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41章 不喜欢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18 2015-12-22 01:40:49

  多费口舌这种事情,她素来不喜欢做,是以回答的很是简洁。

索性元闵秦也并不追问,看了她一眼,径自走在了她前头:“我也是来看看皇兄的,走吧!”

“是!”

她的回话,永远是那么云淡风轻,不卑不亢,倒是惹的元闵秦不由的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也抬手看向自己,他淡淡一笑,转回了头。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一路上并未再多交流,到了龙居宫后,闫素素问了守候的两个太医皇上可有醒来,听到两人报告皇上不曾醒来后,闫素素眉心皱了一下,随后找了地方落了座:“我也在这等会儿吧!”

秦王爷则是直接进了内殿,小半个时辰后才出来,对着大家温文一笑:“皇兄就交给各位了,我先回去了。”

众人纷纷起身,给他送安。

待得元闵秦走后,两个太医之间低声的交流了一句:“从不见秦王爷来看望皇上,今日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元闵秦从来没来看过皇上?不是兄弟吗?为什么?

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看着元闵秦负手消失的背影,闫素素兀自猜测,估计是兄弟失和,不然为什么假如皇帝薨逝,帝位的第一人选不是元闵秦,而是元闵翔。

当然,元闵翔比元闵秦大,立长立嫡这一点来说,确实是立元闵翔。

当然,云闵翔战功赫赫,立功立才这一点来说,也该立元闵翔。

只是闫素素心里却隐隐有种感觉,对于立皇太弟的事情,这个元闵秦好像心里藏着什么,至于是什么,只一面之缘,并未深交,她自是不知道,不过是猜测罢了。

在龙居宫守到傍晚时分,内殿有宫女出来通报:“各位太医,皇上醒了。”

大家纷纷起身,朝着内殿去,闫素素也跟着随入。

一进去,两个太医把床边看诊的位置让给了闫素素,然后恭顺的立在闫素素是身后给她打下手。

闫素素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看向床上虚弱的睁着眼睛的男人,轻声道:“皇上,现在感觉如何?”

“你就是闫丞相的三女?”

“是,皇上,臣女闫素素今后就负责料理皇上的病情。”

“残身一具,医来何用。”

残身一具?这怎么说?他哪里残疾了,闫素素倒是让他给说的楞了下,随后反应过来,怕不是他觉得自己是必死无疑,所以想放弃治疗机会。

于是劝慰:“皇上不必过于自暴自弃,你的病,并不是医不好,只是我现在需要确诊,是不是我猜的那样,待到确诊了,我就有办法治愈你的病。”

原本以为他至少会有所惊喜,却听他冷笑一声,笑的有些凄楚:“算了,不治了,你回吧!”

哪里有脾气这么古怪的病人,明晓得如果放任不管会去见阎王,明知道好好配合可能能治愈,他却颓废的选择了前者。

即便是他想死,也要看她闫素素同意不同意。

他想死可以,得让她把他的病治好了,他爱怎么死就怎么死。

她接手的病人,岂有不治而亡的。

“皇上,你不要任性,把手拿出来,我给你诊脉。”

闫素素一句,带着不容置喙的命令。

整个屋子的人,都因为她的话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个三小姐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啊,她说话的那个人,可是九五之尊的皇帝,她怎么可以用和小孩子说话的语气和皇上说话呢?

床榻上的元闵瑞,明显也顿了一下。

盯了闫素素一秒左右,没有预期中的龙颜大怒,而是带着虚弱的不耐烦:“走了,朕说不治了就是不治了。”

倔啊?和她倔,他估计是搞错了对象,再顽固不化的病人,她都有办法把药给他灌下去,管你是皇上,就算是天皇老子又如何!

“你只要告诉我,你为何不肯接受我的医治,如果合情合理能打动我,好,我自动离开,不用你赶。”换做别人,皇上赶了你两次,早已经跪安退下了,闫素素却赖在原地,就是不走。

元闵瑞的眼神里,不耐烦的成分愈发的浓烈,甚至有了发怒的前兆,闫素素却只当看不到,追问道:“怎么?说啊!”

两个在闫素素身后的太医,早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其余的几个宫女,也是静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

室内,陷入了一股死寂,除了闫素素和元闵瑞,所有人的脸色都如临大敌。

“你得了蝶谷仙真传?”元闵瑞忽然的开口,大家都惊了一跳,以为他要发火的,没想到说出口的话,是这般的平淡。

“怎么,你觉得我不够格给你看病?所以你宁可自暴自弃,也不愿意接受我的治疗,还是说你觉得我是个女人,不能冒犯了你的龙体?”闫素素挑眉,无畏无惧。

元闵瑞脸色黑沉了一瞬,倒是和元闵翔有些相像。

不过旋即,那黑云就散了去,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很淡很虚弱,却也真实。

回过头,看向四周伺候的人,他疲倦的对大家挥手:“都下去吧!”

大家如获大赦,齐齐跪安出去,偌大的内殿,只剩下闫素素和元闵瑞两人。

“支开他人,何故?”闫素素并不介意和他空室独处,只是好奇他为什么要支开别人。

“你不是说,要朕告诉你,为何不肯接受治疗。”他抬眼看她,见她点了点头,他继续道,“朕身有残疾,即便是治愈了疾患,朕也是个无用之人。”

“残疾?”上下扫了一下锦被下他的身子,闫素素不解他所谓的残疾是什么“不用看了,朕告诉你,朕无能?”

“房事无能?”闫素素的目光,赤果果的打在了锦被下元闵瑞的分身处,看的元闵瑞脸色木然一抽,既是为了闫素素不加掩饰的“房事无能”四个字,又是因为闫素素毫无遮拦的目光。

盯着元闵瑞的裆部看了一会儿,闫素素转回了头,见元闵瑞半尴不尬的看着自己,她倒是无所谓的对他扯了扯嘴角:“上午给你诊脉的时候,我就觉得你身上应该不止一种病。”

“你能诊出来?”

“诊个七七八八,剩下的三三两两,得问过你才能确定。”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她自然是要问问当事人。

元闵瑞目光亮了一瞬,言语间有些激动起来:“能治吗?”

“怎么,现在想治了?”不过是房事不能,就让他想放弃生命,这男欢女爱虽然说可以调剂生活,但是又不能当饭吃,闫素素还真有些看低这个元闵瑞,居然把那档子事看的比身家性命还要重要。

若是换在现代,若他不是高高在上主宰苍生的皇帝,闫素素定然会狠狠的鄙视他一顿,虽然现在,她心里已经开始鄙视他了。

听了闫素素的话,元闵瑞黑眸紧了一下,没想到这世上,还有人敢这样和自己说话。

很显然的,她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调侃的意味。不过好奇怪,他并不觉得来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