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50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431 2016-04-10 20:14:16

  第150章

元闵瑞赐了两人平身,看着王氏隆起的小腹,安慰一声:“切勿伤心过度,要顾看好自己的身体,素素福大命大,必定会如上次一样,安然无恙的回家的。”

这也是王氏心里的愿望,她点了点头,道:“只愿皇上龙泽庇佑。”

“回去歇着吧,朕一定会竭力寻找素素和闫大人的。”

连个女人给元闵翔跪了安,由各自丫鬟搀扶着下去。

闫丞相沉沉叹息一口,对门口的管家道:“三夫人那,多照看着点。”

若是闫素素和闫凌峰也和闫妮妮一样,杳无音讯,生死未明,那闫丞相死后,唯一能指望着会来扫坟,逢年过节会给他烧点纸钱上柱香的,也就只有王氏腹中那未面世的胎儿了。

管家恭顺的赢了声“诶”,下去指派丫鬟,闫丞相领了元闵瑞入内,也没心思排场茶水糕点,直接带着元闵瑞去了凌云院。

“素素就是在这给掳走的,当夜白雪公主亲眼所见,只可惜夜色深黑,公主也看不到黑衣人往哪里去了。”

“白雪呢?”

“来人,去请白雪公主!——白雪公主在犬子房内,知道犬子彻夜未归后,她一直都在那呢!”

后半句,显然是对元闵瑞说的。

元闵瑞这几天正想着给闫凌峰和白雪赐婚,不想尽然发生了这种事情,当真是始料未及,现下闫素素失踪了,他心急如焚,对于这种儿女结亲,他根本也是没了心思。

“素素的房间呢?”

闫丞相领了元闵瑞进了闫素素房间,房内摆设简洁,墙上垂挂着三两幅水墨画,淡雅幽静,在闫素素曾经生活过的房间内,元闵翔入目之处,似乎就能看书闫素素或站或坐,或看书或吟诗,或发呆或写字,或忧愁或欢笑的身影。

好似着了魔怔一样,闫素素的身影一直在身边盘旋,挥之不去。

元闵瑞总算知道,为何白雪要赖在闫凌峰房内不走了,感同身受的,他既然也有种想赖在闫素素的房内不走的冲动。

直到白雪出现,这种冲动才算挥去。

“皇兄!”白雪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一看到元闵瑞就小跑了过来,扑入了元闵瑞怀中,哭个不休。

元闵瑞伸手揽住了白雪的肩头,轻声安慰:“不哭不哭。”

“皇兄,怎么办,凌峰不见了,他从昨天下早朝开始,就不见了踪影,闫丞相派了家丁四处寻找,都找不见他,都已经一天一夜了,怎么办?皇兄,怎么办啊怎么办?”

较之闫凌峰,元闵瑞更为担忧的是闫素素,甚至可以说,自听到闫素素失踪不见的消息后,他的一颗心,就都扑在了闫素素身上。

他拍了拍白雪的后背,启口:“放心,她们肯定会回来的,放心,皇兄一定会找到她。”

这个她,在元闵瑞心里,便是闫素素。

而到了白雪心中,变成了另一个人:“真的吗?皇兄真的会找到凌峰吗?”

元闵瑞点点头:“一定会找到她。”

若是找不到她,元闵瑞觉得,自己会疯掉,就算知道她不是属于自己的,但是只要能隔三差五的看到她,和她说说话,他便有活着的乐趣。

他一生女人无数,后宫佳丽三千,可万千佳丽,不必闫素素一根寒毛。

闫素素是这辈子,唯一一个让她动心的,也是唯一一个,他动了心却得不到的,更是唯一一个,他得不到却依旧爱入了骨髓的。

同样觉得自己会疯掉的,还有元闵翔。

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从前天晚上到今天早上,元闵翔已经足足找了闫素素一天两夜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他都去寻过了,甚至不惜放下身段,挨家挨户的问过去,结果却让他失望,然后,陷入深不见底的担忧之中。

他当真后悔,后悔为什么当时会放闫素素回家,也开始恨,恨自己怎么会相信了小雅的片面之词,接着便是怨,怨小雅为了一己之私居然做出伤害闫素素的事情,最后剩下乞求,乞求老天爷把闫素素还给他。

寻到了中午时光,他的马儿率先体力不支,跪倒在地,无力再行走,元闵翔自己,也是脸色憔悴不堪,怕自己会倒下,他才勉强进了一家面馆,草草将一碗牛肉面下肚,又换了一匹马,继续寻找。

眼看着天际慢慢转为一片血红,日头看是渐渐西沉,元闵翔看着东城门,忽然间好似感应到了什么,他一个激灵,双脚夹紧了马背,用力一鞭子挥向马屁股,马儿如离了弦的箭,飞奔出去。

天色渐渐暗沉,东郊之外,一片荒芜,只一间破败草房,在风中飘零,摇摇欲坠,元闵翔看了那破草房一眼,一跃下马,朝着草房里头而去。

“素素!素素!”他一个个角落仔细搜索着,总感觉到闫素素似乎就在附近,只是寻遍了整座草房,甚至连屋梁上他都没有放过,却不见闫素素踪影,最后,他不得不落寞而归,临走前,还看了草房几眼,心里的那种闫素素近在周边的感觉,依然浓烈。

元闵翔自东郊回来后,才知道元闵瑞也派出了大量人马搜索闫素素。

他本是不想元闵瑞参与其中,毕竟把自己的女人弄丢了,这可不是一件光彩事,更别说是叫情敌知道。

但是兹事体大,如若有元闵瑞帮忙,那自然是再好不过,是以元闵翔也没多做什么反应,回了城,他先去了趟闫府,得知闫凌峰也不知去向后,他眉心一皱,策马奔回了闵王府,让明月,去请拓拔岩来府中议事。

半盏茶的功夫后,拓拔岩独身前来,闫府的事,他也从小雅处得知了一二,所以进来之后,面色也是凝重,坐在元闵翔对面,一语不发,等着元闵翔发话。

良久,还是元闵翔先开的口:“你怎么看这事?”

拓拔岩俊美微紧,摇了摇头:“依我之见,此事必定和闫丞相有关,先是闫素素,后是闫凌峰,明显是冲着闫丞相来的。”

元闵翔却不怎么认同:“我倒是觉得,此事和闫凌峰有关,我虽然记不太清楚,但是素素失踪后,闫凌峰的表情似乎有些异样。”

“你怀疑,是他所为?”

“即便不是他所为,也和他脱不了干系。”

“那现在,闫凌峰也不知了去向,难道是畏罪潜逃?”

元闵翔凝神摇头:“应该不会,据我所知,素素和他关系甚好,倩儿说前一日晚还在一起把酒言欢直至深夜,相谈甚欢,闫凌峰根本没有理由要掳走素素。”

元闵翔的话听的拓拔岩有些懵了:“你既说和闫凌峰有关,又说不是闫凌峰,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岩,当日白雪和素素在一起,你说会不会那个刺客,要掳的是白雪,夜黑风高的,掳错了人?”其实,元闵翔是猜对了的。

但是拓拔岩的话,却让他否定了自己的猜测:“怎么可能,夜行之人,这点眼力劲儿能没有,再说了,这和闫凌峰,又有什么关系,难道你觉得是闫凌峰买通了刺客来掳走白雪公主,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且就算如此,那他未免也太蠢了,白雪再闫府出了事,你以为闫家能脱的了干系,所以依我之见,绝对不可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