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41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32 2016-04-01 20:13:51

  第141章

“小姐,老实人会盯着姑娘家看的眼珠子都不骨碌一下?”

许是倩儿的声音太大,那人听到,脸上的颜色,更是蔓延到了脖子根,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起来:“我,不是,那个,姑娘,我真的不是有意冒犯,那个,我这是……”

看着对方窘态,倩儿忍不住扑哧轻笑出声,在闫素素耳边轻声道:“小姐,这憨子真好玩。”

“不得无礼!”闫素素侧头轻斥了倩儿一声,随后款步上前,走到男人身边,温柔笑道,“这位公子,你开个价吧,这些画,哪些有被我们撞的有瑕疵了,我会照价赔偿。”

男人都不敢抬头看闫素素,只盯着怀里的画道:“其实钱没有关系,就是这些画都是名家之作,千金难求的,撞坏了不舍得。”

“喂,你想敲诈是吗?”倩儿闻言,尖着声音冲了一句过去。

那男人拿伞手一送,忙摆手:“不是不是。”

伞,应声而落,细雨肆无忌惮的打在了他的身上,他的画上。

他忙手忙脚乱的伸手去护画,闫素素见状,从倩儿手里接过了伞,撑到了男子头顶。

男子受宠若惊,却见闫素素和倩儿都在淋浴,忙推开伞:“两位姑娘万不可淋湿了,我捡伞。”

也不知道他今天是不是霉运当头,弯腰去捡伞的当回,另一首堆叠的画卷,忽然滑了一卷落地,滚了几圈,沾了满卷污泥。

他啊呀一声,满脸惋惜。

倩儿以为这是他的计量,横眉竖眼的叉腰上前对着他道:“现在,是不是要勒索我们一大笔钱了?说是因为我们的缘故,你这画才会滚刀泥地里,我告诉你,你要是敲诈勒索,可是找错了对象,我们家小姐可是……”

“倩儿,别闹了,赶紧帮他去捡伞。”

闫素素推搡了倩儿一把,自己也俯下身,把那滚了泥的画卷握在了手里,送到了男人面前:“这个,还要吗?”

男人见闫素素白皙的掌心中滚满了稀泥,忙从腰间掏出一块锦帕,送到闫素素手里:“不过是一卷画,怎能弄脏了姑娘的手,姑娘,你赶紧擦擦。”

倩儿也已经捡了伞回来,没好气的送回了男人手里:“拿好了,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就直说,你要多少银子,开个价。”

男子满脸的不要意思,低头看着手里的画,又看看那卷沾污了的话,就在倩儿以为他要狮子大开口的时候,却听得他道:“算了,只是一幅画而已。”

闫素素本也以为男人多少会开个价钱,不想他居然没有让她们赔偿的意思。

倒是轮到她过意不去了:“你多少开个价吧!”

“呵呵,真的不碍事了,我得走了,两位姑娘也早些回去,这雨眼看着要下大了。”

闫素素总觉得就此离开有些不负责任,毕竟便是她和倩儿那一下急躲,也不会压坏他的画,没有压坏他的画,他也不用停下来,不用停下来,伞也不会掉,伞不会掉,画也不会掉。

就算不用赔银子,好歹,也给她一个补偿的机会。

举目看去,恰巧三人身处之处,是一家文化四宝的铺子,闫素素于是邀道:“我不知道你的画都画了些什么,既然你不要赔偿,那我画一幅送给你当做赔不是吧!”

“你会作画?”男人显得惊讶。

闫素素还没开口呢,倩儿就抢着做了回答:“这是自然,我们家小姐,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她可从来没有送花给谁,算你走运了,我们小姐的一幅画,可是价值连城的。”

“呵呵,倩儿,你再吹,再吹我可让你回去了!”闫素素嗔笑一声,步子已经率先进铺子。

倩儿和男人也随着近来,男人面色泛红,一幅敦厚又憨实的样子。

“姑娘若是忙,那便不好耽搁你的时间。”

“呵呵,并不会多久。”

闫素素说罢,对着掌柜的吩咐了一声:“掌柜的,给我上一套文房四宝,再上一份彩墨,一桢空白的画卷。倩儿,跟着去付银子。”

“是,小姐!”

不一会儿,掌柜的殷勤的拿着东西送来,闫素素温浅一笑:“掌柜的,借你那边案桌一用,可行?”

如此美丽姑娘的请求,掌柜的自不会拒绝:“姑娘随意便是。”

闫素素于是将命倩儿给自己磨了彩墨,自己去廊檐边静了手,用那男人送来的帕子揩干,摊开了画卷,执起了狼毫。

作画,可谓闫素素的长项。

自幼父亲就手把手的教她绘制各种可以入药花鸟草木,来到这个世界后,丞相爹爹又请了画室教她绘人描物,本就有底子的她,学的是极快。

甚至到了后来,教画的师傅都禀告了闫丞相,说闫素素的画技,已经到了他教无可教,自叹弗如的地步。

此刻,她执着狼毫,看向男人,把命题权交付到了男人手里:“想要我画什么?”

“那掉落的画卷,画的是一副美女图。”

“好,我知道了!”

美女图,闫素素是手到擒来,驾轻就熟。

只见她蘸朱砂以涂瓣;蘸秋香以画鸟,蘸霜色以婵娟;蘸胭脂以红唇,蘸莹白盈玉面;蘸黛螺为眉妩,蘸鸦青为眸眼;蘸银朱以为衣,蘸赤金为镯腕;蘸牙色为束带,蘸玄色为发颜;蘸藕荷为璎珞,蘸翡翠为玉簪;蘸玉色为足臂,蘸琥珀为金莲;蘸水绿为秀湖,蘸蘸花青绘微涟;蘸群青为穹宇,蘸石绿为草藓;蘸紫檀为桌椅,蘸瓷白为茶盏。

少顷,一副栩栩如生的美女赏花品茶图,就赫然现于她的笔端。

不说那男子和掌柜的,就连并非第一次见闫素素作画的倩儿都惊呆了。

“小姐,太,太美了。”

闫素素唇角一勾,看向男子:“这幅,可以吗?”

男子呆呆的忙点头:“当真是美极。”

“公子,这画再晾会儿才能收起,我先告辞了。倩儿,赶紧走吧,不然晚了,娘得着急了。”说罢,闫素素给那男子道了别,拉着倩儿往外去。

到了门口,那男子忽然追了出来:“姑娘请留步!”

闫素素转身:“恩?”

“以物易物,这画,送给你!”说罢,他从一怀抱的画卷中,抽出了一副,递入了闫素素的怀中。

闫素素轻笑,受之:“那谢谢了,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春意渐浓,虽然白日里下过雨,但是夜风吹在身上,却也不算多么冷。

新雨过后,空气尤为澄明,天上数不胜数的星子,将漆黑如幕的夜空,装点的十分的瑰丽。

一轮弯月,窈窕的挂在天际,透过繁茂的银杏树,筛下一地细细碎碎的银子。

闫素素躺在院子中,看着天际皓月明星,心湖平静如水,毫无波澜。

闫凌峰过来的时候,她正在月下小寐,侧脸美好的如同凝脂,嘴角的笑容,恬静的让人迷醉。

“哥吗?”听到了沉稳的脚步声,闫素素猜是闫凌峰,眼都不睁问道。

“没睡着?”闫凌峰笑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