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45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35 2016-04-05 22:15:58

  第145章

下面是不是该问,你哥哥怎么不陪你了,闫素素料想如此,事实证明,她的料想也是对的。

“你哥呢?怎么不见他?”

闫素素也借故看了下人群,寻找了一番:“咦,方才还在那。”

“是吗,什么时候?”

“就刚才。”

“我怎么没瞧见他?”

闫素素知闫凌峰定然是为了避开白雪公主,躲了起来,要说,她也不知道闫凌峰躲哪里了,就算是知道,也不会告诉白雪公主。

“可能是去看看四周围有没有可疑之人靠近吧。”

“哦,也是,今日他是来负责我们的安危的,想到有他保护,我心里就格外的温暖。”

闫素素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实在找不到和这个白雪公主的共同话题:“哦!”

“不是放纸鸢吗?走,我们去那边放。”白雪指着远处的亭子前的绿草坪,对闫素素道。

这个公主,看来闫素素是不得不陪了。

“好!”

和白雪朝着前头的亭子走去。

一路上,白雪啾啁个没完,不是问闫素素有没有帮她问闫凌峰是否已有心上人。

就是问闫凌峰喜欢吃什么,喜欢穿什么,喜欢玩什么。

到最后,她甚至俨然把自己当成了闫家的媳妇了。

“你说,以后是我该叫你嫂子,还是你该叫我嫂子,哈哈,这辈分,可当真排不清楚了。”

闫素素眼角抽搐,嘴角干笑。

“公主——”

“恩?”

“以后你依然会是公主。”

闫素素的话中之话,白雪自然听不出来,她只当闫素素这是尊重她呢,笑嘻嘻道:“以后当着别人的面,你叫我公主,如果私下里,你可以叫我嫂子,呵呵!”

闫素素见过脸皮厚的女孩,却没有见过这么厚的。

当下无语,还是等哪天进宫,去和皇上说上一说,只希望她的话,皇上还愿意听,不会指下这门落花有情流水无意的婚姻。

大家各自互动,三五成群,到了正午的时候,太阳渐移头顶,春暖花开,鸟语花香,在这自然而成的美景之中用过午膳后,大家就开始安排活动了。

有投壶的,有推牌九的,也有拿着绣花样子在那刺绣的,也有在一边作诗吟曲的,王氏和俞氏兴致颇高,在那边和人相谈甚欢,而白雪则是像狗皮膏药样粘着闫素素,甩都甩不掉。

“二嫂,凌峰到底去了哪里?”

“我也不知道。”

这个问题,白雪不知道是不是中了鬼画符,几乎是隔一会儿就要问一句。

“二嫂,不如我们去找找他。”

“二娘已经派人去找了,我们不可和大家走散了。”

白雪显的有些失望:“好吧,早知道半晌都见不着他一面,我就不来了,好无趣,二嫂你看她们,一个绣花样子,传来递去的,有什么好看的,我生平最是讨厌拿阵穿线的活儿了。”

“青菜萝卜,各有所好。”闫素素答的有些慵懒,午后的阳光十分的好,躺在草地上只觉得身心放松,让人昏昏欲睡,自然,如果能把身边的白雪忽略成为空气,那便更是惬意了。

白雪也学着闫素素的样子,躺在草坪上,好似终于聊累了关于闫凌峰的话题,话锋陡然一转,总算关心起闫素素和她二哥的事情来。

“二嫂,你和二哥的别扭,还没闹完吗?这都快传到太后娘娘处了。要是叫她知道了,少不了数落你一顿。”

原来和元闵翔的事情,居然已经传到了宫中,也是,皇家之中,能有什么秘密。

“呵呵!”闫素素干笑一声,“等几日,我就回去。”

“你看这都到十八了,你要是不进宫去给她请安,就再等着受罪吧,她这个人,总只想着自己,有时候要不是念在她是长辈的份上,我真想放球球咬她。”也不知道白雪是性子当真纯真如此,才敢如此口不择言,还是对闫素素太过信任,太把闫素素当自己人了,言辞间才会这般没有收敛。

闫素素忽然想到白雪曾经说过和太后有过过节,至今未和好,为了不让白雪继续闫凌峰的话题,也不让白雪过问自己和元闵翔的私事,闫素素便转了话题,八卦了一回:“你和太后,怎么关系闹的这般僵?”

“还不是她有病!”

“啊?”

“心里有病,二嫂你也知道,她不喜欢粉红色,就因为当年父皇宠爱丽妃娘娘,因着丽妃娘娘爱穿粉色衣衫,是以赐了丽妃娘娘一个红粉佳人的美名,后来丽妃猝死,父皇哀伤不止,将整座宫殿都刷成了粉色,悼念丽妃,太后因此心生妒忌,和一个死人吃了醋,父皇驾崩后,她命人将所有粉色盖住,从此以后,宫里不许出现一点粉色。你上次进宫赏花,该是看到了,连桃花都是红色的,没有粉色的。都是提前一个晚上,敬事房的太监宫女们连夜把粉色的桃花都给摘了,只留下大红色的。”

果然是宫里的那些勾斗之事,元闵翔倒是说过,“你不会爱听的”,却是,闫素素对此兴趣缺缺,倒也得出了和白雪一致的观点:太后有病。

白雪在那义愤填膺的继续道:“她不许宫女们穿戴粉色就算了,就连我们后宫的娘娘公主们身上,她也要来管。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命人给球球做了一件粉色缎面的小衣裳,想着球球也不会跑太远,估计惹不到她,不想球球调皮,独自一人跑去了御花园,被太后撞上了,愣是差点把球球掐死。

我和太后的梁子,就是这么结下的,不过我也不怕她,我也父皇赐给我的金牌,看着这块金牌,太后娘娘也要忌我几分。而且皇兄和王兄们,对我也是甚好,后来球球还是皇兄给我救下的。”

相对于白雪公主回忆起此事的愤怒,闫素素显得太过事不关己,淡淡的应了一声:“哦!”

白雪公主心里颇感不悦,觉得闫素素这是怠慢了她,但是忽然之间,眼睛一亮,跳了起来:“凌峰回来了,我不和你说了,我走了。”

说罢,欢喜的朝着不远处跑去,闫素素侧脸看去,看到了闫凌峰无神的半个侧脸,而闫凌峰身后,跟着一个黄衣丫鬟,正是俞氏派出去寻找闫凌峰的那个小丫头。

看来,今日的闫凌峰,是难逃一劫了。

闫素素不便此刻去参与其中,便只顾自己躺着晒太阳。

左耳边是一群女人们的莺歌笑语,右耳边,有汩汩的暖风送入,她星眸微闭,吐气轻盈,正觉得昏昏欲睡间,脚边的草坪上,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踩踏。

她正眼望去,只见一个玲珑身段的女子,站在自己身边,因为她是背光而立,是以只看得到她身上一圈金黄的阳光,似给她整个人镀了一层金漆,却不见她的容颜样貌。

闫素素用手肘稍稍支起了上半身,眯着眼睛适应太阳光线:“你是?”

“闵王妃不认得我的,但是你却对我有救命之恩。”女子声音柔软,很是好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