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01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61 2016-02-21 20:01:59

  第101章

闫玲玲开始结巴起来:“有,有点,天太黑了,此处,此处太偏僻,有点心慌。”

“呵呵,有我在呢,不必怕!”闫素素柔声安慰道,这份温柔,却不达心底,只因为她知道,闫玲玲将她带来此地,绝非好事。

果然,当两人已经近柴火库的时候,常青树后,忽然跳出了两个黑影,狠准快的一人一边紧紧的压制住了闫素素。

接着火光,闫素素看清了,这两人正是云香院大娘李氏身边的丫鬟:袁方和阿好。

早就预料到了,等待在尽头的或许是危险,闫素素只不反抗,其实以她对穴位的了解,她知道她只要轻轻抬手,捏住阿好和袁方手腕上方三寸处,就能将两人制服,只是她想知道,闫玲玲为何要陷自己于不利。

轻易被擒住,常青树后,又出来了一个人影,透着烛光,之间那人身着一袭乳白色的百褶裙,脚蹬一双鹅黄色绣花鞋,一靠近,身上就是一股子浓郁的胭脂水粉香气,即便现在被迫低着头,光是闻着香气,闫素素也知道来人是谁。

原来,是这么一出戏。

用闫素素信得过的闫玲玲引她上当,然后把她骗到这偏僻的地方来钳制住她,接下来呢?

闫素素想到两种可能:其一闫妮妮要报今日的借酒殴打之仇。

其二是为了李氏。

但是第一种可能很快被闫素素给否决了,因为她知道,闫玲玲不可能为了这种事情,参与这样不厚道的绑架行动。

想来肯定就是为了李氏了,当然这是针对闫玲玲而言,于闫妮妮,或许就是打着李氏的旗号,要把新帐旧账都和她了个清楚了。

“呵,早就准备好了的吧?”闫素素被压着肩膀,不能抬头,声音却是不卑不亢,不惊不惧。

闫玲玲有些惭愧:“素素,我只是想让你把解药叫出来。袁方,阿好,不得弄疼三小姐,知道吗?”

“姐,你和她废话做什么,直接打一顿,爹怪罪起来,就说她下药害了娘亲,我们这是替娘亲要解药,她不肯配合,我们只能动粗。”闫妮妮激愤的语气里,果然慢慢的都是报复的意欲。

“不得胡闹,不说素素初九就要出嫁,到时候她可是高高在上的闵王妃,就说她是我们的妹妹,我们也不能私下对她用刑,妮妮,我们不是说好的吗,对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她交出解药!”闫玲玲把闫妮妮拉到了一边,压着声音小声道。

闫妮妮其实也知道,现在被动的不是闫素素,而是她们。

闫素素身份高于她们,她们不能以下犯上。

母亲的性命掌握在闫素素手里,若是惹恼了闫素素,母亲可能就会没得救。

她也不过是想逞逞口头便宜,吓唬吓唬闫素素。

“知道了,姐,我不过就吓唬吓唬她。你别管,我自己有分寸!”

闫妮妮说罢,折返了身子,提着灯笼蹲下身,涂着鲜红蔻丹的手,一下下轻拍着闫素素的脸颊。

“我和你说,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若是不乖乖交出解药,给我跪下赔罪,就别怪我在你脸上,画些漂亮图案,毁掉你这章狐狸精小脸蛋儿,我也不怕爹爹知道,我外公也是大将军,我是外公最疼爱的外孙女,爹爹不会把我怎么的。顶多是关两天打一顿,再不济处死又怎么的,我可不怕,我和你说,为了我娘和我姐姐,我什么都不怕,所以,你最好给我配合点,知道吗?”

边说着,闫妮妮的手劲,有些报复性的加重,落在闫素素脸上,发出啪啪的清脆声音。

“妮妮……”闫玲玲听到那啪啪脆响,忙出声喝止,她显然也看出来了,闫妮妮这已经超出了口头威胁的范围,若是放任她为之,她这个人性子易冲动,可能会酿成大祸都不一定。

闫妮妮却只是不耐烦的回头道:“姐,你别管。”

有闫玲玲在,闫素素知道自己不会有任何事,这个大姐,非但不会撒谎是,甚至连坏人都不会做,若是她有闫妮妮一半的狠毒,有李氏一半的心机,怕皇后的位置,都有可能是归属于她的。

闫玲玲有些来气了,一把从闫妮妮手里躲过了灯笼,然后,冷冷的对袁方阿好道:“松开三小姐,听到没?”

袁方阿好面面相觑,正要松手,忽闻闫妮妮一声大喝:“别听我大姐的,她是观世音菩萨做上瘾了,大姐,娘现在可还病的不轻呢,这几天根本就什么都没进食,身体消瘦的一塌糊涂,这可都是这丫头给害的,你还帮她,你能不能收起你那副菩萨心肠,想想娘亲的身体,想想这坏丫头的狠毒?”

闫妮妮也来了气,大姐对闫素素的处处维护,让她既吃味又觉得愤怒,明明是这么个可恶的死丫头,凭什么什么好事都让她占全了,元闵翔的宠爱,皇上的赏识,爹爹的喜欢,二娘的倒戈相向……

她配吗?不过是她娘亲身边的低贱丫头生的低贱庶女,她凭什么?

妒忌,扭曲了闫妮妮的心,她一把再次夺过闫玲玲手里的灯笼,取出里头的蜡烛,移进闫素素的脸。

“交出解药,跪地求饶,不然,我就毁了你的脸,烧死你,大不了赔上我的性命,听到没?”

火烛离的太近,灼的闫素素有些烧疼,她知道闫妮妮疯狂了,可能连闫玲玲的阻止不了她了,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

于是,皓腕轻轻一扭,反手握住袁方和阿好的手臂,找准了穴位,稍稍一用力,只闻阿好和袁方惊叫一声,被烫了一般松开了闫素素手,跳到了一边。

双手得了空,闫素素抬手一把拍开了灼痛了脸颊的蜡烛,烛火在地上一滚,落在了一边的常青树林里,树林中有些紫竹的枯叶,被蜡烛一燃,嗤嗤的冒了几个火星子,少卿,居然燃起了一小片火海。

一看着火了,所有人都慌了,袁方和阿好条件反射的大叫起来:“来人呢,着火了,救火啊!”

因为这是柴火库,晚上又有些微风,火势蔓延的极快,很快就烧到了柴火库,一瞬间,火势熊熊,红光漫天。

整个闫府都醒了,所有家仆都提着水桶来灭火,一时间,场面乱做一团,待得火势熄灭,已经是四更天了。

丞相书房,闫家三姐妹,还有袁方阿好战战兢兢的跪成一行,一个个都面若寒颤,不敢做声。

“是谁放的火?”

“她!”

“三小姐!”

三声指控,不约而同的指向闫素素,闫素素倒是镇定的很,看向闫丞相,主动承担了下来:“是我不小心把蜡烛打到了草丛里。”

闫丞相狠力的拍打了下楠木桌子,力道之大,震的桌子上的杯盘碟子哐当作响:“大半夜的,为何会出现在那里?”

闫妮妮见状,忽然哗哗的大哭起来,跪着上前,抱住了闫丞相的腿:“爹爹,你要为娘亲做主啊!”

声声悲痛,闫丞相沉了一张脸,问道:“做什么主,擦干眼泪,给我好好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