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92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51 2016-02-12 20:06:28

  第92章

父女三人,一致认同小雅是公主,至于是蒙得儿可汗的公主之中,到底有没有一个叫做小雅的,自然是有待考究,这考究的任务,便是落到了丞相身上。

次日倾城,闫素素一早起来,丞相就差人过来请她。

在书房门口,遇见了闫玲玲和闫妮妮,闫素素便明白是为了什么事了,闫玲玲尚未得到消息,面色宁静温婉,闫素素不敢想象这宁静温婉被打乱后揭起的泪海凄婉。

闫妮妮见着她,狠狠的白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哼!”

她对闫素素,是越发的恨了,恨之入骨,只因为原本只有大姐天天教导她不要和闫素素闹,但前天娘亲晕厥醒来后,忽然也很紧张的拉着她的手,叮嘱她千万要对闫素素客客气气的,前晚不能再招惹闫素素。

对于娘亲的这个变化,闫妮妮归结为被闫素素下毒了。

一种只有闫素素有解药的毒,只要惹怒了闫素素,她不交出解药,娘亲就得死。

她也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和闫玲玲说了一遍,闫玲玲一直护着闫素素,说她不是这样的人。

最亲最亲的母亲和姐姐都帮着闫素素,都不站在她这一边,这让她对闫素素的恨,从恨到骨髓,直接晋升到了恨到灵魂,无时不刻的恨,无处不在的恨,却又偏偏是无法宣泄的恨。

她虽然嘴巴毒辣,但是对姐姐和娘亲的话,还是言听计从的,她们两个这般叮嘱过,再三叮嘱过,她就算想把闫素素怎么的,也只能自己在梦里一遍遍的演习。

真正遇到了闫素素,她就没有了这个“胆儿”像以前一样的辱骂她了,只能不甘的斜睨她一眼,冷哼她一声。

“大姐,二姐!”闫素素和闫玲玲闫妮妮打了个招呼,目光移到闫玲玲身上之时,带着一抹疼惜。

对于母亲忽然晕倒并且转性之事,闫玲玲虽然喝止闫妮妮不许胡思乱想,但是自己却也免不了胡思乱想了,更可怕的是,她的想法其实和闫妮妮是一样的。

母亲从前巴不得弄死三娘这一房的所有人,现在却忽然好想想通了一样,让妮妮不要再来闹三娘这一房。如果只是想通了就好,关键是她对妮妮的叮嘱,带着的不是放下了的轻松释然语气,而是说不出的惊恐和道不明的害怕,甚至肩膀,都因为提到闫素素这个名字,微微的发抖起来,好像当真怕极了闫素素。

闫玲玲本能的以为,母亲可能是被闫素素下了药,一种只有闫素素才有解药的毒药,但是她的心底深处,又有个声音再告诉自己,不是这样的,闫素素不是这样的人。

即便是心底深处这般告诉自己,闫玲玲对闫素素,再也保持不了一颗亲近平和的心了,对于闫素素的招呼,她只是淡淡然的应了一声:“恩!你也过来了啊?”

闫素素勾了勾嘴角,点了点头:“恩。”

“姐,和她说什么废话,赶紧进去吧!”闫妮妮不耐烦一句,打断了闫素素和闫玲玲有些微微僵硬的对话。

姐妹三人,随后前后进了书房,闫丞相正在饮茶,看到三人进来,慈爱的笑道:“来了,都坐下吧。”

姐妹三人按照长幼落座后,闫丞相又开了口:“妮妮,玲玲,你们既然是和素素一起来的,想必也知道了爹找你们来做什么吧?”

闫玲玲微微一笑,摇头道:“素素不曾说什么,我们只是门口遇到的而已。”

“哦,那由为父代为告诉你这个喜讯吧,玲玲,那拓跋王子,看上你了。”

闫玲玲的脸上,满是震惊,转而观闫妮妮,则是喜上眉梢,惊喜异常:“爹,真的吗?拓跋王子真的看上了大姐吗?”

“呵呵,爹还能拿这事和你们说笑吗?”闫丞相掳着胡子笑道,眼睛里带着某种算计的成分,“玲玲,当日你的心思,拓跋王子都知道了,所以让为父代为转告你,他对你也颇为动心,这不昨儿个,还和为父说要约你出去游玩,又怕你觉得生分羞涩,故而特地邀上妮妮和素素给你做伴。”

闫玲玲只没法反应,呆呆的震在原地,闫妮妮则是兴奋的如同拓跋王子的看上的是她,惊叫起来:“真的吗?真的吗?太好了,姐姐,真的太好了——只是,爹爹,为何要叫上我和她?这不是去煞风景的吗?”

闫妮妮其实是想说闫素素是去煞风景的,但是碍于丞相在场,故而不能真刀明枪的抨击闫素素。

闫丞相闻言,哈哈大笑起来:“细细想来,倒还很是去煞风景的,所以为父考虑了一番,你们两个虽然是陪大姐去的,但是中途要找个理由暂时离开,给大姐和拓跋王子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玲玲,你觉得呢?”

丞相的目光,转向了一直都再发呆的闫玲玲身上,闫玲玲猛然惊醒,只觉得天旋地转,怎么会让他看上了?那天她的表现应该很糟糕才对,怎么会,怎么会?

“姐姐,爹在问你呢,那样安排好不好?”

闫妮妮见闫玲玲半天没反应,不由的开口催促了闫玲玲一声。

闫玲玲抬起头看向丞相,笑容温婉,眼神却是说不出的凄楚:“一切但凭爹爹安排。”

“既如此,那爹先去安排,你们姐妹三人,都各自回去换身得体的衣裳,一会儿拓跋王子的马车就来了,快些回去。”

从书房出来,闫素素的目光,都没有离开过闫玲玲嘴角那么苦楚无奈的笑容,她很想说什么安慰她,可闫妮妮在场,她纵然有千言万语,都无从说起。

见闫素素一直用那般同情怜悯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姐姐,闫妮妮满是不悦,虽然娘亲和姐姐叮咛嘱咐不断,让她不要去得罪闫素素,但是现在,她却忍不住了。

“收住你那幅嘴脸,你是羡慕我姐姐能嫁给拓跋王子,以后我姐姐,可就是拓跋王子的王子妃,将来会成为蒙得儿的阏氏,哼,你以为只有你能嫁入皇室,哼!”

闫妮妮言辞间不屑的冷哼,让闫素素心里觉得不爽,闫妮妮果然就是大娘李氏的翻版,心心念念就想着闫玲玲飞上枝头,但是却从来不去想,她是不是愿意的,她是不是喜欢的,她心里怎么想的,她会不会幸福。

闫素素本来不想回对她,但是看到她把别人的痛苦当做自己的快乐,闫素素就忍不住了。

“二姐,既然嫁给那拓跋王子是这么光荣的事情,不如你嫁吧!”

闫妮妮冷眼斜睨着她:“我可不是某些人,和自己的姐姐抢男人。”

闫素素知道她这口中的某个人是指代谁,怕是闫妮妮还一心认为元闵翔该选上的,是闫家两个大女儿中的一个,而闫素素是横插一脚,抢夺了两人的王妃地位。

闫素素正想回敬一句,一直在一面安安静静沉默不语的闫玲玲忽然开了口,语气里,有说不出的疲倦:“你们两个,别吵了,回去换衣服吧,不要让爹爹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