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09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87 2016-02-29 20:05:41

  第109章

元闵翔愿意适应她的婚姻模式,无条件的放弃本该属于他的美人如云。

理解是万岁的,闫素素觉得元闵翔对自己的许诺,也算是一种理解,就算不是理解,至少,给了她最大的尊重。

所以,对于元闵翔的问题,她的回答是很明朗的:“喜欢!”

元闵翔的心中,是从未有过的狂喜,一种被认可又被否定,继而再度被认可的狂喜。

他将她抱的更紧,薄唇扫过她的耳垂,吐气温暖:“我就知道,总有一天,你会喜欢上我。”

闫素素轻笑一声,甚是温柔:“今天是不是要给母后去请安。”

“不止今天,以后每月初八,十八,二八,你都要进宫拜见母后,虽然不用像寻常人家的媳妇,每天要给公婆晨昏定省,但是礼数,多多少少是要到的,闵秦的王妃们,就是按着这个世间给去给母后请安的,以后你和她们熟络了,就跟着她们进宫去。”

闫素素难得温顺的点点头:“恩,那回门呢?我什么时候回门?”

元闵翔吃味的笑道:“就想家了?”

“只是想我母亲和倩儿了…还有我大姐!”

也不知道闫玲玲身子如何了,有没有好转,那日从静思阁被放出来后,闫素素也没个时间过去看看闫玲玲,只听倩儿说起,蝶谷仙过来的时候,闫玲玲勉强还有点模样,蝶谷仙一走,闫玲玲整个人就像是被抽了灵魂的布偶娃娃一样,了无了声息,多数时候都再睡,偶尔醒来就是那痴傻的模样,看的人心里渗的慌。

说到闫玲玲,元闵翔微微皱了眉:“若是你怕你想念你大姐,我可以接她过来小住几日,你懂得医书,也可以照料下她的身子。”

原来,元闵翔也知道闫玲玲生病了。

当然,怎么可能不知道,怕是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了闫府大夫人红杏出墙依照家法被处置了,二小姐离家出走下落不明,大小姐失魂落魄不成人形了。

闫素素轻扯了下唇,接受了元闵翔的建议:“也好,虽然有蝶谷仙照顾着,但是大姐被安顿在二娘处,我总不放心。”

“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事情,以后都可以说给我听,能帮你的,我都会帮你。”

闫素素心里一暖,身子,不由自主的靠入了元闵翔的胸膛,双手,也自然而然的拦住了元闵翔的腰肢。

这个主动的动作,让元闵翔全身一僵,随后,嘴角绽放了一个莫大的笑容:“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知道吗?”

闫素素有些疲累,靠在他的胸口,闭上了眼睛,轻应道:“恩!”

“困吗?”

“恩!”

“再歇一会儿,水估计还要等一会儿。”

“恩!”

他抱着她,如同抱着世上最为尊贵的宝贝,眼神漫漫柔情。

她偎着他,感受着他胸膛的温暖,嘴角微微勾起。

洗完澡,元闵翔要上朝,便先离了家,临走前吩咐了明月卯时三刻送闫素素进宫,到了有人来接。

元闵翔走后,明月自告奋勇的要带闫素素在王府里转转,被闫素素婉拒了。

身子酸软无力不说,下身有些肿痛,她现在只想歇着,哪里都不想去。

明月又怕她觉得闷,便接着昨天的话题,把府邸里没有介绍过的人,一一都介绍了闫素素知晓。

闫素素已经魂游太空,只感觉到明月的声音在耳边叨叨咕咕叨叨咕咕,像极了一首怪异的催眠曲,正昏昏沉沉的将要睡去,明月忽然咋咋呼呼的大叫了一声:“啊呀不好了,王妃,卯时三刻过了,您快醒来,不必给你梳妆打扮,完了完了,王爷该骂死奴婢了,您瞧奴婢光顾着和您说话,都把正事给忘记了。”

闫素素抬头看向滴漏,时间确实过了好一会儿,她倒是不慌,云淡风轻的道:“迟到一会罢了,不碍事,不用梳妆了打扮了,身上这身就很得体,快去备车吧,不然就真让王爷久等了。”

明月闻言,不敢耽搁,赶紧连声应是,下去备车。

从闵王府到皇宫,路途并不遥远,不到半刻中,车子就进了东华门,守门的侍卫看了车夫的通行令,撩起车帘检查了一下,确定车被除却闫素素,并没有什么可以人物方才放心。

过东东华门,有一条长长的小巷,小巷尽头,立着一座气势比东华门还宏伟的城楼,闫素素并不是第一次进宫,却是第一次从正门进来。

遥遥看去,只见那城楼上红旗飞扬,身穿甲胄的士兵分列其上,五步一支棋子,十步一个士兵,站的整齐划一。

城楼周遭围着一圈汉白玉大石柱,石柱中间是一口青铜大鼎,闫素素猜那大鼎的用途,和烽火台应该是一般无二的。

宫里的守卫之森严,防范之紧密,闫素素算是见识到了。

九重宫门,说的大概就是自己所见到在。

东华门后,就是东直门,也就是那大鼎所在的城楼。

东直门进去,又是东向门……

重重门,闫素素细细一数,不多不少,正好九重,九重宫门后,才是闫素素并不陌生的皇宫。

许久未来,这个地方还是一样,奢华富贵。

马车不能继续往内,车夫将闫素素请下车后,一个似乎早就等候下了的宫女小跑了过来,给闫素素请安:“燕王妃吉祥,燕王爷让奴婢来接您。”

“恩,劳烦前头带路!”

“是!”那宫女诺诺一声,带着闫素素走廊穿园,朝着一处闫素素已十分熟悉了的地方——轩辕宫而去。

轩辕宫!

元闵翔已经等了片刻,一见到闫素素进来,冷峻的嘴角,暂放了一个温暖的笑容:“来了!”

“来晚了,抱歉!”闫素素真心向元闵翔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元闵翔轻笑一声,并未介怀:“不碍事,一辈子都愿意等你,何况这一会儿,只是母后那需赶紧过去,免得惹了她老人家不高兴。”

想到那个年轻到不像话的太后,闫素素心里并无过多好感,只是于情于礼,人家现在是她的婆婆,这安,自然要过去请的。

她淡淡一笑:“恩,过去吧!”

莲步正往外移,却被元闵翔一把轻扯住:“这衣裳,换一身吧!”

闫素素低头看,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这身衣着有何不妥。

这衣服是早晨沐浴完后,元闵翔差人给她送来的,通体青绿,袖口处的锦绣精巧细致,最为特别之处,是一朵至于腰间左下角轻馨的浅粉霞花,将整件衣服勾勒起一条如流水般的蜿蜒曲线。

闫素素上下自我打量了一番,忽然明白了。

粉色,又是粉色。

虽然不知道太后到底和粉色有什么仇,但是只为了她一人的喜好,所有人就必须得应顺着,这未免也太过独断专制。

闫素素今日倒是有些倔了:“我觉得很好,没什么不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