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84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400 2016-02-04 20:16:38

  第84章

闫素素有些尴尬,因为,这些,她一无所知,怕是王氏对以前的闫素素说过,可是她,却是没有半分记忆。

即便如此,她也只能假装自己记得,应和道:“娘说过。”

“呵呵,只可惜,后来战争爆发了,我们塔塔村位于中原和蒙得尔边境,战事一发,塔塔村被选为了战场,我们整个家都在那时候散了,父兄都在战乱中被射杀了,还有一个大妹妹也不知了去向,最小的弟弟当年还在襁褓之中,若是还活着,比你年长不了多少岁。”

闫素素从来不知道,王氏原来有这样的身世。

看着王氏沉浸在回忆里,有些凄哀的笑容,闫素素心里微微泛疼,上前轻轻搂住了王氏的肩膀:“娘,小舅舅肯定还活着的。”

“呵呵,希望吧!他刚出生的时候,左手手臂上有一块铜钱形状的胎记,这些年我虽然想找他,但是碍于现在的身份,又不敢和你爹要求,我塔塔圣祖若是有灵,定然会保佑他的。”

这份血缘挂念,让闫素素心里感动,不由的也学了王氏的样子,交叉在胸前,手掌紧贴在双肩,对着遥远的天际,默默祈祷那位“小舅舅”平安活着。

“素素啊,在你爹面前,不要对天行这样的礼知道吗?”祷了个告,王氏放下了手,对闫素素温柔的叮嘱道。

“爹不喜欢?”

“也不是不喜欢,你忘记娘和你说过,当年之战,你爹也参加了,还有你大娘李氏的父兄,当时我们整个塔塔村为了捍卫自己的疆土,跪在了他们的铁蹄之下,对天祈祷,挡住了他们前行的步伐,导致了那场战争他们延误了时机,被打败了,从那以后,你爹都不喜欢看到这个祝祷的手势。”

她确实是忘记了,她的脑子里,没有以前那个闫素素的记忆,一切都是空白,对于王氏的过去,对于小时候的事情,对于自己外婆家的点滴,都要重新开始学。

“娘,其实,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闫素素有些犹豫不决道。

王氏柔爱的点点头:“问吧!”

“爹应该知道你是塔塔村人,为什么会娶你?”或许,这个问题王氏曾经也告诉过她,但是她也给“忘记”了,所以,闫素素在话尾,紧着补充了一句,“我想知道所有的细节。”

王氏有些苦涩一笑,不过,当目光触及到隆起的腹部后,笑容又转了几分欣慰:“当年我父兄被两军交战的乱箭给射死了,大妹妹也被踏在了铁蹄下,当场肠穿肚烂,母亲则是带着你小舅舅和我一起逃亡,路上被冲散后,我和一群女孩子继续逃亡,在塔塔山附近被一位将军拦住,全部都带到了一辆马车上。”

“后来呢?”

这个回忆,虽然嵌着王氏的某些疼痛和伤口,但是闫素素却想听完,不是当故事听,而是每多听一句,她就想多疼王氏一分。

“后来,车子上蒙了黑布,昏天暗地的什么都看不到,车子里没有食物,没有水,我们吃喝拉撒在里面,这样过了两天多,有人死了,病死了,后来,又有人死了,又有人,又有人,第五天后,饥寒交迫的我们这些女孩子,死的七七八八了,只剩下我和另外两个女孩存活了下来。

第五天晚上,我们终于被放下了车,一看居然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没有草原,没有蓝天,没有繁星,没有帐篷,没有马头琴和歌舞篝火,有的只有嘈杂和喧闹,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是京城的街道。

我们被人带到了一处大宅子,洗衣做饭劈柴,后来,我遇到了小姐,也就是你大娘,她崴了脚,我把她背回了房间,她看上了我,就点了我做她丫鬟。

这样过了三年,你大娘许了你爹,当时的中书丞,我被随嫁过来,你爹起初是讨厌我的,觉得当年那场战争的惨败,都是拜我们塔塔村人所赐,可后来他喝醉了酒,然后……呵呵,你都知道的不是吗?”

后面的,闫素素确实都知道,因为以前,整个府的人都在说她娘是狐狸精,趁着丞相喝醉勾引丞相之类的话。

闫素素听完王氏的讲述,才知道她的一生,何其的凄凉,虽然丞相可能间接的是她的杀父杀兄杀妹仇人,但是那五天五夜暗无天日的关押,估计早已经摧毁了她所有的神经。

她不知道什么是报仇,不知道什么是恨,剩下的,只剩下活着的强烈信念。

看着伙伴一个个倒在自己的脚边,感受着死神一次次的和自己擦肩而过,身体和精神都处于了崩溃状态,当重新获得阳光,她珍惜若渴,小心翼翼,只求能够活着。

闫素素虽然没有经历过王氏所经历过的一切,但是她却能明白她,能明白她的个性为何那么懦弱,能明白她为何总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过日子。

心里对王氏疼惜的紧,她伸手抱住了王氏,柔声道:“娘,我会帮你找到小舅舅和外祖母的,除非他们已经随外祖父他们去了,不然,我一定会找到他们。”

这对王氏,算是一个许诺,更多的,是安慰。

王氏含泪而笑,轻轻的抚着闫素素的后背,柔声道:“好孩子!若是娘有生之年,能看到你外祖母和小舅舅,怕是死,都无憾了。”

这样的话,让闫素素酸楚,一双晶亮的美眸,闪现了点点泪花。

有生之年,她还能再见到自己的父亲吗?再见到草原上的外婆一家吗?怕是不可能了吧!

有句话叫做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

王氏的话,让闫素素想到了自己和父亲。

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了是吗?那时而严厉,时而慈爱,又当爹又当妈,传授了她一身医术的父亲,在有生之年,若是能见到,她也是如王氏一样,死而无憾了。

只可惜……

那里是中国,2011年。

这里是天元王朝,518年。

两个不同的国度,两个不同的年份,甚至两个不同的时空,她——回不去了。

心里陡生的伤感落寞,开始如同编茧的青虫,吐着思念的丝线,一圈圈的绕着她的心脏打圈,各个角度,各个方向,直到把这份伤感落寞编织成了厚厚的茧子,将她的心牢牢的圈固在其中,无法呼吸。

一整个下午,她的情绪都是不高昂的,抱着蝶谷仙送来的书,她目光游离在同一页,都在回忆着自己在现代的时候,父亲对她一点一滴的好,想着想着,眼眶就湿润了,泪虽然未落下,但是却将整个眼眶,染的通红。

倩儿进来的时候,被她这幅悬而欲泣的样子给吓了一条,赶紧上前问道:“小姐,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哭了吗?闫素素赶紧抹了把眼泪,掩饰的笑道:“坐在窗口看书,吹了冷风,眼睛涩了。”

“哦,吓死我了!”倩儿当真叫她给骗了去,还伸手给她关上了窗户,抱怨道,“这么冷的天,屋子里烧了三个炭炉子都热不起来,小姐倒好,还要开窗散散热,我就说你这屋子怎么一进来,一阵刺骨头的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