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49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92 2016-04-09 20:07:45

  第149章

虽然阴损无良,但是闫凌峰对于白雪,是深感厌恶的,厌恶之人之事,他也是心狠手辣,毫不留情。

只是想不到事情演变如此,当真是他始料未及的。

啜了一口茶,他心里颇为烦躁,门口不远处,响起了错落有致的脚步声,以为闫素素来了,闫凌峰举目望去,只一眼,他手里的茶杯差点摔落。

眼前之人,是他妹妹不错,但是,却不是闫素素,而是那个始终已久的闫妮妮。

“妮……妮!”

闫妮妮眼神冷傲,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看着闫凌峰:“哥哥很吃惊?”

“你,你怎么会在这?羽威,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她怎么会在你家。”

安阳侯故作不解:“她不是你妹妹吗?你这不就把妹妹还给你,哈哈,我哪里有搞鬼。”

安阳侯的笑容,开始变得半真半幻起来,一股怪异的气息,在体内不住的窜动,闫凌峰直觉茶中北下了毒,赶紧运功行气,却抵挡不住那股子乱窜之气,眼前,更加的虚幻起来。

“羽威,你……尽然……给我下毒!”

安阳侯笑的十分无辜,眼神却又狡黠至极:“哪有,我们是十多年的老友了,我怎么可能给你下毒,你可不要冤枉了我。”

安阳侯的话,闫凌峰都听不太真切,他的身子很虚,感觉随时都会昏过去,他用力的握紧了拳心,手心却好似握着一团棉花,无论如何也何不拢拳心。

“到底,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为了我对妮妮的爱,但凡是她讨厌的人,就算是兄弟,就算是父母,我都会帮她去毁灭,凌峰,你要怪,就怪你那个恃宠而骄,害死了闫大夫人的娘吧!”

闫凌峰的听觉,最后定格在娘这个字眼上,然后一切都开始变得黑暗,眼前的所有,都开始渐渐远去,人影,家具,声音,笑声……

闫凌峰,昏死了过去,安阳侯对着紫娜和安定侯吩咐道:“弄下去。”

“哥,会不会有人知道他的行踪?”

“不会,闫素素的失踪,他和我同坐一船,他来要人,怎么可能声张出去,而且我了解他,他来我这里,从来不喜欢和任何人说,安阳侯府,是他的天堂,以后……我会让这里,成为他的地狱,哈哈哈哈!”安阳侯嚣张的笑容,惹的安定侯心里颇为不舒服。

但是知道自己的那点小慈悲小仁慈,说出来会招了安阳侯的不快,以及紫娜的责备,所以,硬生生给忍住了,和紫娜一起抬着闫凌峰下去。

人一走,安阳侯一把关注了大门,将闫妮妮扯入了怀中:“这样,满意吗?”

“要是是那俞贱人,我会更开心。”

“放心,有了这只小犊子,还怕闫二夫人不上钩吗?妮妮,为了你,我可是做到了这种地步,连十几年的朋友情谊都可以抛却,做了个彻彻底底无情无义之人,你看,你该怎么嘉赏我?”

闫妮妮俏脸一红,倚在安阳侯怀中,娇嗔了一句:“讨厌!”

“我要你!”安阳侯温柔无限的抬起了闫妮妮的下巴,弯下了脖颈,神情的注视着闫妮妮,“我等不到大婚之夜了,我对你的心意你也看到了,不要让我再等了,好吗?待你大仇得报的那日,我恐怕也早已经憋死了,你看看,它好想要你。”

说罢,安阳侯握住了闫妮妮的手,往下引导。

只是一瞬,闫妮妮便觉得手心一阵滚烫酥麻,俏脸红成了映日桃花。

“不要了,我至少要给我娘和我姐姐守孝一年。”

安阳侯目露失望之色,松开了闫妮妮的手,轻笑一声:“好了,我尊重你,我会等到你,心甘情愿的给我那一刻,等你,一天都是煎熬,但是一辈子我都愿意。”

闫妮妮眼眶微湿,大为感动,匐在安阳侯的怀中,她幽声道:“羽威,你真好。”

“傻瓜!”安阳侯轻吻上闫妮妮光洁的额头,嘴角,勾起了一个阴冷的笑容。

闫府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三小姐闫素素尚未找见,少爷闫凌峰居然彻夜未归,且无人知晓他去了何处。

有人暗传,闫素素是被闫凌峰给掳走的,闫凌峰这是畏罪潜逃,闫丞相自是不信,下令谁若是敢传播谣言,就让谁吃不了兜着走。

谣言算是给压了下来,可是皇上那,却是给惊动了。

头天晚上闫丞相带着元闵翔的调兵令牌进宫调遣一支小军队,说了是给闫凌峰狩猎护驾,元闵瑞就怀疑这支军队是不是别有用途,因为以他对元闵翔的了解,元闵翔素来喜欢独来独往,怎么可能一下子要带这么多人随行。

不过当时他也没有多想,总觉得元闵翔即使别有用途,也只管让元闵翔去安排,他管的太多,倒伤了他们兄弟的感情。

可是当今天闫凌峰没有来上朝后,他就觉得可能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下朝后,元闵瑞命人去请闫丞相,往龙居宫一趟。

闫丞相路上便猜,皇上许是为了闫凌峰没有上朝之事,若是当真是为了此事,恐怕这纸包不住火,闫素素失踪一事,必定也瞒不住了。

做了瞒不住的打算,是以当皇上问及调兵之事,白雪两夜留宿闫府之事,还有闫凌峰缺席为上之事时,闫丞相几乎是没有隐瞒,一一如实相告,元闵瑞闻言,身子一颤,不敢置信的问道:“她,被夜行人掳走了?闫大人,也不见了?”

“皇上,臣恳请皇上,帮臣寻找一双儿女,臣已经失去了两个女儿,若是再没了这一双,臣当真是活不下去了。”闫丞相老泪众横,这句活不下去,虽然也算是为了做戏打动皇上,却也有半数是发自真心。

短短半年之中,长女身亡,天人两别。

二女离家出走,杳无音讯。

如今三女也遭人绑架,生死为卜。

最是器重的儿子,尽然紧随着下落不明,去向不知。

人有三悲,幼年丧亲,中年丧偶,老年丧子,难道这都要叫他给赶上不成?

闫丞相悲从中来,元闵瑞也担心着闫素素安慰,即可下令:“李德!”

“是,奴才在!”

“传朕口谕,宫廷画师,即刻绘闵王妃和闫大人画像千张,八百里加急,送往各州府县……”

闫丞相跪在下首,听着皇上安排寻找事宜,心里也燃起了点点希望,只要还在人世,这般寻法,肯定能够将人找到。

“李德,都记下了吗?”

“是,奴才都记下了。”

元闵瑞对李德挥手道:“下去执行。”

“是,奴才遵命!”

李德下去后,元闵瑞起身朝着闫丞相走来:“走,一起去你家,朕看看,能不能寻见什么蛛丝马迹。”

“是,皇上!”闫丞相起身,抹了把眼泪,走在元闵瑞后头。

回到闫府,俞氏王氏正在门口抱头痛哭,闫丞相心中烦乱,不由吼了一声:“哭哭哭,就知道哭——皇上,你不用理会她们,我们往里走。”

听到皇上两字,俞氏王氏哭声戛然而止,见一身明黄色龙袍的元闵瑞,两人忙是抹干泪水,双双跪倒在了地上,带着哭腔给元闵瑞请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