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05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41 2016-02-25 20:05:37

  第105章

她心知肚明,无论自己出不出言阻拦,李氏,依然是死定了。因为她的话,改变不了一个国家的律例,也改变不了一个家庭的家法。

这个把女子贞德看的如此严重的天元王朝的律例规定,已婚女子若是与他人苟合,官府下判最轻也是进猪笼,留个全尸。最终,则是五马分尸,死无全尸。

而闫府的家法,她早就书记于心,家法第二十七条:凡闫府女眷,未婚嫁者于人私通苟合,仆,杖责八十大板,逐出燕王府;主,仗着四十大板,监禁五载。已婚嫁者于人私通苟合,仆,交由官府发落;主,削其位,删族谱名,赐鸩酒,不得厚葬。

闫素素眼睁睁看着李氏被丞相强行灌下了鸩酒,少顷,就倒在了闫素素的脚边,七窍流血而亡。

生命如此脆弱,不久前李氏还插着腰瞪着眼摆着脸色给闫素素看,现在她却这么了无生气的倒在了闫素素身边,形容憔悴,样貌恐怖,名声毁尽,孤独可怜。

闫素素是个医生,从来只知道这么救人,却不曾想过,有一天,她要学会怎么放弃救一个人,一个虽然不可能救下的人。

只为了所谓的明哲保身,看着李氏倒下的那一刻,闫素素的心脏,麻木了一下,是不是身在这种家庭,占据了这个身份,以后,她都要渐渐习惯这样的生活?

这种王者主宰众生的生活?

楞了许久,闫素素呆呆的看着李氏的尸体,知道俞氏上前扶她,她才还魂。

“二娘!”她喊了一声,不明所以。

“你这傻丫头,我和你爹说了,你肯定是被要挟的,想那李氏以前那么对你,你肯定不是故意要替她隐瞒的,你爹觉得应该也是如此,所以饶了你这一次,让你继续回静思阁禁闭。”

半个时辰后,闫素素被遣送回了静思阁,外头的一切,都被阻隔在了一阁楼的佛经之外,闫玲玲执起方才看了一半的佛经,有些恍恍惚惚的。

总觉得方才所有的一切都未曾发生过,自己,一直都在静思阁中不曾出去,而大娘的死,也不过是自己脑海中臆想出来的一副无聊画面而已。

只是举目,看到对面空的了座位上,没了闫玲玲的身影,她的心里,凉了一瞬,沉了下去:真的,发生过了,大娘,确实死了。

李氏的死,如同一阵风一样,过境即逝,除却给闫玲玲造成了弥天盖地的伤害,其余所有人,似乎都是寻常度日,不见半分异样,人情冷漠到让人咋舌。

从送饭丫鬟口里得知,二小姐闫妮妮还是没有回家,老爷因为李氏的关系,也连带着冷待了闫妮妮,甚至派人出去找都不曾找闫妮妮一下过,还放话谁都不许出去找,她爱回来不会来。

而闫玲玲这几日一直住在二娘李氏的云翠院,每日都处于半昏迷状态,高烧不断,蝶谷仙几乎日日都往闫府跑,照料闫玲玲的身子。

大娘李氏被逐出了族谱,尸身被送返了其娘家,连带着尸身一起被送过去的,还有丞相书信一封,内书不得厚葬。李氏的一生,生的高贵,活的耀眼,最后却是惨淡收场,凄凉落幕。

闫素素这几日想了许多,从自己第一次来到这的那天开始回忆起,直至今日,她在想,女人为何可以活的这么没有尊严和人权。

不过是红杏出墙而已,却要处以这般极刑,而男人却可以光明正大的娶妻纳妾,三妻四妾不说,甚至还可以逛花街柳巷,是谁定下的如此不公的条律?

纵然没有婚姻法,也不至于在婚姻过程中,建立起如此悬殊的制度。

闫素素穿越过来后,从未像这几日这般如此厌恶这个社会,这个时代,这个史上虚无的天元王朝。

那种封建的,落后的,将女人践踏在脚底下的生活模式,让她从心底里,深深的厌恶。

这么想来,元闵翔在心里的形象,忽然变得光亮又温柔起来。

闫素素不是无情草木,她看得懂元闵翔对自己的疼爱和柔情,元闵翔给了这个时代的男人不能给女人的最大的东西:尊严。

再疼,再宠,也不过是浮云表象,比不上一个男人,他对你的谦让和尊重。

闫素素虽然不知道元闵翔那个所谓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许诺是否能终身兑现,但是至少以他的个性,肯给她这样的许诺,闫素素就知道他是做了多大的妥协和让步。

他给她的,不紧紧是一份许诺,更多的,是尊重。

这般想来,元闵翔当真不失为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正月初八早上,闫素素被放了出来,只因为,初九就在明天,而明天,就是他和元闵翔的婚礼了。

如送饭丫鬟说的,李氏的死,根本没有给闫府带来任何的改变,若是硬要寻出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李氏成了闫府的禁词,所有人都开始避免提到她,虽然心知肚明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过,但是却均将她忽略成了空气。

好似每个人的生命力,好似整个闫府里,好似云香院中,从来都不存在着一个姓李的女人,一个曾经是闫府当家主母的泼辣角色。

闫素素是该感慨人情冷漠,还是该感慨李氏平素里不得人心,死后都没有人为她悲怆一瞬,难过一时?

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凌云院,王氏已经等在门口了,见着她,赶紧迎了上来,心疼的抚摸着她略显憔悴的容颜:“素素,好孩子,你受苦了。”

王氏的眼泪,晶莹的挂在眼角,稍一抽泣,就哗啦哗啦的落了下来。

闫素素赶紧收拾心情,柔柔一笑,素手抚上王氏脸庞:“娘,不哭。”

王氏抹干了眼泪,拉着闫素素往屋里走,屋子里,出了倩儿之外,还有两个陌生的丫鬟,经过王氏介绍,是闫丞相派遣来给闫素素当陪嫁丫鬟的。

几家欢乐几家愁这句话,忽然间就跳出了闫素素的脑海,那边白缟素服哀乐飞,她这边,却是喜气洋洋喜乐奏。

看着那两个丫鬟,闫素素有些疲倦的挥了挥手:“回去吧,我不需要陪嫁丫鬟,闵王府不缺丫鬟。”

“你这孩子,从家里带过去的,总是贴心贴肺的,那府上的丫鬟,还不都是闵王府的人,心都是向着闵王爷的。”王氏闻言,嗔了闫素素一句。

闫素素轻笑一声,握住了王氏的手:“贴不贴心,贴不贴肺,又有什么关系,我不需要扶植几个丫鬟在身边,每天给我报告闵王爷的一举一动,若是娘怕我过去受欺负了,那大可放心,嫁过去,除却闵王爷,还有谁能欺负的了我,至于他本人,他——不会的。”

王氏见她还没有出嫁心就有些向着元闵翔了,不由倍觉欣慰,慈爱的一笑,柔声道:“也是,既然不想带陪嫁丫鬟过去,那把这两个给娘留下,你把倩儿带去吧,你从小就和倩儿形同姐妹,让她照顾你,娘也好放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