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22章 蝶谷仙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62 2015-12-02 01:32:18

  闫素素不喜欢这样的霸道,她认定的男人,即便不是温润如玉,也要是个翩翩男人,岂能是安阳候这样的莽夫,当下,一把推开安阳候,红着脸,怒了。

推开安阳候的反冲力,让她往后踉跄了一个跟头,险些摔倒,腰肢,却陡然落入一双铁掌之中,稳稳站住。

回头,却见翔冰脸如霜,冷视着安阳候:“安阳候,有些女人,是你要不起的。”

“怎么的,小白脸,她是你的未婚妻?”安阳候根本不把翔当回事,尤其是看到翔那苍白的脸色后,脸上更是顿生讥诮。

闫素素感觉到了,揽着自己腰肢的大手,稍微紧了下,不知道是因为“小白脸”这个字眼,抑或是因为“未婚妻”这个字眼。

“哼!是又如何?”

闫素素美眸蓦的瞪大了一瞬,这是怎么个情况,翔居然在大庭广众下承认自己是他的未婚妻。

虽然知道可能是权宜之计,但是闫素素还是多少震惊到了。

“是,我便抢,这姑娘生的这般娇俏,跟了你这个小白脸,岂不是可惜?”安阳候依旧是面露讥诮之色,根本就没把翔放在眼里。

翔没有任何反应,闫素素还以为他三番四次被侮辱为“小白脸”气到了,却见他只是那么冰冷的看着安阳候,眼底深处全是讥讽,安阳候教他看的发毛,有些给自己壮胆一样的冲了一句。

“小白脸,莫不是你也想跟了本大爷,不过不好意思,你脸虽然白,但是人却不够娇媚,不然,本大爷倒是可以考虑破例开次男荤。”

这分明是赤果果的侮辱,闫素素听不下去了。

事因她起,翔完全是为了护卫她而已,她不能缩在他的怀中,任由那安阳候言语上多般羞辱翔。

是以,轻轻的挣开了翔的怀抱,踱步到安阳候跟前,绕着安阳候走了一圈,忽的娇笑起来:“安阳候,真不好意思,虽然你脸是人脸,但是人却是熊人,不然,本小姐倒是可以考虑破例开次兽荤。”

以牙还牙,说的大概就是闫素素现在这一句了。

安阳候讽刺翔是个不男不女,她就讽刺安阳候是个不人不畜。

这一句,让周遭围观的人都噗哧大笑起来。

安阳候是一方霸主,哪里受过这等气,当下吹胡子瞪眼的满脸涨红,怒不可遏的大吼一声:“他妈的,老子虽然从不打女人,但是你这个女人,老子非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闫素素倒是不惊不怕,安阳候,充其量不过是个侯爷罢了,她再不济也是丞相府的小姐。

她爹的身份,应该足够压死这个安阳候。

安阳候当街调戏她,意欲强抢她,即便是她的丞相爹再怎么不待见她,安阳候这样无礼的行为,丞相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是以,她不惧不怕,而是轻嘲了一声:“安阳候,你是可以教训我,但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要教训我,恐怕要先去问过我爹爹——掌柜的,劳烦你去丞相府通告一声,告诉我爹闫丞相,就说有个安阳候要教训他的小女儿,问我爹爹同意不同意。”

闫丞相三字一出,如同炸弹一样在人群里炸开。

看那安阳候,高大的身子晃了一晃,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你,你说什么?”他的声音也有写发颤,真好笑,徒生了一张威武的脸孔,其实也是个欺软怕硬的软蛋而已。

闫素素冷笑一声,斜睨了安阳候一眼:“怎么的,安阳候莫不是耳背了?无妨,那小女子便再重复一遍。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安阳候要教训我可以,但是要等人去请示我的丞相爹爹,爹爹同意你教训我,我自是自我奉上,随你教训。”

安阳候定定的看着她,好半晌,才回过神,眼神里含着一抹让闫素素看不透的仇怨,然后,不再与她多话一句,忿忿转身:“青龙朱雀,驾安定侯回府,今日之事,作罢!”

看来,她的丞相爹爹在关键时刻,还具有保命作用。

闫素素可不认为这个安阳候是好惹的人,他若是动了气当真要教训她,无非有两条途径:强抢jian淫,殴打关押。

无论是哪一条,她都不敢想象后果,幸好,有个好用的爹。

以前常听毕业的大学生们感慨,有个好脑子,不如有个好老子。

现在看来,好脑子可以用来和人斡旋把人气个半死,好老子则是可以来个完美收场全身而退。

好脑子和好老子,无疑是绝配!

回转头,看向翔,她微微一笑,很倾城。

他也鬼使神差的,勾了唇角,这是相处一天多来,她第一次见他展笑。

唇角淡淡的勾了一下,几不可见,可她知道的,他确实笑了。

谈不上迷人,甚至有些僵硬,但是她却闻见了他嘴角笑容里,开出一朵菊花香。

安阳候和安定侯一走,掌柜的和大夫都赶紧过来给闫素素道谢行礼。

闫素素忙是扶了他们起来,蹙眉看了一眼门口,问道:“那个安定侯,怎么和个疯子一样?”

并非八卦,只是郁闷。

掌柜的闻言,摇头叹息了一口,满是惋惜:“还不是为了一个女人,听说他喜欢的女人病重了,请了神医蝶谷仙来医治,可是蝶谷仙却多般为难,不肯出手相救,是以……”

“为爱癫狂,是吧!”闫素素补上了掌柜的没有说完的半截话,倒真是没有想到,堂堂一个安定侯,居然会为情所伤所痛。

“是的!小姐有所不知,蝶谷仙脾气古怪的很,虽然身长回春之术,但是想要她出手相救,除非回答出她一个问题,这次,安定侯估计是叫她的问题给难住了。这不,三天两头到城里各大医馆药铺闹事讨答案。”

掌柜的扶正了被安阳候踢倒的椅子,用袖子擦赶紧,复过来恭敬的请闫素素,“小姐坐着,方才受惊了吧!”

闫素素看了一眼椅子,没有坐下,而是扶了翔过来,把他安置在椅子上。

“让药童看看你的伤口,方才我这么重的跌过来,刚好撞到你伤口上,千万别再扯开了——小兄弟,麻烦你给他查看下伤势。”吩咐了边上的一个小药童给翔查看伤势,闫素素又随意的问了句,“什么问题,莫不是与药有关?”

“必定有关,蝶谷仙出的刁难,每每都是和药物相关的。听说他给上一个病患出的难题是游子思乡。这个倒也不算难,思乡当归,当归是已。可这次也不知道是不是蝶谷仙是不是故意刁难安定侯,居然给他留这么难一个难题,小姐有所不知,那蝶谷仙让安定侯寻出一场婚礼来。你说,你说这是什么题啊!”

“婚礼?”闫素素秀眉凝了一瞬,看向掌柜,目光里有些吃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