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89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96 2016-02-09 20:01:57

  第89章

端了酒杯,亲自拿着酒壶走到闫素素身边,她给闫素素满上了一大杯酒,眼神里,带着一抹奸诈的笑,道:“三小姐,席间就我们两个女子,她们男人喝的欢,我们都被冷落了,不如,我们也来对饮几杯。”

闫素素不知道她玩的是什么把戏,见她主动给自己敬酒,也不好拂了人家面子,于是,举起酒杯,和小雅碰杯:“好!”

说完,干脆利落的一杯干到底,小雅见她酒杯落空,忙过来给她上第二杯,又是满满当当一杯,少说也有二两酒。

“三小姐好酒量,这样,你饮三杯,我喝三杯,可好?”

这下,她狡黠的目光,闫素素读懂了:这个小雅,是想灌醉她。

至于灌醉她的目的,闫素素思来想去,应该只有一个:想让她出丑。

意识到对方的奸险用心后,闫素素倒也没推却那杯酒,而是继续接过,一饮而尽,她喝酒的样子,虽然算不上豪爽,但是却干脆利落,完全不拖泥带水。

又一杯落尽,第三杯眼看着又要被满上,主座之上的男子,忽然开了口,语气有些责备:“小雅,你做什么。”

小雅面纱上的眼睛,露出一股无辜又可怜的表情:“岩,今晚上你怎么总是冲我,我什么都没做,只是想着三小姐被冷落了一晚上,怪冷清的,就过来邀她喝几杯酒而已。”

被冷落了一晚上?哼!这话,说的还怎有些刺激人,显然就是说闫素素今儿个晚上,就是个无足轻重,注定被忽略的人。

闫素素能听懂,但是假装听不懂,不是她和丞相一样,宰相肚里能撑船,而是于她而言,这种莫名其妙的挑衅,根本就不需要去回应。

大方的执起酒杯,闫素素云淡风轻一笑,着对拓拔岩道:“王爷,这第三杯,算我敬你和小雅姑娘两人,谢谢你们今天晚上的款待。”

说罢,她仰起头,一饮到底,然后对着小雅亮了亮酒杯:“小雅姑娘,三杯!”

小雅看着她,面色不改,神色淡然,一点都没有喝醉的迹象,不免有些暗暗的着急。

眼看着三杯轮到自己了,她忽然做恍悟状,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啊呀,对不住,三小姐,我忘记了喝酒要摘掉面纱,我这脸,是不能给别人看的。”

“既如此,小雅姑娘随意便可!”闫素素落落大方的回答,疏离客套的笑容,一切都让小雅心下愤恨。

本以为她讽刺她受冷落,她会生气,结果没有,她淡然莞笑,全然不以为意。

本以为以丞相大人的酒量,做女儿的闫素素酒量也好不到哪里去,三杯下去,怕她也不会顶得住,甚至会比丞相喝的更最然后丑态毕露,却不想三杯落肚,她依旧如常。

本以为拒绝回饮三杯,闫素素会不悦,但是她依然是淡笑莞尔,全不介意。

这么一来,小雅非但没有达到目的,反倒显得太奸诈小人了点儿。

在席的都是聪明人,拓拔岩都看出来了小雅是有意要灌醉闫素素,出言喝问,试问官场老狐狸闫丞相和闫凌峰,能看不出来。

小雅今天是失了气势,又失了面子,敬完酒后,只能压抑着愤愤回到了座位。

不一会儿后,丫鬟上了醒酒汤来,丞相连连说让大家看笑话了,然后仰头把醒酒汤一饮而尽,看样子甚至其实还不算混沌。

醒酒汤过后不久,丞相就清醒了过来,虽然脸色依然因为酒精的作用而泛着潮红,但是言谈举止,不再恍惚晃悠。

宴席,也走到了尾声。

“小雅姑娘光看着我们吃,这会儿定然饿的慌了吧,那拓跋王子,我们先告辞了。”

“不急,让小雅先回房便是,来人,伺候小姐回房!——闫丞相,本王特地给各位准备了几个蒙得儿的歌舞节目,赏光留下看一段在走吧!”

拓拔岩热情的邀请,不容拒绝,事实上,这种邀请,也是一种交好的标志,丞相根本也没想过拒绝。

言辞上,客气了几句:“拓跋王子真是有心了,那我们就留下开开眼界,素问蒙得儿百姓能歌善舞,今日能亲眼见见,当真是三生有幸了。”

拓拔岩哈哈爽笑起来,闫素素看得出来,他的心情似乎很好。

他笑音落定,发现小雅还在身边没走,丫鬟立在她身边垂首而立,拓拔岩的笑容,收敛了一些,表情有些严肃:“怎么还不回去,刚才不就说饿了。”

“她不走,我不走!”她说的这个{她},知道并不明确,丞相以为他在和自己怄气呢,忙对拓跋岩道:“不如,微臣先行离开,免得小雅姑娘恶坏了肚子。”

闫素素却知道,小雅指代的那个她,估计是说自己呢,她只不知道,为何她对自己有这么多莫名其妙的第一,从闵王府初见,就开始发觉到异样了。

莫不是?小雅其实是蒙得儿的公主,喜欢元闵翔?

闫素素的这个猜测,从点点滴滴的推测,慢慢的在心里成了形。

一个能和拓跋王子并肩而坐的女子,身份之尊贵,显而易见,而她居然愿意去闵王府,给一群公子哥儿当众表演节目,这是多么下身段的事情。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元闵翔,她何以会放下自己的身份,做一个歌女舞女弹琴女?

想之前,她说话总是唇枪舌剑的,暗讽冷嘲不断,就算是拓拔岩的宠妃,也不至于如此嚣张,但是若是娇生惯养被宠坏了的公主,倒是有可能这般无礼骄横的。

再想,若当真是拓拔岩的宠妃,也不可能连拓拔岩的话都可以听若未闻,整个席间,拓拔岩多次要求她回房,她根本就不予理会,拓拔岩的喝止,喝问,似乎都不能令她心惊胆战,唯唯诺诺。

所以,眼前的小雅,怕根本不是拓拔岩的女人之类的,而是妹妹,是草原公主,而且是一个喜欢元闵翔的草原公主。

这么解释,就能将所有一切都联系起来。

一个被宠坏了喜欢元闵翔的公主,看到了自己喜欢的男人要娶闫素素了,所以对闫素素怀恨在心,连带着讨厌闫家任何人,肯定,就是这样。

想到元闵翔那层关系,想到这女人或许是把自己当做了轻敌所以才这么敌对自己,闫素素哑然失笑:“拓跋王子,怕是我们今天再不走,小雅姑娘会饿坏了,这歌舞表演怎么比得上小雅姑娘身体要紧,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连闫素素都说要走,拓拔岩面上顿然无光起来,看着小雅的目光,多了几分冷酷。

少顷,他什么话都没说,也不说你们走吧,也不说你们留下,就一把抓起小雅,往里拖。

里外半间屋子,用一扇翡翠屏风阻隔着,见拓拔岩把小雅往屏风后拖,闫家三位也不好意思跟进去,只能站在外头等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