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37章 怪癖好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299 2015-12-18 10:17:40

  很奇怪自己为何会把他和元闵翔放在心头左右比较,也很奇怪为何看到他的时候居然莫名产生一股怜惜感,闫素素只知道,她想救他,不仅仅是因为丞相大人的忠义使然,更因为她觉得他可怜,楚楚可怜。

当下,她命人取了脉枕来,细细的替床上的男人号了两遍脉,自他的脉象来看,十分的微弱,若有似无,看来是病入膏肓了。

具体的病因,她自然需要问下症状。

“请问这里哪位平素里主皇上的病情?”问,自不可能问床上昏迷不醒的皇上。

一位老者走了出来,恭敬的给闫素素作揖:“回三小姐,是下官。”

“劳烦你能将记录皇上病情的簿子给我看看嘛?”闫素素边说着,边将皇上的手放入被褥里,细心的替他掖好被子。

那位老太医闻言,忙是转了身,走到了外间,从医药箱里取了一本簿子出来,送到了闫素素手里。

闫素素接过,翻开第一页,看了几眼,又抬起头:“这是第一次诊治时候的症状吗?”

老太医凑过去确定了一眼,点点头:“是,那日皇上称上午开始腹中疼痛,初时只感到脐周围隐痛,稍有些恶心呕吐、全身不适,到了下午,腹痛逐渐转移至右下腹部,也是隐隐的痛,下官都有仔细记录。”

“看到了,当时你诊的是肠胃不适——你们先退下吧,就你留下,我有什么问题,你就如实答我。”屋子里站了一堆人也没用,闫素素需要绝对的安静,所以就先开口把人都遣了出去,只留下主皇上病情的太医和几个伺候的宫女。

丞相随着太医一起出了来,却并未离开,而是在外头花园的八宝亭里等闫素素。

约摸过了一个时辰左右,闫素素终于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到丞相等在亭子里,她楞了一下,随后款步走了过去:“爹爹,还没回去?”

“皇上怎么样?”闫丞相此刻满心牵肠挂肚的都是皇上的病情,这么忠心的老臣,却又看重权势地位,怪不得会再闫素素给不给皇上看病这个问题上纠结不已。

还好,闫素素一席话,说通了他,化解了他的纠结和矛盾,他此刻,便是全心的担忧着皇上的病情。

“若是我没有弄错,这病虽然难治,但并不是无药可医,只是皇上怕不单单只患了一种病,有些情况,我得亲自过问了皇上才行——爹,你先回去吧,我今夜会留在这里,随时观察皇上的病情。”

来回浪费时间也麻烦,反正这个龙居宫里房间也不少,闫素素打算暂时住下来。

她哪里知道,要住在宫里,可没那么简单,这条条框框的规矩,祖宗处就定了下来:“皇上尚未清醒批示,今夜你还是跟爹先回家,明早再来。”

“可皇上的病情,一刻都不能放松,我亲自照看,心里比较有数,这规矩是人定的,自然能改不是吗?”

“是能改,你住下来吧!”亭外,忽的响起一个声音,闫素素回头去看,眉心,不由的微微抽搐了一下。

怎么是他?

“闵王爷!”微微福身,算是给他请安,这些礼数,闫素素早已经就轻驾熟了。

他像是没听到,继续顾自己道:“只是不能住龙居宫,我给你安排一个地儿,让你既能方便照顾皇上,又能不来回奔波。”

“何处?”闫素素目光平淡,看不出任何一丝见着未来夫君的娇羞或者欣喜。

“我在宫中的宫殿,离此处不过小半刻钟的路程。”他开口,也是淡淡的,目光却如炬一般打在闫素素的身上。

多日未见,尽然对她起了相思,是以听闻她入宫给皇上治病,他几乎毫不犹豫的就进了宫,朝龙居宫而来。

见着她,看着益发的美丽的她,他的目光,便像是被粘住一样,没法离开她的容颜,她红润如花的薄唇,甚至让他产生了冲过去摘撷的冲动。

她的滋味,是美好的,他藏过,便是难忘,非但难忘,而且记的越发的深刻,越发的无法自拔。

闫素素本是要拒绝的,但是丞相大人却赶在她拒绝之前,一口替她答应下了,同时,还不住的用眼神示意她,大抵是让她给人家闵王爷道个谢。

父命难为,闫素素虽然并不情愿,却还是对着元闵翔浅浅弯了唇角:“谢闵王爷。”

“闫丞相,你先回去吧,我带素素过去便可!”元闵翔声色威严,无形中散发着一种压迫人的王者气息,就连他客客气气说话的时候,眼底里都不带半分温和。

闫丞相闻言,躬身给元闵翔行了个礼,尔后退下。

精致的八宝亭中,只剩下闫素素和元闵翔对立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这么静静的对视着。

良久,元闵翔冷峻的嘴角,忽的轻扯了一下,淡淡道:“跟着吧!”

说罢便兀自转身,也不回头看闫素素是否跟上了,提步不紧不慢的在前头带着路。

闫素素先在亭子里站了会儿,似乎有意拉开两人的距离,待确定他的背影,离的自己有三五米远了,她款步跟上。

两人绕过九曲回廊,走过九宫十殿,没多久,一座雅致的院落,出现在了闫素素的眼前。

进了院落,过了月洞门,眼前赫然是一座非常气势宏伟的宫殿,虽及不上龙居宫巍峨高大,却也不输龙居宫的奢侈华贵。

一样是白玉石雕砌的四壁,廊上没有设柱子,而是从屋檐上垂落下了一排青铜小钟,闫素素不知道这些钟是用来做什么用的,只从视觉角度上,对这种设计是欣赏的:古典有味。

在正门上方,悬着一块蓝底金字的牌匾,烫金的字体,气势喧宏的写着“轩辕宫”三个字。

前方的元闵翔,已经在宫门口停住了脚步,回身看向闫素素:“到了,皇上病愈前,你就住这。”

“轩辕宫?”她抬头看向牌匾,确定一番。

“恩!我未册封分宅邸前,一直住在这里,因为不喜欢自己用过的东西被别人所用,所以即便我后来搬出了宫,此处依旧为我空着。”

奇怪的脾气,听说过有人不喜欢用二手货的,倒是没听说过有人有这种怪癖:不喜欢自己用过的东西被别人所用——他还真让她长了见识了。

对于元闵翔的这个怪癖,闫素素有了疑点:“既如此,那我住进去,岂不是惹你不喜欢了?”

“何以见得,我只是不喜欢别人用我用过的东西,你是别人吗?”一句,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你不是别人,那就是自己人。

自己人,呵呵,闫素素打心底里不认同。

“闵王爷,谢谢你把这里让给我住,等到皇上病好了,若是有所嘉奖,我定会把你的功劳也给邀上!”不想和他深入“别人”和“自己人”这个话题,闫素素适时的转开了方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