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神医王妃

第74章

神医王妃 久雅阁 2347 2016-01-25 20:13:21

  第74章

有句话叫做,悲由心生,说的大概是她现在的样子。

闫素素看着她这般模样,虽然同情,但是却也有些小小的疑惑,照道理闫玲玲身在这个家中,就早该知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得违拗,她应该从小明白,婚姻大事根本就由不得她自己掌控。

已经是根深蒂固的认知了,已经早就学会了认命了人,为何今日会显得如此的排拒母亲的命令。

闫玲玲情绪上抵触反抗,虽然不算十分明显,但闫素素想,应该不会只有她自己一个感觉得到吧!

就比如这支《凤求凰》,完全给她跳的变味了。

偷眼看李氏,她的脸色不太好看,而俞氏则是带着一抹淡漠的冷笑,丞相面色有些尴尬,闫妮妮眼神有些焦躁,看来,果然是所有人都察觉到了。

那么拓跋王子呢?

一眼望去,他只是聚精会神的欣赏着歌舞,并看不出任何情绪。

也许是被他的络腮胡子挡住了,也可能,是他从草原来,根本不懂得欣赏中原的歌舞。

一曲罢,闫玲玲忽然来了个出乎意料的大转,转的极快,好似为了宣泄心里的某种悲愤情绪一般,为了不出丑,闫妮妮只能在曲尾收声那段,加了一段不停歇的颤音,配合闫玲玲无故的高速旋转。

转了有几个圈,闫素素都数不清,只知道最后,李氏的脸色彻底的变的乌黑了,而俞氏眼底里的戏谑则是更加了一筹,丞相眼神里满是尴尬,闫妮妮的眼睛,则像是坏了一样,不停不停的像闫玲玲用力眨巴。

闫玲玲却忘我的旋转着,如同一只折翼的蝴蝶,从高高的树枝上盘旋着掉落,直到……

“啊……”急转带来的眩晕,让她一个没站稳,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也不知道是真的跌疼了,还是她晕的起不来身,总之,她是一动不动的半卧在了地上,引得大家都紧张的围了过来。

索性,出了手掌磨破了点儿皮,别的都没事。

“怎么回事?这舞既然是要献给拓跋王子的,怎么不好好练练,真是丢死我人了。”丞相大人嗔怒一声,瞪着李氏,李氏只觉得愤恼又拘窘,只能一把托着闫玲玲,一把点头哈腰的和丞相还有拓跋王子道歉。

俞氏,在一边笑的幸灾乐祸,而闫素素的母亲王氏,因为平时受了闫玲玲不少照顾,赶着要上去帮忙。

李氏正在气头上,看到王氏要来搭把手,有些不耐烦推了她一把:“就是转晕了而已,没那么娇脆。”

这一把,虽然不重,但是看着王氏往后踉跄了一步,闫素素的火气,“哗”一下就上来了!

大步上了前,闫素素冷声道:“大娘,你自己的如意算盘打破了,何必把气撒我娘身上。”

此言出,全场安静。

对于李氏,俞氏再如何放肆,也只敢揶揄罢了。

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李氏到底在盘算什么,怕是拓跋王子那般聪明的人,也一定有所察觉,但即便如此,俞氏也不敢明说出来。

毕竟李氏家族背景雄厚,若是朝堂之上参俞氏父兄亲族一本,俞氏就太对不起娘家人了。

而丞相也不挑明,是因为从某种意义上,他也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攀上高枝,这样往后若是有需要帮衬的地方,自己这两个权高位重的女婿,多少能出点力。

可闫素素不同,她不需要顾及什么娘家,顾及什么父兄,和拓跋王子也没有任何利益关系,所以他们心知肚明却不挑明的,她可以直言不讳。

以前闫妮妮和李氏万般挑衅,她不和他们撕破脸皮,不过是看在闫玲玲的份上。

如今,看来都不用了,因为她想,闫玲玲也不想她和自己的母亲留这个脸。

李氏脸色一阵青白,厉声道:“我打什么算盘了,你给我说清楚。”

“大娘,非要说的那么清楚明白吗?你就不怕颜面扫地吗?”

李氏气短,愤愤道:“不知道你说什么,哼!没大没小没规矩。”

丞相眼看着这一场晚宴,要变成家斗了,作为大家长,自然要出声喝止:“都给我少说两句,丽丽,红梅是有身孕的人,你以后稍微注意点。素素,丽丽毕竟是你大娘,你也少说两句。”

闫素素冷哼了一声,刚王氏怕事情闹僵了,上来牵拉她的手,她也就顺势回到了座位,不再言语。

李氏看她退回,知道吵起来,肯定要给拓跋王子落下一个恶印象,于是想着息事宁人,也就不再多言,做回了座位。

一场闹剧,让丞相觉万分抱歉加尴尬,忙是连着给拓跋王子敬了三杯酒,在闫妮妮的再三推搡下,闫玲玲也起来给拓跋王子道了个歉。

拓跋王子似并不介意方才那场闹剧,对于闫玲玲的道谢,没有收下:“大小姐舞姿曼妙唯美,你特地献舞一曲,该是本王道谢的,何来你道歉之说。”

闫玲玲僵僵的一笑,口拙的她也不知道如何回话,只能将手里酒水饮尽,算是陪了不是。

宴席,虽然继续,可气氛,却较之之前,冷淡了许多,桌面上李氏和闫素素不时对视,目光交界处,短兵相接,闫素素满目冰霜,李氏相反,火气冲天。

饭用罢,拓跋王子再稍作了片刻,就告辞了,人一走,丞相勃然大怒,猛一把砸在了厚实的橡木桌子上:“怎么回事?纯心是要丢我的脸吗?”

大家都静若寒蝉,只有闫素素,昂首挺立,不惧不畏。

丞相见状,更是来气:“素素,当着拓跋王子的面,你怎么可以说那话,什么叫如意算盘,你大娘这是为你大姐好,为我们闫家好。”

李氏见丞相站在自己一边,自觉得势,也气势凌人起来:“还不是害怕她大姐被拓跋王子看上,把她给比了下去。”

对于挑衅,闫素素向来是不屑一顾。

见闫素素只昂着脑袋,不知悔改错误,李氏嘴皮子更是不饶人,说话也难听起来:“就这么坏的心眼儿,亏得知道你失踪的消息,你大姐还为你哭了好几回,你就见不得你大姐好,心胸狭窄小肚鸡肠,半分都没有遗传老爷的大度洪量,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闫家的种。”

“娘,别说了。”闫玲玲见母亲骂的有些过了,忙小小的拉扯了李氏一把。

不拉倒好,一拉,无疑是火上浇油:“你也是,一点都不中用,你爹最近和那拓跋王子有事要谈,若是你能从中斡旋,必能事半功倍,你今天是哪根筋不对了,把一支好好的《凤求凰》跳成这样,你……”

骂完闫素素,改骂自己的女儿了,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完全把周遭的人都当做了空气。

王氏趁机拉了拉闫素素,小声道:“和你爹和大娘陪个不是。”

闫素素没点头。

王氏有些急:“娘知道你是为娘出气才会口不择言的,但是宁与人交好,不与人交恶,同一个屋檐下的,以后抬头不见低头也要见,她是长房,我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