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29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23 2016-03-20 20:06:08

  第129章

赏花节,定在了初十,闫素素起了个大早,在明月的伺候下收拾停当,衣衫华丽,妆容精致,饰物高贵,整个人看上去气质优雅出尘,又不显得情素不应景。

进宫后就被引路的宫女带去了御花园,她去的时候时间尚早,御花园的听雨亭中,只坐了三三两两个妃子嫔子在闲聊,见着她,互相少不了一番寒暄。

闫素素对于这几个人,眼生的很,她们倒都知道她就是闵王妃,一个个热络的与她攀谈,她只莞尔浅笑,一一礼貌回应。

待得人渐渐多起来后,大家三五成群的聚作一团,或作诗吟曲,或谈论家常,闫素素才得了空闲,一个人在御花园里随处的闲逛起来。

太后是到了辰时三刻才到了,今日的她一眼便可见精心打扮过。

芊芊十指尽染蔻丹,小指上带着一个纯金的指套,指套上镂刻着精美的图案,随着她每一下摆手,都会再每个人脸上,投射下一道耀眼的金光。

身上着着一件翠绿色烟纱碧霞罗,金红色的牡丹散满了整条裙子,裙摆长长的拖曳在地上,由连个小宫女一人一边小心的提着。

最为出彩的地方,莫过于她的头饰了,只见她低垂的鬓发间斜插着一朵镶嵌珍珠碧玉步摇,头顶用一支水晶钗子,固定着一把巧夺天工的檀木香扇子,一头乌发,用一排饱满的珍珠钩子,一缕缕的固定在扇骨上,发丝表层,显然是抹了发油,如今在太阳光下,这一头黑发油光闪亮,烨烨生辉。

太后保养得体,已是半百年纪,却依然如同二十几岁的少妇。

那风髻露鬓,娥眉春眸,如温玉般柔光若腻的肌肤,还有不点而赤的樱桃小嘴,教她站在着一群媳妇中间,看上去倒更像是大家的姐妹。

爱溜须拍马者,适时上去称赞太后今日的装扮。

闫素素只随众站在人群外围,淡若清风。

等到大家争先恐后的溜须拍马了小半天,似乎不知疲倦,而看那太后乐不可支的样子,似乎也很喜欢这般被恭维吹捧,那张笑脸,闫素素看着就觉得嘴角抽搐。

眼看着太阳也挪到了头顶上,这群女人居然依然停下来赏花的趋势,闫素素心里不由暗嘲一声:“哪里是来赏花的,这一个个还不如摆驾慈庆宫,赏太后得了。”

闫素素正觉得无趣之时,左手边,有人小小的拉扯了一下她的衣角。

她回头望去,大为惊喜:“季末!”

季末一如以前那般笑容甜美可爱,今日的她穿着一袭梨花白的长裙,腰间系着一条鹅黄色的腰带,绑着一个大大的蝴蝶结,倒是十分符合她的气质,可爱又单纯。

闫素素从元闵翔那已经得知季末因在那次刺杀战中立了大功,所以现在已经升了等级,位列妃班了。

真的很兴奋能够再见季末,想到那次季末的拼死相护,闫素素就心头一暖:“知道你今天可能也回来,以为人太多,找不见你,没想到让你先把我给找见了。”

“你那么出众,我一眼就瞧见你了,只是你看着马峰出巢似的人群,我可是好不容易挤到你这边的。”

季末说话还是那么烂漫爽快,闫素素欣赏她的个性。

“人是太多了,不知道这是来赏花的,还是来赏人的?”闫素素轻笑一声,带着淡然的讽刺。

季末自然懂她意思,凑到她耳边小声道:“就是一群马屁精,我们不在这瞎掺和,走,这人这么多,多我们两个不多,少我们两个不少,我们去我宫里,让耳根子清净清净。”

闫素素十分同意,便有着季末拉着自己的手,悄悄的退出了人群。

两人何时离开的,怕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直到午膳时候,给闫素素排下的座位空了出来,大家猜发现她人不在了。

太后面露不悦之色,起身道:“谁瞧见她过?”

“回太后的话,臣妾先头瞧见过闵王妃,和季妃在一起。”一个贵人起身,带着点邀功的意味,恭顺的道。

太后柳眉微蹙:“季妃呢?”

她这一喊,季末没有在场这个事儿,自然也给暴露了出来。

“回太后的话,不见季妃。”

季末现在的身份,座次也应当在考前,可是大家前前后后所有的位置找了一遍,也没找见季末,自然晓得,季末也不在了。

太后脸色越发的难看:“居然敢让大家伙儿等她们两个,来人呢,给哀家找,把两人给哀家带来。”

闫素素和季末算是“患难之交”,又是久别重逢,话攒了不少,不过多数是闫素素在听,季末在说。

季末给她绘声绘色的描绘了当日的惊心动魄,又给她说了升为季妃后的好和不好,便和不便,再说到今日的赏花会,话题不断。

闫素素也不时微笑给予反应,两人聊着,到了午膳时间,居然都忽然不觉,直到太后派来的宫女找见两人,两人才意识到,今日,可是把大王给惹到了。

“一会儿,你就说是我把你强拉来的,因为我衣服脏了,要回来换一套,所以要你陪我来,知道吗?”季末早就知道太后对闫素素有所偏见,闫家接二连三出事,太后非但安慰问候,居然还责怪闫素素身上带着闫府的煞气,不许她进宫请安。

季末当时就替闫素素觉得委屈,也直接明白了太后对闫素素的态度。

所以她才让闫素素把所有的罪过往自己身上推,免得太后借题发挥,以后更加苛待了闫素素。

不知为何,和闫素素虽然只有几面之缘,但是季末的心里,却是舍不得严肃素受半分屈辱。

闫素素轻笑一声:“即便是真是视你衣服弄污了我们回来换,她若是有心惩罚,定然也不会轻饶了我们,届时你不要做声,一切有我。”

“那你记得把罪推我身上,恩?”

“呵呵,傻姑娘,走了!”闫素素倒是一点都不紧张,神色如常,拉着季末的手,朝着御花园而去。

今日正午的宴席设在了御花园,只因为太后一句赏花喝酒,别有风情。而膳食也是以花为题,花膳为主。

闫素素和季末一回去,首先闻到的就是一股子严厉的审讯的味道,其次便是花膳淡淡的芳香。

菜已经上了,这是太后的意思,她之所以让司膳太监上菜,无非是想告诉闫素素,她不值得任何人浪费时间等她。

一回去,太后慢条斯理的架着一筷子桃花流水春肥鸭,放入檀口之中。

闫素素和季末并肩给她跪下,齐声道:“臣妾来晚了,望母后恕罪。”

太后置若罔闻,视若无睹,对身边的皇后和众贵妃,王妃招呼道:“吃菜,今日这桌御膳,可是你们平素里难得迟到的,譬如这道莲叶何田田,采的是初升的莲叶,裹上面粉放到油锅里一炸,金黄裹着里头的翠绿,味道实属上乘,皇后,于贵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