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57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30 2016-04-17 20:09:21

  第157章

等到养足精神了,再跑也不迟。

安阳侯府,安定侯看着手里的地图,惊喜道:“哪里弄来的?”

“那个人给的!”

这是整章皇宫的地图,尤其是太后的住所,所有的主殿,偏殿,花园,甚至是耳房和通道都画的清清楚楚,还有整个皇宫的出入口,全部都了然于地图上。

安定侯死死的盯着太后的住所,脸上聚了杀意:“有了这地图,出入皇宫,就可犹入无人之境了,只是,哥……”

“恩?”

“那个人,到底是谁?”

“你不用管这么多,等明天闫素素的信一写,白雪势必不会善罢甘休,而闵王爷也不会姑息了白雪,她们鹬蚌相争,太后和皇上肯定都会出面,到时候,我们再……”凑到了安定侯耳边,小声的耳语一番,安阳侯得意的对着安阳侯抬了下眼睛,“引了老太婆出洞,还怕杀不了她,这次,绝对不会再失手了。”

“真的吗?”安定侯目精光。

“哥就算欺骗了全天下的人,何时欺骗过你,我们患难兄弟,从小相依为命,你还典当了你母妃留给你的宝贝,帮我安葬了我娘亲,这份恩情,我铭记于心,羽中,你放心,你的仇,哥会给你报,这次,我们就等着一箭无数雕吧,太后过后,是闫丞相,闫丞相过后,就轮到大将军,当年残杀我家族之人,我都会让他们血债血偿,让他们家破人亡。”

“哥,闵王妃,你能不能……”

“不能!”

安阳侯直接斩钉截铁的打断了安阳侯的话,“做大事者,切记不可有妇人之仁。我们的大仇就要得报了,最后,狠一狠心,之后,哥就带着你和紫娜,回我老家,我们三人,在草原上自由翱翔,可好?”

走完这一程血腥之路,接下来的,便是自由和美好了。

安定侯也在期待着那一天,是以对闫素素和闫凌峰的愧疚,也渐消,他轻笑一声,无限向往:“很想去呢,哥的老家,蓝天白云,策马奔驰,那样的日子,想来就是美妙。”

“所以,为了那美妙的日子,我们,不能心软,不能松手,知道吗?”

“恩,知道了,哥!”

同一时间,闵王府,已经寻了整整一日未果,元闵翔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召集了所有人在书房聚拢,他开口就是一句咆哮:“怎么会找不到?你们都在做什么?”

“翔,你冷静一点。”

“让我怎么冷静,你试试看你最心爱的女人丢了的感觉,你去试试看。”

拓拔岩一怔,试试看,他现在,不正在尝试。

虽然对闫素素的爱或许不及元闵翔,但是不可否认的,在闫素素之前,他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动心过,而在闫素素之后,至少到目前为止,也未曾有过。

但是,这句话,他只能藏在心中,继而安慰元闵翔,也算是安慰自己道:“既然还没有噩耗传来,那人肯定是安全的,我们手里的这份闫丞相和闫凌峰走动的人的名单,不还有半数没去过吗?”

拓拔岩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份名单,这是余杭姚调查出来的,他和老二老三挨个去拜访了的。

这些人,均无可疑,而剩下的一半,尚未拜访过。

元闵翔看了一眼那名单,好歹是冷静了下来,只抱着头坐在椅子里,不言不语。

随着元闵翔的不言不语,屋子里也顿然静谧了下来,许久不曾有人开口言语。

老三生就一个活泼性子,哪里受的住这番沉闷,不由的开口嚷嚷了起来:“饿死了,大家不先吃饭吗?劳顿了一日了,午膳都是草草了事的在街边吃了点面哨子,饿的慌,大家都不饿吗?”

“住嘴!”身边一袭男装打扮的老二,狠狠的瞪了老三一眼。

老三瘪瘪嘴,低声嘟囔道:“这什么世道啊,先是死赶活赶的赶路赶的脚都肿了,又是在那那破房子里撞上鬼,接着还没休息够,就开始找人,现在,饭都不给吃了!”

“住嘴了!”虽然老三是低声嘟囔的,但是屋子里极其的安静,老三这嘟囔,也就显得大声了,老二不由的又瞪了他一样,压抑着声音吼道。

老三再度瘪瘪嘴,轻哼了一声。

这是,一只像个空气一样存在的余杭姚,忽然目光转向了老三,问道:“你说撞鬼了,哪里?”

余杭姚是个老好人,不过是觉得老三发牢骚个不停,就和老三说说话,让他心里舒坦点。

终于有个说话人了,老三赶忙一股脑儿的将那夜的事情绘声绘色的和余杭姚一一道来。

他不曾发现,在他说话的当会儿,所有的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给他吸引了过来,他还以为自己讲的精彩呢,得意的更讲的卖力,甚至都有了些手舞足蹈起来。

“你们不知道,那是只女鬼,在地底下,不停的叩击地板,好像要从底下窜出来,还喊老二的名字呢,老二,她怎么说来的?”老二,别走,救救我’,是这样吧?瞎,你们不知道,老二那点出息,吓的当场就跪地求饶,“不要来找我,我从来没做过亏心事。’那怂样,老大你是没看到。”

“我才没有跪地求饶,而且是谁没出息?是谁吓的屁股尿流的逃之夭夭了,丢下我一个,没一点男子气概?”老二回击过去,也全然没有注意到,大家的目光,都有些奇怪。

“我才没……”

老三才要给自己狡辩,却被元闵翔打算了下半截话:“你说,她说什么?”

““不要来找我,我从来没做过亏心事’啊,看,她没出息吧!哈哈哈!”老三还在那女鬼的故事之中,和老二一样,全然不见大家的目光都转了奇怪。

“不是老二,是那女——的,女的说了什么?”拓拔岩帮元闵翔问出接下来要问的问题。

“怎么了?咦,大家不会是害怕了吧,哈哈哈……”

“废话少说,那女的,到底说了什么?”

被拓拔岩一吼,老三吓了一跳,但是马上,就意识到了,事情,不简单了。

““老二,别走,救救我’这么说来的,老大,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老三这个后知后觉,依然没有发现问题所在,倒是老二,顿然反应了过来,惊叫一声。

“啊,那地下之人,不会是,闵王妃吧!”

元闵翔“唰”一下起身,大步踱至老三身边:“她认得你和老二吗?”

老三早就知道了上次在客栈的那个穿着男装的女子,是元闵翔的王妃闫素素,是以,他点了点头:“我们以前见过,但是只有一面之缘,和老二,倒是处过一晚上。”

“翔哥哥,可能,真是王妃。”

老二现在想来,那地底下的,不是索命凄凉的声音,倒更像是焦急又带着惊喜的求救声,如若真是闫素素,那她就太对不起元闵翔了,当时,分明可以救闫素素出来,却因为被吓破了胆,落荒而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