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50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21 2016-01-01 20:11:21

  第50章

皇宫之中,最是忌讳朝臣和外戚勾结,所以即便丞相位高权重,对俞氏又疼爱有加,却也是不敢滥用手里职权,拔擢俞氏的弟弟俞光中,最多也只能给俞光中安排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南平县令职位。

可若是皇上亲自下旨给俞光中升官,这样被人就没的多嘴的了。

升个官,对元闵瑞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他答应的也利索:“行,朕会安排。”

“还有一个请求!”闫素素不是得寸进尺,只是不得不请。

元闵瑞只是纵然,淡笑道:“何事?”

“我想回趟家,想去看看我母亲!”着实是想念了,半年多的朝夕相处,王氏的点滴关怀,还有上次的温柔交谈,闫素素的心里,也种下了对王氏的爱。

这个请求,照理说元闵瑞确实该许,毕竟闫素素并非宫中之人,如若不是因为他的病,她也不必要被牵绊在宫里,但是他却没有即刻答应,而是面露了为难之色。

“这有点困难。”

“怎么了?”皇宫里丞相府这么近,回去一趟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大不了像上次一样,早上回去,晚上回来,这哪里碍着谁了?

“朕方才忘了说完了,明日就是父皇的祭日了,你们一干随行之人,酉时就要进念佛堂吃斋诵佛,净身沐浴,恐怕你现在回去,酉时不一定能回得来,如果耽误了时辰,那就视为对父皇不敬,这罪可是不轻巧。”

元闵瑞把自己为难的原因告诉了闫素素,闫素素略一皱眉,看向了滴漏,现在已经是午时了,离酉时只剩下两个时辰多点。

确实如元闵瑞所言,如果她执意要回去,这点时间顶多够一趟来回的,恐怕她回家屁股还没有做热,就要急着赶回来了。

算了,想必家里母亲一切安好,为了不徒惹事端,闫素素还是打算放弃了这次回家之行。

对元闵瑞失落一笑,她清幽道:“怪想念我娘的,今晚酉时开始,是不是到明年的这个时候,我才能回家?”

去西陵守墓一年,想必这一年之内,也没有什么时间回家吧!

元闵瑞靠了过来,大掌不受控制的搭上了闫素素的肩头,轻轻拍了拍:“西陵离京城也并不是很远,母后期间肯定要回来个一两趟,到时候跟着一起回来,朕再安排你回家,怎么样?再者朕的病,还离不了你的照料,到时候朕就托病把你要过来几日,母后也不会有微词。”

感激的对元闵瑞一笑,对于他这个宽慰拍肩动作,闫素素并未觉得别扭,反倒有了种兄长对妹妹关心的温暖感。

元闵瑞却是手心灼热起来,只因为他心里装着她,是以任何的肢体接触,都带着男女之情,都带着他对她的念想。

一年,对于元闵翔来说,是等待,是煎熬。

可天晓得,这一年对于他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煎熬和等待。

一个多月的朝夕相处,他好像已经中了她毒,只要一刻不看到她,心里就空落落的难受。

多少时候,他想不顾一切的把她圈制在身边,但是理智却一次次的告诉他:不说闫素素不愿意,就算她真的愿意,元闵翔怎么办,这份兄弟情义,就为了个女人断了吗?

而且天元王朝的半壁江山都是元闵翔打下来的,元闵翔手握着三支军队,如果真为了闫素素和元闵翔撕破脸皮,后果必是不堪设想。

女人之于江山,孰轻孰重,元闵瑞清楚了然。

自古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怕说的就是他现在这种境况吧!

傍晚时分,天边一片彤色,如同打碎了来的胭脂盒子,洒落了一片又一片的火红。

早半个时辰的时候,就有宫女过来催了,让她赶紧收拾几身素色的衣衫,到念佛堂门口等候。

随意的挑拣了几件衣服,看着离酉时还有点时光,闫素素亲笔手书了一封信,因为丞相大人请过老师教过她琴棋书画,所以对于毛笔字,她现在也是驾轻就熟,甚至写的一手娟秀文雅的楷体字。

信一共写了两封,一封写给她母亲,大抵是盯住了一些孕妇该注意的事项,饮食上,起居上,心情上,面面俱到,具细糜漏。

另一封,则是写给大姐闫玲玲的。

之所以会给闫玲玲写信,自然是看转了闫玲玲生性善良,如若李氏要谋害她娘亲,闫玲玲的个性,应该是不会坐视不管的。

信里,她自然不会明说要提防你娘伤害我娘和我弟弟,这样就是暗骂李氏心思不正,歹毒下作了。

她说的很委婉,说妹妹这一去不知道何时能回家,我母亲就要劳烦大姐照顾了,大姐是个善良灵巧的人儿,有空帮我过去多陪陪我母亲之类的客套话。

写完两封信,确认无误后,她把信送到了李德手里,让李德交给丞相,并叮嘱李德,一定要让丞相把信交给她写的收信人。

准备妥当了一切,她本要去给元闵瑞辞行并道谢,没想到元闵瑞却比她先一步过了来。

他已经换了一席明黄色的锦缎长袍,长袍上,用银色的丝线绣制着无数的小龙,很是精致,金银搭配,彰显了高贵。

“臣女正要去向皇上告别呢!”闫素素放下了报复,给元闵瑞行了个礼。

元闵瑞嘴角落寞的扯了扯,伸手示意了她起身:“以后,在太后面前,要多注意点规矩,这礼数是一点都不能少,不能随性为之,记得就行,不记得就忘了,知道吗?”

他在担心她吗?

心里暖暖的,闫素素微微一笑,难得的低眉顺眼:“知道了。”

“太后不喜欢粉红颜色,打开行李看看,把粉红色的东西都挑拣出来,免得回头惹了她不高兴,无端端受了委屈。”元闵瑞边说着,边看向她的包裹。

闫素素倒还真不知道太后有这一怪癖,忙回身打开包袱,里头有一件粉红色的肚兜,她忙挑拣了出来,还有一支冰花芙蓉玉的簪子,忙也拿了出来。

再仔仔细细的看了两三遍,确定没有粉色的物件了,才又系上了包袱。

刚做好一切,方才来催促的宫女又跑了来,看到元闵瑞在,忙是给元闵瑞请安,而后对闫素素道:“三小姐,都到的七七八八了,您稍微快点。”

“恩,就来——皇上,你的病,药方子我给了蒋太医了,记得按时吃药,吃到明年五月份的样子,药就可以停了。然后就召我回来一趟,我再给你看看身体。”

元闵瑞知道闫素素的意思,一个病治好了,就开始治疗另一个。

他会意的点点头,恋恋不舍的看了她一眼,随后转开了眼光,也催了声:“去吧!”

闫素素到达的时候,还有两三个宫女还没过来,她大致扫了一眼周围,这次随行的队伍,虽然算不上浩浩汤汤,阵势却也不弱了。

宫女这些不必说,光是元闵瑞的妃子,居然就带了六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