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44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14 2016-04-04 20:07:07

  第144章

“小雅,休得胡说!”眼下,拓拔岩也剩下虚弱的喝止小雅了。

可小雅去似乎受了莫大的刺激,甚至开始胡言乱语的吼叫起来:“我那么喜欢岩,岩的眼睛里却只有那个女人,琪琪格说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想把进贡给太后娘娘的金缕衣送给她,说你对她一见钟情,呜呜呜……岩能对一个只见了一次面的女人钟情,为什么不能对我日久生情呢?被父汗收养是我最大的幸福,但是做了你的妹妹,却是我最大的不幸。所以我恨她,我恨她,我恨她……”

拓拔岩僵了,包括元闵翔,两人显然都没有想到,小雅对闫素素的敌意,居然来于此。

“小雅!”拓拔岩轻唤一声,伸手要去给小雅揩拭眼泪,却似乎又感觉到现在做这个动作有些不合适了,于是讪讪的收回了手。

小雅见他这个动作,伤心欲绝,泪如雨下。

元闵翔本是来兴师问罪的,也没想到会演变成如此光景,他只能静默在一边,不做声。

屋子里一时只剩下小雅的哭泣,那种悲凉的委屈的又发泄般的哭泣。

良久,小雅许是苦累了,啜泣声才渐渐变了小,嗓子早已经一片沙哑:“你们走吧,翔哥哥,我明天会去和你的王妃解释清楚,哥哥,你也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拓拔岩和元闵翔,都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出来。

又怕小雅想不通出什么事,拓拔岩亲自安排了四个婢女,两内两位的伺候小雅就寝。

门外,月色阑珊,斗转星移,拓拔岩尚觉震惊,元闵翔也一时无语。

两人走了一会儿,但听得拓拔岩先打破了沉默:“喝两杯,如何?”

元闵翔点点头,心中也是烦躁:“好吧,喝两杯。”

这两杯两杯,一喝就喝到了天亮,两人都有些醉意朦胧,早朝,元闵翔显然是上不了了,拓拔岩较之元闵翔清醒些,吩咐了下人进宫去给元闵翔告个病假,然后派车送了元闵翔回家。

丞相府。

俞氏有条不紊的指挥者:“桃花,把这些坐垫送到车上去,梅香,牛奶糕带上三篮子,秋菊,茶叶都带齐了,一样都别落下。”

正指挥着,闫素素和倩儿左右搀着大腹便便的王氏而至,俞氏停了手里的指点,笑意盎然的迎了过来:“妹妹怎么就过来了,我这安排妥帖了,自会差人去抬妹妹。”

王氏甚是感激一笑:“我这坐不住,心里欢喜的很,这是有许多年没有去踏春过了,呵呵,让姐姐看笑话了。”

看着王氏俞氏姐妹相称,闫素素也觉欣慰,温柔一笑:“二娘,我们早点过来,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总不能都让您一个人忙活了。”

俞氏爽笑一声:“这说的哪里话,一家人,这么见外做什么,好吧,既你要帮忙,二娘也委派你一个不得了的任务。”

“二娘且说!”

“想必你也知道,白雪公主今日也会去,到时候,你帮着二娘撮合撮合你哥和白雪公主。”

闫素素面色尴尬,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只能模棱两可道:“届时看吧!”

俞氏只当她是答应了,笑的越发的爽气:“哈哈哈哈,好了,你们母女在这候着,我再去吩咐两三件事,清点下有没有落下东西,马上就来。然后,我们就可以出发了,你哥骑马,我们女人坐轿子。”

“姐姐去忙吧,我们等着。”王氏温柔一笑,虽然容貌不比俞氏娇艳,但是却自有一股惹人生怜的娇柔。

俞氏留了笑容下来,便转身继续去忙活,少顷,一切准备妥当,一行队伍便浩浩汤汤的朝着东白湖边区。

东白湖算的上是个踏春的好去处,岸边杨柳吐绿,野花怒放。

一条宽敞的绿草皮子道儿直从湖岸扩展到了湖堤,又延伸去了远处的一座玲珑精致的亭子。

绿草皮子道儿上,每隔七八步,就用半腿高的竹子围着一个方栅栏,栅栏内种着些桃李杏花,还有未名的一圈圈消化,五彩十色的围绕在桃李杏树的边上,开的阳光烂漫。

这次的踏春,是由闫府做东邀请几家官夫人官小姐,人不多,统共也就十七八个。

受邀者无不深感荣幸,能被闫府邀请,便是身份体面的象征。

到了东白湖后,俞氏吩咐丫鬟设席铺巾摆酒水糕点菜肴,一时间忙碌不止,闫素素也上前帮上一帮,而倩儿则是当真寸步不离的照顾着王氏,王氏有孕在身,想帮忙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做在一边看着。

至于闫凌峰,一到东白湖,人就不见了踪影,俞氏百忙之中,也没空去管他去了何处,只派了一个小丫鬟去找闫凌峰。

当一切布置妥当后,这受邀之人,拿着请柬三三两两而至,这里头的人,闫素素全不认得,但是她作为主人家礼貌的笑容,却是一直挂在嘴边的。

气氛十分的热络,边上也没有闲杂人等打扰,早在一天前,闫丞相就调派了一小支队伍,将东白湖四周全部都清场了。

从闫素素那个时代来看,就是所谓的包场,今天一天,东白湖被闫府包了。

当所有人都快到齐后,白雪公主才姗姗来迟,今日的白雪公主,一眼便看得出是精心打扮过的。

但见她一头青丝用蝴蝶步摇浅浅绾起,上簪着一只烨烨生辉的琉璃镶金乌苏簪子。

一粒米字型的纯白明珠,坠在她的发髻线梢上,一点嫣红落于眉心,给她洁白如脂的小脸,平添了一份妩妩风情。

再见她脸上的妆容十分精致,如樱薄唇勾起一抹娆柔笑意,若言国色,不足以倾世。却是曼曼天姿,惹人心醉。

恰一阵三月熏风,佛动她淡蓝色丝绸长裙的水袖,袖摆摇曳,袖口的多多粉色梅花,好似活了一般,飘摇起来。

白雪的出现,可以说把到场的所有女子都给比了下去。

不仅仅是因为白雪尊贵的身份,更因为白雪绝丽的容颜。

白雪一到,所有人都半曲了膝盖给她请安,白雪今日倒是平易近人,心情似乎很好的对大家摆摆手:“今日我也是宾客而已,和大家同等身份,不必多礼,不必多礼。”

听白雪这么说,大家也不再显得过分拘泥,没多会儿,气氛又热络了起来。

闫素素早知白雪定然会来缠着自己,所以白雪来了没多久,她就借故去放纸鸢,拿着纸鸢去了一处僻静处,却不想这白雪眼力劲儿尽然这么好,她斗躲开到了树后,居然还是叫她给找见了。

“二嫂!”白雪甜甜的呼唤了闫素素一声,闫素素也不可能不搭理对方,只能转身笑道:“公主不去那边?”

闫素素指着那热闹的中心,问。

白雪皱了皱鼻子:“烦的很,都是些家长里短的无聊话,二嫂做什么呢?”

闫素素抬了抬手:“放纸鸢。”

“一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