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81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31 2016-02-01 20:08:37

  第81章

从李氏闭嘴收敛眼锋的举动来看,闫素素的话,显然是奏效的。

看李氏似乎平静了下来,闫素素走了近前,淡淡道:“大娘,把手伸出来,我给你复诊。”

李氏伸出了手去,倒也听话,毕竟是自己的身体,她再怎么和闫素素交恶,也不想和自己的身体过意不去。

闫素素闭上眼睛,仔仔细细的把着李氏的脉搏,名为复诊,实则只是想看看,昨天左关脉的突起,是不是自己的误诊。

诊脉后,她脸色凝重了一瞬,左关脉依然突起如珠,果然,她没有诊断错,李氏,确实孕有身孕了。

李氏看闫素素蹙眉凝神,有些微微的慌乱:“死——素素,我的身体,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

闫素素摇摇头,走到了屏风外,拴上了房门,然后又走了回来看到她的举动,李氏有些慌,为何要关门,为何要独处,难道她想于她不利,现在的她是一个病人,若是闫素素要于她不利,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李氏直觉闫素素要加害于她,于是,在闫素素靠近的时候,猛一把自枕头底下抽出了一把匕首,抵在自己的胸前:“你要干嘛?”

闫素素愕然,她这好似干什么?

须臾,她才反应过来,这李氏怕是以为她要趁着没人,害她呢!她的被害妄想症,未免也太重了一些吧!

怕她一个激动,匕首乱挥,闫素素也就在她窗前两米处止住了步子,没有再靠前,一双水眸里,盛放着一朵清冽的荷花,并无任何一丝恶念。

“大娘,你放心,我没有这么傻,谁都知道房间里只有你我两人,你若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是推诿不了责任的,把自己送进宗人府这种事,只有傻子才会做。”

闫素素一番分析,李氏想想也有道理,稍事放松了下来,匕首却并不曾离开手心,问话,也依然是警惕:“既然如此,那你为何关门?”

“有些话,只能关起门来说,就算我不介意被别人听到了,想必大娘可能也会介意!”闫素素并未直接挑明,这卖关子的话,让李氏有些云里雾里。

“什么话?”

“大娘,说这番话之前,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我不是因为顾及到你的安危,早就告诉了别人,我一切都是为你着想,所以请你一定要配合。”

听闫素素说的那么凝重,李氏有些心慌起来。

“到底是什么话。”

“大娘,这两月间,爹有没有和你发生过男女关系?”并不再多卖关子,闫素素知道闫玲玲怕是就要回来了,所以抓紧了时间,紧着问道。

李氏愕然,不明白闫素素为何问这样难以启齿的羞事,她以为闫素素是在挑衅她不得宠呢,不由来了气,梗着脖子道:“发生过又如何?没发生过又如何,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你要不要脸,我告诉你,不要以为老爷现在宠你娘,你就可以在我面前放肆起来。就算老爷嫌少在我这里过夜,但是我在老爷心中以及在这个家中的地位,是你娘十辈子都修不到的,这辈子她只能是我的丫鬟,下辈子,依然只能是个低贱的丫头。”

闫素素有些不悦,这李氏想歪就算了,何必出口侮辱自己的娘亲。

当下,闫素素也不给她留任何面子,打开了天窗说亮话:“大娘,人说话,都要给自己留点口德,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着没事做,才问你这样的问题吗?我实话告诉你,若是这两个月里爹重未宠幸过你,那你就等着死吧!你肚子里的孩子,你最好能给他找个借口。”

“什……什么!”李氏脸上的表情,已经不单单用震惊两个字能形容了,而是惊悚,惊悚到苍白。

李氏和闫妮妮其实是一路人,就是那种脸上藏不住心事的人,从李氏的表情来看,闫素素就知道了,果然,这两个月,丞相真的没有碰过她。

不然换做一般人,定然欣喜若狂,而不会是眼前这一副见鬼了的惊悚表情。

李氏的惊悚,持续到了闫玲玲来敲门那会儿。

“扣扣……”

“素素,娘,你们在里面吗?为什么拴着门?”闫玲玲的声音里,有些焦急的成分,应该是怕里头打了起来,所以要关上房门。

闫素素扫了李氏一眼,压低声音道:“大娘,大姐回来了。”

“不……不要告诉你爹,我求求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李氏好像失聪了一样,根本没有听到闫素素的话,而是哭喊求饶着从床上爬了下来,一把抓住了闫素素的衣角,跪地恳求。

闫素素忙一把拉起了她,急道:“大娘,大娘,你冷静点,你清醒过来,大姐在门外呢!”

闫玲玲显然听到了李氏的哭喊,虽然听不甚清李氏在哭什么喊什么,但是却以为李氏在闫素素处受了委屈,急了起来:“素素,你们开门,素素!”

李氏的情绪依然在时空,欣然是惊惧过度了,闫素素无奈,只能一掌袭上李氏后颈,李氏身子一软,睡了过去。

把李氏背上床,看着如今憔悴不堪,披头散发,泪流满面的李氏,闫素素当真不知道,一会儿要如何和闫玲玲解释了。

胡乱给李氏擦了把脸,闫素素转身去开门。

一打开门,闫玲玲正焦急满面的站在门口,看到门打开,看都不看闫素素一眼,直接朝着床榻奔去。

片刻后,她忽然大哭了起来:“素素,你答应过我不和我娘计较为难的,为何要这么对她。”

闫素素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知道李氏腹中孩子必定不是丞相的,这个消息只能天知地知她知,不能让任何别人知道,即使是闫妮妮和闫玲玲,也不可以,所以她只能走过来,无力的解释。

“大姐,你不要误会,我真的没对大娘怎么样,不然等大娘清醒后,你可以问她。”眼下她唯一能“自保”的,就是李氏醒来后的证词。

闫玲玲闻言,并没有相信,只是心疼的抚摸着李氏眼角的泪水,凄哀的对闫素素道:“你回去吧!”语气里,是带着责备的怨恨的。

闫素素暗暗叹息一口,她不曾想李氏会忽然失了心智,发了疯一样的跪求自己。

不过当想到闫家森严的家规后,李氏的行为,也完全可以解释了。

李氏,怀了孽种,给堂堂丞相戴了一定偌大的绿帽子,这罪,是非死不可。

更重要的是,女子一辈子最看重的贞洁名声通通亏崩瓦解了,在闫玲玲和闫妮妮面前,她这辈子怕都抬不起脑袋来了。

作为一个妻子,她死罪难逃。

作为一个女人,她颜面无存。

作为一个母亲,她羞愧难当。

是以,她只能哀求闫素素不要讲出去。

有句话叫做多行不义必自毙,说的想必就是李氏吧。

听倩儿说过,李氏经常骂她母亲贱人,贱妇,低贱下贱的,现在,她自己倒成了真正的贱人贱妇低贱下贱东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