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53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71 2016-04-13 20:12:07

  第153章

“可不可以,不伤害他们?”

“你又来了,你这幅菩萨心肠,能不能不要随处乱用?”

“可哥不是从小教导我要善恶分明吗?他们都不是恶人,当年杀死哥一家人的,不是闫素素和闫凌峰还有闫妮妮不是吗?即便是父债子偿,闫玲玲一个还不够吗?”

“啪!”安阳侯不悦的把酒杯拍到了桌子上,“你让我放过他们,那我问你,你肯放过太后吗?”

“这不一样……”

“如何不一样,你只告诉我,你肯不肯放过太后。”

安阳侯目光压迫的看着安定侯,等着他的回答。

安定侯抬头,激辩道:“我不肯放过的,只是太后而已,可是元闵瑞三兄弟,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动不是吗?寻债找债主,我们不要累及无辜了可以吗?”

“呵呵,羽中,是要哥哥提醒你一下,那次刺杀,满地狼藉的尸体中,有不少,可也是你的杰作,那些,难道不是无辜了吗?”

安定侯身形一僵,面露了沉痛之色。

安阳侯见状,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可以不帮哥报仇,但是不要来干预哥哥,只是你的仇,等到哥的大仇得报,接下来,就是你的了。我知道为何你无法释怀,毕竟凌峰和我们兄弟相交多年,而闫素素又对紫娜有恩,你放心,如果闫丞相乖乖配合,我会留他们兄妹一个全尸。”

“哥……”安定侯还想说什么,话道嘴边,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是啊,走上了复仇这条路,举刀砍杀了第一个无辜之人起。仁慈这两个字,也就彻彻底底的淡出了他的生命,他走上的是一条,将良心抛却到九霄云外的不归路。

闷着头,连着喝了三大碗酒,他的心里越发的郁郁发闷,脑中开始交替闪现着闫凌峰爽朗的笑声,闫素素温柔的浅笑!

酒入愁肠愁更愁,千杯不醉的他,尽然三碗就倒了。

闫妮妮进来之时,正看到紫娜搀扶着安定侯往外走,她在门口和紫娜照了个面,面露傲色,斜睨了一眼紫娜:“他怎么了?”

“喝醉了,大哥在里面。”紫娜也懒得和她多交谈,搀着安定侯就下了去。

闫妮妮进了房,娇柔的在安阳侯身边落座,半趴在他膝盖上:“你我以后若是在一起,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事儿?”

“呵呵,说!”安阳侯轻抚上闫妮妮的侧脸,指尖顺着她的脖子,轻佻的拨开她的衣领,向下探去。

却被闫妮妮娇嗔一句,按住了作怪的手:“讨厌,人家和你说正事呢!”

“说啊,我也在办正事。”说着,他不顾闫妮妮的阻挠,继续往下,饶是闫妮妮大力的握住了他游走在她衣服里的手,他似乎依然没有停止往下的趋势。

闫妮妮有些委屈:“不是说了不勉强我的吗?”

对闫家人恨之入骨,以前要和一个闫凌峰虚与委蛇,安阳侯已觉得辛苦,现在又来个闫妮妮,他真恨不得撕裂她的衣服,毫不怜惜的撞入她的身体,用力的,粗暴的,折磨她,羞辱她。

但是,他却只能忍耐,在听到闫妮妮委屈的声音后,大手不再往下,抽了出来停在了闫妮妮的锁骨上:“对不起,我只是太爱你了,太想得到你了,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每天看着这么美的你,却又吃不到,对我来说,当真是种痛苦。”

“讨厌!”一句,让闫妮妮心情转好,从安阳侯的膝盖上起了身,搂住了他的脖子,凑到了他的耳边,极尽挑逗之能事道,“那,我就让你更痛苦些!”

说罢,也忘了说所谓的正事,涂着鲜红蔻丹的小手,抚上了安阳侯轮廓分明的脸庞,手指如同蛇一般妖娆往下,最后,停在安阳侯的嘴唇上,看着安阳侯眼底的欲望越渐浓烈,闫妮妮也不怕玩火,继续自己的“攻势”。

安阳侯心里其实对闫妮妮此举觉得恶心至极,但是却要装作十分的享受,甚至起了蓬勃欲望的样子,用力的吞咽了一下口水,他一把抓住了她使坏的手,放到口中:“让你使坏,我咬死你!”

“呵呵呵,呵呵呵!”闫妮妮娇笑起来,妩媚的顺势倒入安阳侯的怀中,“你爱不爱我?”

“爱!”安阳侯毫不犹豫的坚定的回答,让闫妮妮心里如同灌了蜂蜜一般甜蜜。

“那,我就赏你一个吻。”说罢,她主动凑上了唇,生涩的吻安阳侯的唇。

有那么一瞬,安阳侯只觉得晚上吃的东西都要吐出来了,他讨厌她的气息,妖娆的,浓烈的。

比起闫素素来,闫妮妮简直就像是玉石店边上的一尊石像,粗糙低劣,不堪入目。

若是换做闫素素这般吻他,安阳侯倒或许会觉得是种享受。

现在,他是在被享受。

看闫妮妮啃猪脚一样啃着他的唇,他当真是受罪。

好歹,吻了半晌后,闫妮妮终于肯松开了,安阳侯装作十分动情的样子,抱着闫妮妮,亲吻了她的恶心:“我爱你,妮妮,等到你大仇得报,替你娘亲和姐姐守孝完了后,我就抛却所有,和你浪迹天涯,做一对神仙眷侣,你说可好?”

安阳侯的话,让闫妮妮想起了方才没说出口的正是,忙道:“你弟弟和弟妹,会随我们一起去浪迹天涯吗?”

安阳侯蹙眉:“怎么了?”

“我和你说实话,你不要生气,我不喜欢他们,尤其是你那个弟妹,我讨厌她。”一开始,不过是讨厌紫娜比她好看,后来,则是开始积少成多,讨厌安阳侯有时候会单独传紫娜去书房,讨厌紫娜在安阳侯府奴才心里,地位比她高,讨厌安阳侯给她买东西时也会给紫娜捎上一份,讨厌……

这种讨厌积少成多,渐渐变成了恨,一种由小小的嫉妒,一点点累积起来的恨。

安阳侯且按耐着想闪闫妮妮一巴掌的冲动,好言哄道:“告诉我,你为何讨厌他们?”

“你对你弟弟,都比对我好,我吃醋了。”

“呵呵!”安阳侯“宠溺”笑道,“我让你有这种感觉了,那好,等你成了我的妻,我就和羽中分家,好不好?”

“真的啊?”闫妮妮不曾想安阳侯当真为了她,连亲身兄弟都可以抛却。

“那是自然。”

闫妮妮大为感动:“羽威!”眼睛里蓄着晶莹的小泪珠。

沈羽威揽住了闫妮妮的腰肢,把她纳入怀中,嘴角,勾起的,却是一个阴冷无比的笑容,只闫妮妮浑然不觉。

闵王府,灯火通明,书房之中,聚着七个人,六男一女,气氛严肃。

“说罢,需要我做些什么?”

残月公子淡然道,虽然看上去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但是元闵翔知道,只要自己有需要,他绝对是义不容辞。

“残月,我先问你,那湖中小筑,你当真不知道谁人去过?”

那天闫素素被掳去了湖心竹屋,和元闵翔说掳走她的人说这竹屋是问朋友借的,之后,元闵翔就去找了残月,只是和他所猜测的一样,残月根本就不会有朋友,也从来没有将竹屋外借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