚印,走到了尽头,没了路,前头是毫无缝隙的一堵墙壁。

元闵翔皱眉,轻摸了一下墙壁,然后,轻声对大家道:“墙壁是干燥的,这处显然通风,拿火把来。”

身后的拓拔岩,将火把递送了过去。

元闵翔将火把放在墙壁各处试风,火苗子在一处看似完美无缺的地方,轻轻票动起来,元闵翔对大家比了比这处,大家都会意,都往后退了下去,绷紧了心弦儿,随时准备着破门而入,与对方决一死战。

元闵翔聚敛真气,一掌劈打在墙上,怎知,墙壁居然纹丝不动。

他不甘心,继续发力,依然如此。

拓拔岩见状,对他比了个你下去,我来的手势,在墙前站定,他两次发力,那墙壁依旧是纹丝不动。

眼看着砸墙而入是不可能的了,残月忽然开了口:“从这个方向过来,应该是一个叫做桃花坞的地方。”

“你知道?”

“恩!曾经去过一次,桃花坞的主人是个七旬老叟,和我有些交情,桃花坞设了奇门盾术,一般人,进得去出不来!”

“上地面,去桃花坞!”

元闵翔即可决定,往外匆匆而去,墙壁上,忽然传来了一阵阵叩击声,清脆有力。

“有人,敲墙!”众人警惕。

这墙壁之所以牢固,是因为是以千年寒铁所铸,但是牢固归牢固,总归是金属,传音效果极佳,闫素素正在研究那桃花阵的时候,听到了方才的出口处,有大力击打的声音,她忙出来查看,见两个婢女不知身处何处,是以,她才敢回应过去。

“叩叩叩,叩叩叩!”她有条不紊的叩击着墙壁,不一会儿,对面传来了同节奏的敲打。

“王爷,会是王妃吗?这样叩击,她会知道是你来救她了吗?”

肖遥显得十分的紧张,元闵翔对他的紧张颇感不悦:“我能感受到就是她。”

只这一句,便再不给任肖遥回应。

任肖遥知道自己对闫素素的关怀许太多明显,是以安静退了下。

闫素素朦朦胧胧听到对面有人说话,她尝试着开了开口:“是谁?”

无奈,为了怕人听到,她的声音不敢太响。

元闵翔也只听了个朦朦胧胧,但是他可以确定,就是闫素素的声音,当下欣喜若狂,大喊了一声:“素素!是你吗,是你的话,敲一下。”

“叩!”

众人狂喜。

“你是不是在一个满是桃花的地方?是的话,敲两下。”

“叩叩!”

“是谁绑架的你,我报名字,如果是,你就敲两下,不是,就一下。知道了的话,敲三下。”

“叩叩叩!”

闫素素不能大声喊话,但是这般交流,倒也算方便。

寒铁门对面。

“快,岩,那份名单,拿来!”

“恩!给!”拓拔岩忙送上了余杭姚搜罗来的,和闫家有走动关系的所有人的名单。

元闵翔接过,从没有拜访过的地方开始念起:“户部尚书宜柏瑶!”

“叩!”

“礼部尚书景田!”

“叩!”

“大都尉施大龙!”

“叩!”

“中将军余光华!”

“叩!”

闫素素心里暗暗着急,这怎么还没念到安阳侯和安定侯的,若是再不快点,那两个婢女可能会回来了。

那边名字在继续念,她在继续否决。

半晌,终于……

“安阳侯,安定侯?”

“闵王妃,你在这里做什么?”正要欣喜的敲下两下,那两个丫鬟,居然提着饭篮子回来了,闫素素甚至郁闷,不过却是十分聪慧。

“叩叩……这门是什么做的,这声音听着可不像木门呢!”

那两丫头不疑有他:“这是寒铁做的。”

“哦……寒铁啊!”闫素素故意拉高了声音,听在那两个丫鬟耳里,她这般大声,不过是对寒铁为门觉得惊奇而已,她们却不知道,闫素素此言,是故意说给门后的元闵翔等人听。

元闵翔的嘴角,勾了个浅笑,这女人,当真聪明。

“走!”他轻声回头对大家道,知道闫素素现在应该是安全的,他心里稍稍的宽慰了几分,既然知道了那门是寒铁所作,他自然也打消了徒手砸碎这门的念头,而且他要顾及到闫素素的安慰。

若是让对方发现了自己等人已经知道了闫素素的所在,恐怕不杀了闫素素也会把她挪移到其他地方,到时候,他们还不又得一顿好找,他再也无法忍受,不知道她任何一点消息,不知道她身在何处,不知道她是生是死的痛苦了。

看着手里的名单,他的手心开始渐渐握紧:“安阳侯,安定侯!”

“王爷,闫凌峰的失踪,你认为,是否也和这两人有关?”

“鄙视认为,而是一定,人还在他们手上,大家切记不可打草惊蛇,肖遥,你去查这两人背景,残月,那五行八卦阵,你可会破?”

“会!”淡淡一个字,却足够元闵翔安心。

“杭姚!”元闵翔驻足回头。

“属下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