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112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54 2016-03-03 20:15:32

  第112章

如今这般说,不过是为了告诉元闵翔,元闵瑞有后宫佳丽三千,要女人,随便翻个牌子就可以,不会和她来抢。

皇后却因为这个消息,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因为生病,皇上已经许久没有翻后宫任何一宫娘娘的牌子,昨天晚上居然点了韵贵人,充其量那个韵贵人不过是个小角色,皇上居然没有翻她,而是翻了那韵贵人。

闫素素的脸色,也凝了一下,随即不无担忧的看向元闵瑞,半晌,轻声道:“皇上,用过膳后,我替你诊下脉,顺便帮你换加几贴药,这样你的病就能好的更快些。”

闫素素是给元闵瑞留了面子的,其实要是元闵瑞只是她的一个普通病患,她早就劈头盖脸数落过去了,明明肾功能衰竭,叮嘱过他在治愈前不能贪图男女之欢,他就不能忍耐一下吗?他这是图了一时欢快,还了一世康健。

元闵瑞知道自己错了,一双比女人还美丽的眸子里,透着几分歉意,应道:“恩。”

酒足饭饱,元闵瑞邀了素素回龙居宫给自己诊脉,元闵翔无论如何都要随行,闫素素拗不过他,但是考虑到元闵瑞男性的尊严,到龙居宫后,她几乎是苦头婆心的说服了元闵翔在外间等候,自己进去给元闵瑞看诊。

元闵瑞见闫素素进来,就对李德挥挥手:“你出去!”

以为元闵瑞是觉得难堪所以退避了闲杂人等,闫素素也没有在意现在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情况。

元闵瑞有多久没有这么近距离见过闫素素了,久到他都感觉过了好几个春秋。

是以如今单独和闫素素共处一室,他的脸颊尽然微微烧红起来,心跳也不由的加快了速度,这完全不该是他这个年纪的男人见到女人该有的反应,一见到闫素素,他就好似回归了少年时代,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折磨的他又爱又恨。

闫素素心思宁静,对元闵瑞并无过分感情,说的单纯一点,她只把元闵瑞当做一个普通的病人加自己的大伯。说的复杂一点,如若元闵瑞不是高高在上的帝君,也许她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皇上吉祥。”只是,说到底,他是君,她是臣,他和她之间,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像蝶谷仙那样推心置腹的朋友,至少,她和蝶谷仙之间,永远都没有这些虚礼。

“起吧!”许是因为欣喜,许是因为激动,元闵瑞的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

闫素素的脸色,严肃起来:“脸怎么折磨红,皇上你把手伸出来,我看是不是身子出了什么问题。”

元闵瑞自己明白自己脸红的原因,忙找了个借口搪塞:“喝了三杯两盏,不胜酒力。”

闫素素表情依然严肃,也不管眼前之人的身份,不由自主的开口数落了一句:“不是告诉过你,不能和那些妃嫔们同床吗,你怎么不听。”

看闫素素似乎有些动气,元闵瑞也不顾了身份,腆着脸给她道歉,姿态卑下:“朕错了,你原谅朕这一次吧!”

“那你记住,仅此一次,绝无下例,若是再犯,我真的再也不理你,也不见你了。”

闫素素所谓的不见不理,无非是不给元闵瑞治病了,可综合她和元闵瑞之前的对话,综合了两人对话的那种反常的语态,在外间的元闵翔,直听的浑身绷紧,脸色乌黑一片。

他只不动声色,他倒是想知道,自己的妻子,还可以背着自己和自己的兄长勾搭到何种地步。

“好了好了,朕真的知道错了,昨天晚上……昨天晚上……不是你和闵翔的好日子吗,我也就一时之间没忍住……”忍住那种愤怒和妒忌,元闵瑞想说完这整一句,但是这下半句,却是生生的被理智掐断在喉咙口。

闫素素轻轻叹一口气,知道也怪不得元闵瑞,毕竟他是皇上,不是和尚。

他早已经习惯了天天有女人伺候的生活,一下子让他戒掉,当真是不容易的。

就好比一个大烟鬼,戒掉大烟也是比登天还难,就算知道大烟伤身,烟瘾来的时候都想闷一炮。

闫素素虽心里依然责怪元闵瑞,但是逾期不再那么严肃气恼,而是转了无奈:“哎,你怎么会这么点自制力都没有,你不为你自己想,也为我想想,我在你身上花了多少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

元闵瑞讨好的看着闫素素,堂堂一个皇帝,居然嬉皮笑脸起来:“知道你对我好,知道你在我身上花了很多心思,所以我以后真的再也不敢了,除非你许,不然我都不会碰那些女人。”

元闵翔本以为可能是自己误会什么了,但是当听到闫素素和元闵瑞的对话越来越露骨,越来越亲昵,越来越暧昧后,他明白了,原来自己的百般提防,都是无济于事,那两人早已经暗度陈仓了。

元闵翔的脸色,如同七八月的雷雨天气,乌云密布,黑气沉沉。

而他身侧的铁拳,早已经捏的卡擦作响,指甲嵌入了手心里,划出了道道血丝,他都浑然不觉疼痛。

不及走近他身边,就能感受到他遍体生发出来的冰寒之气,那股子寒冷,胜过腊月冰霜,好似能够活生生的把人给冻僵了过去。

再也不想听到更多“不堪入耳”的郎情妾意之言,他压抑着无边的怒火,负手大步离去。

闫素素给元闵瑞诊完脉,再三叮嘱了他绝对不能再近女色,为了控制他的欲念,又在他现在服用的药物里,加了几味凝神静心的中药,出来后把药房交给了李德,让李德送去太医监。

抬眸向外望去,左右不见元闵翔踪影,闫素素不由含住了正要往太医监去的李德:“李公公,瞧见闵王爷了吗?”

李德摇摇头:“不曾见着,先头还在外间呢,奴才在左耳房伺候着,后来闵王妃您喊奴才,奴才过来看,闵王爷人就已经不在这里了。”

闫素素轻轻一笑:“你去送药吧,许是等的无聊,自个儿遛弯去了,我去寻寻他,估计不会走远。”

“诶,闵王妃,那奴才下去了,若是您当真寻不见闵王爷,只管差人帮忙。”李德得体的给闫素素行了个屈身礼,退了下去。

闫素素提步要走,身后,元闵瑞忽然出言含住了她:“等等。”

“怎么了?”闫素素转身,询问。

元闵瑞欲言又止,其实他多想留下闫素素,就算不能拥有她,也至少像以前给他看病熬药那阵子一样,和他同住龙居宫,随时随地都能见着他。

但是现在,他知道自己的要求是过分了,是无理取闹了,所以,他只能强作欢笑,对闫素素道:“往后进宫给母后请安,若是顺便,就过来给朕把把脉,朕只放心你的医术。”

原来是这点小要求,闫素素莞尔一笑:“恩,皇上,你可要记得,千万要当持好自己的身子,酒少饮微妙,那事儿也暂时放一放。”

元闵瑞心头一暖,点点头:“全听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