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28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09 2016-03-19 20:06:38

  第128章

闫素素轻笑一声:“没事!王爷——”

“恩!”

“上次去西陵路上刺杀一事,我想,我稍微有点眉目了。”

自然,闫素素和那中年男人之间的盟约,不过是为了套出对方真正底细的虚与委蛇罢了,那般危险残忍,差点至她于死地,又害死那么多无辜妇孺的人,她怎么可能当真守约,与对方同一阵线。

元闵翔眼睛猛然瞪大:“真的?”

闫素素表情严肃颔首道:“今日把我骗到此处的人,定然是上次刺杀的人,方才我隐隐套了他几句话出来,得知了一点线索。”

“什么线索!”

“其一,他们是兄弟二人,其中的弟弟,和这个湖中竹屋的主人认得。

其二,他说了个家仇国恨,应该不是天元王朝的人。”如若不是元闵翔出现的不是时候,闫素素可能已经把对方的老巢都给揪出来了。

元闵翔深黑的眸子一紧,沉声重复道:“兄弟二人,家仇国恨!”

“王爷无妨去查一查,是谁和太后有这个深仇大恨,为了刺杀太后,不惜牵累那么多无辜女子。”若是当日闫素素没有跳河,没有被任肖遥救起,那她是不是也成了那对兄弟的刀下亡魂了?

于公于私,闫素素对那对打着报仇的幌子,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兄弟都是心存厌恶,巴不得将他们绳之于法的。

元闵翔揽着闫素素的肩膀,道:“他告诉你他认得这竹屋的主人?”

“他说是问一个朋友借的。”

“不可能!这竹屋,是残月的,我从未见残月结交过什么朋友。”

“残月?”这名字好生熟悉!

“你忘记了,画舫上,送你琴的那个!”

闫素素恍悟:“他啊——你认得!”

元闵翔微微勾唇,牵着闫素素的手心走到窗边,任春日的暖风吹的两人鬓发凌乱:“他是京城四公子之一,你还记得吗?”

隐隐有些印象:“好似听大姐说起过。”

“京城四公子,都是我的人!残月是其一。”

“那他上次,怎么对你视若无睹。”

“他由来性子如此。”

“王爷——”

“恩!”

“你到底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

武艺高超,翩然若仙的任肖遥。

琴技出类拔萃,人淡泊如风的残月。

还有谁,残月是四公子之一,是元闵翔的收下,那另外三个公子呢?

闫素素从前只觉得元闵翔不过是一个王爷,充其量就是一个可能接替皇位,被立为皇太弟的王爷,若再要多给他加点头衔,那就是一个骁勇善战,屏退敌军,为天元王朝立下过汗马功劳的王爷。

确实,每个权高位重的人,多少会雇养一些门客,以巩固自己在朝中的地位。

据闫素素所指,她的父亲丞相大人,收下也有不少门客,其中多数都是谋士,个别作为武士雇养。

但是那些都是光明正大的,像元闵翔这样“神不知鬼不察”的雇养了这些个高人,闫素素当真不明白是为何了!

元闵翔本来就不打算隐瞒闫素素任何东西,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告诉闫素素,是以才从未主动提起过关于自己手下的事情,不过既然闫素素现在似乎有兴趣想知道,他自然也不会隐瞒:“京城四公子,都是我的人。”

“哪四个?”

“你认得其中三个。”

闫素素微微震惊,她的交友面之狭隘,细细数来,身边也无非那么几个认得的人。

“蝶谷仙?任肖遥?残月?”

闫素素径自猜测道。

元闵翔点点头:“是,只是大家知道的,只有残月,其余两个,都是潜伏在暗处替我办事。”

“你为何要……雇养他们?”

“我们的关系,办事雇主和被雇佣的关系,与他们而言,我是救命恩人,肖遥的父亲,曾经在我父皇身边当差,后成了父皇眼里的红人,就被前朝丞相所害,弄的身败名裂诛灭九族,我救下的肖遥。而残月,他本是江南清花楼的小倌,因为不肯委身于当地县令公子被生生截了单腿,抛弃于郊外,也是我把他治好,并见那县令一家送入死牢,他性子清淡,平素里独来独往,嫌少和我来往,但是我若是有事,他是必定会来帮忙。”

闫素素听的一愣一愣的,原来这每一个人,都有个这么跌宕起伏的人生。

那——“蝶谷仙呢?”

“至于他,不过是志趣相投罢了!”元闵翔嘴角弯起一个微微的弧度,对闫素素道,“最后一个,你不好奇吗?”

闫素素淡笑摇头:“你不是说了我不认识吗,既然不认识,知不知道也无妨了。”

“也罢,等他日你们有缘相见,我再给你们做介绍不迟,好了,天色不早了,我们先行回去,顺道我让人暗中调查下京城里可以的兄弟两人。今日掳走你的人,年纪大概几何?”

“三十出头,四十不到!”

“恩,我记下了!往后,你切不可一个人出来乱走,今日若不是我折了回来,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教我怎么办?”他嗔怨一句,对闫素素的疼爱溢于言表。

闫素素轻笑一声,倒还有心情和他开玩笑:“还能怎么办,凉拌吧!”

元闵翔做事就要挥手来掐她的脸,被她巧妙躲过,咯咯娇笑起来:“别闹了,回家吧,明月该急死了!”

“是该回家了,对了,过三日,母后会邀众妃嫔进宫赏花,也给你派了帖子,我已经叫锦绣坊给你赶制衣裳了,我的女人,当天一定要艳压群芳,从容貌身段,到衣着行头,都要是最出彩的。”他的眼底,泛着浓烈的宠溺骄傲之色,闫素素嗔笑一声,轻推了元闵翔一把:“死爱面子。”

元闵翔纹丝未动,笑道:“所以,这个面子,你可要给足我,我要你人比花娇,非但将那日所有的女人都给比下去,还要将那满院子的鲜花都给比的没了颜色。”

最后几个字,是暧昧的喷吐在闫素素的耳垂的,惹的闫素素耳朵根痒痒的,直发笑。

回了王府,明月果真是急的快哭了,闫素素对她也是心怀愧疚的,虽然不喜欢明月的聒噪,但是知道自己今日若当真出了什么事,明月定然难逃其责,少不了一顿惩罚。

闫素素自我批评了一番,这次的事情做的有些任性了,太不顾及别人的立场了。

是以这之后的两天,闫素素对明月不再如往日那般冷淡,明月也算是因祸得福,多多少少讨的了闫素素的欢心,而不至于每次多嘴都会遭闫素素嫌恶了。

三月初十,御花园。

艳阳高照,百花吐芳,姹紫千红,遥遥看去,如同一匹上好的织锦,绿色的缎面上,绣制着五彩缤纷的彩色花朵,或抱作一团,或傲然独立,或含苞欲放,或一枝独秀,或玎玲一串,或芬芳满枝。

与这百花争艳的,当属穿梭在花丛中的燕瘦环肥,莺莺燕燕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