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17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82 2016-03-08 20:06:37

  第117章

闫素素只道蝶谷仙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其实猛然回头,才发现好男人一直都在自己身边。

对于元闵翔,细细分析了一番,闫素素下了个明智的决定:“好好珍惜。”

起了床,百无聊懒间,明月过来给她请安,明月看她的脸色,不再如以往那般明快,而是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怨气。

闫素素明白为何,不就是因为自己昨天晚上的“见死不救”。

虽然对闫素素含着怨气,明月的态度倒是一如既往的恭顺:“王妃,可要去府里走走逛逛?”

“随意去走走吧!”

明月闻言,轻声应了一句:“恩!”

主仆两人用了半个上午的时间,逛了一圈闵王府,上次元闵翔就带闫素素逛过一遭,是以基本的地方,闫素素都是一带而过,并不就留,及至梅园,看到凉亭里摆放着一架古琴,闫素素忽然来了兴致,驻足停留了片刻。

“这琴是王爷放着的?”

“是!”平素里啾啁聒噪的明月,今日是难得的文静。

“不收起来吗?”

“王爷时常来此抚琴,所以不收起来。”

“他很喜欢抚琴?”

“是!”

“他也喜欢吹箫吗?”

“是!”

“明月!”

“是——恩?”明月垂着的脑袋,微微抬了起来,听后闫素素发号施令。

“你在恨我!”闫素素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问句。

明月忙否认:“奴婢哪里敢!”

“你就有!”依然是个肯定句,不过只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并无声讨的意味。

明月依旧摇头:“奴婢当真不敢,王妃您多想了。”

“呵呵,你恨我昨天晚上弃你不顾,对吗?”

“哪里!奴婢当真没有,奴婢发誓。”明月急了,害怕受罚。

“呵呵,算了——”怕明月被逼急了跪下来痛哭流涕的,闫素素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道,“我知道,以他的性子,是不会责罚你的。”

明月猛抬头,怔了一下,随后,又低下了头,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眼底里对闫素素,多了几分敬佩之色。

王爷的脾气,居然能教王妃摸的如此透彻。

明月原先确实是在气闫素素昨日“见死不救”,虽然她也清楚元闵翔不会真的打她二十大板,无非是吓唬吓唬她,让她务必请闫素素过来罢了。但是闫素素当她把这番威胁搬出来求得闫素素同情的时候,闫素素毫不留情的拒绝当真让她心伤,所以才会隐隐的对闫素素动了气,心里不痛快起来。

没想到闫素素早就料到了元闵翔不会责罚她,才会如此无情拒绝。

明月心里的气恼,被冲散了大半,对闫素素的敬重,则是多加了几分。

“愣着做什么,去前头看看!”明月愣神间,柳芸菲已经走出了老远,如今正回头招呼明月。

明月忙小跑几步追上,主仆二人继续游园赏景,直至元闵翔下朝回家。

对于昨日一声不响抛下闫素素回家之事,今日朝堂之上,元闵翔把此事当做了大折子一样,当着群臣的面解释了一番,说是突然有急事,来不及通知闫素素。

在早朝上当堂澄清,此举这既是给闫素素挣回了些许面子,又让所有人知道,他对闫素素的在乎之情等同对国家大事的在意。

下朝后,他推却了三两个小应酬,直奔回家,闫素素正好逛的累了,打算回房休息,两人在紫翔院门口撞了面。

“回来了?”闫素素脸上泛着运动后健康的粉红色泽,笑意柔柔的看着元闵翔。

元闵翔上前勾住了她的腰肢,抬起袖子替她揩拭去额际的汗珠,道:“去哪里了,瞧你这满头大汗的。”

“出去走了一圈,熟悉一下周遭的环境。”

“怎么样?还喜欢吗?”

“恩,不错!”比起丞相府,闵王府更是气派奢华。

“最是喜欢哪处?”

“梅园!”闫素素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说实话,别处纵然奢华,人工雕琢的痕迹太重,只梅园似浑然天成一片仙境,凉亭也只是普通构造并不繁冗,最为让她喜欢的是亭子里的那把古琴,总让人联想到元闵翔一袭长衫抚琴的姿态模样。

这样一幅画,是极有韵味的,闫素素曾经看到过,不知不觉,居然也记入了心间。

元闵翔执了闫素素的手,两人并不回房,而是直接朝着梅园而去。

黯香亭中,元闵翔让闫素素坐在琴架前,勾唇浅笑:“刚下朝回来,你可愿意弹奏一曲为我解乏。”

闫素素轻笑出声:“呵,你倒是会享受,不过我弹可以,但是需你来猜,我弹的是什么,若是猜对了,我就赏你一曲,再猜对,我可以继续弹。”

并非是图个好玩,只是想知道,她和元闵翔之间的默契有多少。

这般倒是有趣,元闵翔自是满口答应:“好,你且弹来。”

闫素素素手触上琴弦,在心里慢慢描绘出一幅落雁平沙的景象,然后信手拈来,悠扬流畅的去掉就从指间流溢了出来,飘的满园都是,浑然天成,宛若仙乐。

一曲奏罢,她笑着抬头看向元闵翔:“猜猜看,我这曲子里,弹的是怎么一副景象。”

元闵翔做沉思状,少顷,试探的回道:“听到了大雁的声音。”

闫素素心里一惊,居然,叫他给听出来了:“然后呢?”却是故作镇定,继续问道。

“初,能隐隐辨的“秋高气爽,风静沙平,云程万里,鸿雁飞鸣’的秋景。

后,细细品,又感觉到了了“借鸿鹄之远志,写逸士之心胸’的意味。

待听完整曲,有种”既落则沙平水远,意适心闲,朋侣无猜,雌雄有叙“的感慨。

这是我听到的。”

能把这闫素素心里描绘的落雁平沙图叙述的如此详尽,听的如此仔细,元闵翔对音律之精通,怕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闫素素只不回答他说的对不对,只是素手复按上琴弦,用行动告诉他,他猜的完全正确。

第二取,闫素素弹是曾经在音乐会上听过的《梅花三弄》,凭借着记忆将曲子弹奏出了七七八八,本以为弹成这样,元闵翔必定会被难住,却不料她最后一个音节才落,他就吟道:“寒梅不争春,香自苦寒来。”

闫素素倒是对元闵翔生了佩服之意,有心难上元闵翔一难,她用古琴,弹奏了一曲欢快的儿歌,虽然曲调走的七七八八,但是那童声童气的感觉尚在。

果然,此曲罢,元闵翔为难了:“素素,这是什么怪调子”

闫素素扑哧轻笑一声:“猜不出了吧!”

难得见到这般调皮的闫素素,元闵翔心情大好,故意上前拽住了闫素素的手,将她拉到怀中:“是随便瞎弹逗我呢?”

“放开了,光天化日的。”

“光天化日怎么了,我非但要抱你,我还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