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33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65 2016-03-24 20:12:45

  第133章

闫素素心里冷笑,这个元闵翔,难不成是想见一个爱一个?

心里不禁起了试探之意,她故作妩媚,给元闵翔送了一个眼波,元闵翔居然红了一下,别开了眼光干咳了几声,以掩饰自己的异样。

闫素素的心里是泛着凉的,对于女人,元闵翔素来都是冷面相待,她原本以为元闵翔的柔情只给自己,现在才发现,元闵翔的温柔,是可以分割的,这份温柔,可以给自己,也同样可以给小雅,给一个素未谋面的舞女。

她轻笑一声,对着拓拔岩和元闵翔盈盈一福身:“两位公子既是小店的贵客,那我再给两位献舞一曲,两位可想看?”

“恩!”拓拔岩语气里是难掩的欢喜,这欢喜不知道哪里触犯了小雅,只听得她狠狠的瞪了闫素素一眼,恶声恶气嘲讽道:“庸脂俗粉,跳的舞也是庸俗,穿的红红绿绿的,耍猴戏呢,还不如刚才的依依呀呀呢,这是品茶的地方,不是看大戏的地方。”

闫素素按耐着心里一股怒火,柔声道:“既小姐觉得小女子跳的是耍猴戏,那小女子不该卖丑了,两位公子继续品茶吧,小女子告退。”闫素素是认定,拓拔岩不会让自己走,所以才会如此“委曲求全”。

果不其然,拓拔岩面色大为不悦,严厉的对小雅道:“小雅,你今天怎么回事,你刺猬附体了吗?你若是在这般无理取闹,我现在立刻就叫人把你送回去。”

“岩……你……”

“我是你哥!”

“翔哥哥,你看他,你看他你看他!”小雅嘟着红唇,对着元闵翔撒娇指控拓拔岩。

“好了,岩,小姑娘家家的,你何必为了这么点小事训她。”元闵翔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对小雅的纵容。

闫素素多么希望自己没有看到这一幕又一幕,没有看到小雅和元闵翔的亲密无间,也没有看到元闵翔对小雅的纵容。

可惜,她没办法控制自己的眼睛,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耳朵。

她唯一能控制的,只有自己的心。

她强迫自己冷静:“两位公主,那,你们是想看还是不想看?”

“想!”拓拔岩爽直的道,“不用理会她。”

“是,那小女子再为大家献上一舞:“乐师,请帮我弹奏《天上人间》”

笛音先起,悠扬婉转,随后,闫素素舞步跟上,一人独舞起来。

一曲舞罢,拓拔岩再次毫不吝啬的给了她掌声:“跳的好!”

“谢公子赏识,这位公子呢?觉得小女子跳的如何?”

闫素素故意上前,用柔媚娇羞的目光看着元闵翔。

元闵翔的双颊又是微微一红,对着闫素素浅浅勾笑:“很好!”

闫素素轻笑一声,莲步轻移动,朝着舞女之列走去,却被自己长长的裙裾绊倒,再度上演了一次摇摇欲坠。

只是这次是在元闵翔面前,而这次也是她故意设计的。

元闵翔处于本能伸手接住了闫素素柔弱无骨的身子,闫素素顺势一倒,跌入了他的怀中,不同对待拓拔岩的匆匆推开,这次,她采取的是主动搂抱。

装作惊惶未定的样子,她紧紧的搂着元闵翔的腰肢,眼神里都是后怕:“吓坏我了,若是跌下去,肯定会摔疼的,公子——”她目露羞态,娇媚无限的对着元闵翔温声吐气,“谢谢你出手相救。”

元闵翔双颊更好,照道理,他是该松开闫素素放她站稳,却不想他居然也紧紧的搂着她的腰肢,不肯松手,知道拓拔岩咳嗽了两声,他才猛然发现自己的失态,忙松开闫素素,表情有些不自然:“小心站稳了。”

“恩,谢谢公子!”他在外面,从来都喜欢这样抱着不小心摔倒的女人不放吗?

闫素素以为,今天晚上的她,既是成功又是失败的。

成功在于,作为一个舞女,她勾引到了元闵翔。

失败在于,作为一个妻子,她却失去了元闵翔。

到了这里也就够了,闫素素不想再做任何试探,也不想再惹自己伤心。

回到舞女之列,她对着大家福了福身,眼神不再妩媚,目光不再流转,而是燃着一抹淡漠和冷然,连着声音,都是给人一种疏离的冰冷感:“公子小姐,小女子告退了。”

“等等!”拓拔岩怎可能轻易放她离开。

这世上让他一眼动情的女子只有两个,一个已经嫁做人妇他已经无能为力,另一个,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走。

闫素素脚步一窒,回转了头:“公子有何吩咐?”

“今晚,我买你!”

闫素素眉心紧皱,冷眼看着拓拔岩,这样的眼光,给元闵翔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如同方才那个拥抱。

他之所以忘记了松开,不是因为那女子的体香,不是因为那女子的凹凸有致的身段,也不是因为那女子眼眸里的妩媚,只因为那一股子熟悉感,一股宛若抱着闫素素的熟悉感。

如今女子的眼神,和闫素素冷酷的时候又如出一辙,这一切,让元闵翔有种虚幻感,好似那面纱后,是闫素素绝美的容颜。

当然,他也觉得自己太过于敏感,闫素素怎可能是茶铺子里的舞女。

挥散了心理的这种怪异错觉,他静静的等着,看那女子会如何回应拓拔岩,心底深处,隐隐的居然希望女子千万不要答应。

事实上,那女子却是没有答应,非但没有答应,还给了拓拔岩结结实实一个难堪。

“公子要**,可以去万花楼,春花楼,美人阁,天仙坊。”

那冷然的态度,让拓拔岩触不及防,方才还是个妩媚的娇娘子,怎生的下一刻就转了冷酷的冰山美人。

“姑娘你可能有些误会,我只是买你给我跳一晚上的舞。”

“哼!一晚上,你不困,我也瞌睡。”说罢,闫素素头也不会,留给错愕的拓拔岩一个高傲的背影和一抹淡淡的胭脂香。

闫素素出去的瞬间,听到小雅尖锐着声音在背后道:“不过就是个**,顶多是个高等级女,摆什么铺。哥,不然我叫人教训她一顿,让她知道知道你是什么人。”

“你敢!”拓拔岩沉声冲了小雅一句。

小雅委屈极度了的声音,随后响起:“翔哥哥,你看他,你看他……”

又是这样,闫素素忽然觉得耳朵很疼,翔哥哥,呵!元闵翔,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从雅间出来,闫素素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对掌柜道:“回头二楼的客人若是问起我来,你就说我是你临时召来的,并不知道身份,今天心情不太好,以后都不会再来了。还有——”

“是是,小姐你吩咐就是。”

“今日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那如意和凤凰,够封你的嘴了吧!”

“自然自然,我会打点好一切,小姐你放心便是!”

闫素素疲倦的吐了一口气,看着外头的热闹景象,对着掌柜的摊开手:“给我十两银子,指给能喝酒的清净地儿给我。”

掌柜的一愣,但是很快就谄笑着取了十两银子给闫素素:“小姐您拿好,您拿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